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23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全章阅读爱有深浅

全章阅读爱有深浅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多朋友很喜欢《爱有深浅》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山谷君”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爱有深浅》内容概括:一圈,经常看到她趴在一堆文件上睡着,看得他都有些不忍心了,这个项目真的没那么急。舒听澜不知怎么话题会转到她身上来,她并不是大家说的那么拼命啊,只是回家也睡不着,事情多没做完,干脆就在公司睡了而已。被他们夸的,她都有些无地自容了。周铭倒是不夸她,言语里有点指责:“说过你很多次了,你这样下去不行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平时除了午餐,早餐晚餐都不吃,还熬夜......

主角:舒听澜卓禹安   更新:2024-06-14 22: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的现代都市小说《全章阅读爱有深浅》,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多朋友很喜欢《爱有深浅》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山谷君”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爱有深浅》内容概括:一圈,经常看到她趴在一堆文件上睡着,看得他都有些不忍心了,这个项目真的没那么急。舒听澜不知怎么话题会转到她身上来,她并不是大家说的那么拼命啊,只是回家也睡不着,事情多没做完,干脆就在公司睡了而已。被他们夸的,她都有些无地自容了。周铭倒是不夸她,言语里有点指责:“说过你很多次了,你这样下去不行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平时除了午餐,早餐晚餐都不吃,还熬夜......

《全章阅读爱有深浅》精彩片段


“侽侽,你真棒。”舒听澜很忙,上班时间,没空陪她闲聊,真心赞了一句之后就下线了。


胜普瑞公司的尽调工作,进入最忙的阶段。很多信息需要与别的机构相互配合,评估机构,财务机构的数据,需要她去协调拿到她们需要的那部分,然后给出法律意见。

因为她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大项目,为了保险起见,她的尽调报告每次写完,都要发给周铭看一遍。周铭自己负责的部分也很多,等他忙完自己的事,再查看她的报告然后回复,基本都是后半夜了。

舒听澜也不敢睡,再晚收到周铭的回复邮件,都会根据他的建议重新修改一遍。

一天睡两三个小时是常有的事。

忙起来是好事,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卓禹安与温简的事,即便偶尔在员工餐厅遇到卓禹安,也是擦肩而过,没有招呼,更没有交流,完全是陌生人了。

卓禹安似乎也很忙,每天中午在员工餐厅用餐,都是随便找个角落,助理给他打一份饭菜,他就慢条斯理吃,吃完起身就走。

肖主任一周会来两天,监督他们的工作,也与卓远科技的张律师沟通项目的进展。她一来,中午大家一起在卓远科技的员工餐厅吃饭。

有次碰到卓禹安与王岩还有张律师也在餐厅,肖主任自然是热情招呼,邀请他们一起。

王岩与张律师对肖主任的印象很好,加上中午工作餐,没那么多规矩,便与卓禹安一起坐到肖主任那一桌。

正巧,舒听澜就坐在卓禹安的对面,很久没有这么近距离坐一起,他脸色淡然,很冷漠,看也没看她一眼,低头用餐。

舒听澜也低头用餐不说话,她本就话少,大多时候就是听周铭与别的律师讲。今天肖主任在,自然是肖主任说得多。

肖主任平时呢,对他们是真的很严厉,但在客户面前时,最护犊子,不遗余力夸他们。

在场的,除了舒听澜是新人,别的律师也算是久经沙场了,早适应这种高强度快节奏的工作,所以肖主任不太说他们了,便把注意力放在舒听澜身上,主要是为了给她鼓劲。

“我们舒律师,别看她娇滴滴,但很能吃苦,工作很认真负责。她每次提交上来的报告,都是可以当成模板范本的,一点不输资深律师。”

卓远的张律师听到,不由也夸道

:“你们舒律师真是我见过最能吃苦的女孩子,好几次,我看她就没回家对吧?就在公司熬夜干活,只有早上趴在办公桌上睡两个小时,第二天继续。”

张律师有时候很早到公司,会特意到他们办公室转一圈,经常看到她趴在一堆文件上睡着,看得他都有些不忍心了,这个项目真的没那么急。

舒听澜不知怎么话题会转到她身上来,她并不是大家说的那么拼命啊,只是回家也睡不着,事情多没做完,干脆就在公司睡了而已。

被他们夸的,她都有些无地自容了。

周铭倒是不夸她,言语里有点指责:“说过你很多次了,你这样下去不行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平时除了午餐,早餐晚餐都不吃,还熬夜干活,你也不怕猝死。从今天开始,每天跟我准时下班,我送你回家。”

别的律师都笑:“周律,我们也熬夜干活,也三餐不定,你怎么不怕我们猝死?”



如一道闪电,劈开黑墨一样的天空,惊雷打在她心上。她全身僵硬,摇头。不想说,也没什么可说的。


“卓禹安,你如果觉得可以,我们便维持现在的关系。不要问,更不要做任何事。”她不想让自己的家事弄得天下皆知,更不想打破得之不易的平静生活,所以她的语气是严厉的,像冰锥,又冷又戳心。

她就是这么一个人,看着温和没脾气,实际是因为不关心无所谓,真正在意的东西,比谁都锋利。

卓禹安闻言,默默松开了她,下床似乎是去外边喝水了。

舒听澜知道他生气了,没有人能忍受她的冰冷以及无趣。卓禹安迟早也会厌倦她的身体而对她失去耐心。

她只希望到时候,不要因为关系的破裂而影响合作,但想来他这样公私分明的人,应当不会。

隐隐约约听到客厅里传来卓禹安打电话的声音,听不真切,她也无意听。

是王岩打来的,语气惊讶

“怎么回事?消息传到总部了,说你要结婚?对方是林之侽。”

卓禹安沉默没回答,事实上,接通电话,他就一直没说话。。

“不会是真的吧?我才刚出国...什么情况!”

卓禹安依然沉默。

“不方便接电话?打扰到你了吗?”王岩一拍脑门恍然大悟,现在国内是深夜,他不会打扰到什么好事吧。

卓禹安终于出声:

“还有事吗?”

“没事了,不过Jane也知道你的绯闻,你要不要跟她说一声?”

“不必,Jane的智商比你高。”

“卓总,什么意思?”王岩觉得有被内涵到。

卓禹安心情稍稍好转一点,继续沉默不说话,心情不好,不想开口。

王岩在最后挂电话前又说了一句

“对了,Jane说今年春节会回国工作一阵子,协助你并购一事。”

“好,她跟我说了,我来安排。”提到Jane,卓禹安总算没那么沉默了。

末了,王岩还是不死心,又追问:

“远,你跟林之侽到底是不是真的?总不会空穴来风吧?”

回应他的是卓禹安毫不留情挂断电话的声音。

舒听澜迷糊中知道卓禹安回来了,整个人被他揽进怀里,意识模糊地想这人怎么还没走?他没有家吗?

那天之后,舒听澜有一阵子不见卓禹安,张律师透露卓远科技年底有新产品要上市,在最后的检测阶段,所以他与王岩都去国外的总公司盯梢。

舒听澜没有打探太多,因为并购的工作正式开始,目标公司胜普瑞智能已召开启动仪式,律所,审计,评估等中介机构都开始陆续进场,舒听澜作为律所的一员,每天忙得脚不离地。

肖主任作为项目负责人,除了带周铭,舒听澜与嘉佳之外,又带了三位资深律师参与进来,大家各司其职,都有具体负责的领域,唯独舒听澜没有具体的指派。她更像是肖主任的助理,负责帮忙统筹,联络,哪里需要就去哪里,经常一个通宵一个通宵地熬。

周铭说:

“这是肖主任培养你,整个项目的统筹交错复杂,你若是能把所有事项,时间节奏都安排妥当,成长飞速,下次可以直接独立接项目了。”

舒听澜不傻,肖主任虽不多言,又严厉,但一直在手把手带她,这半个月的工作,学习到的东西,比之前半年都多。

胜普瑞智能的总部在森洲市,还有几个分公司在隔壁市,肖主任与舒听澜主要在总部坐镇,周铭带着嘉佳,还有另外三位律师,进驻其它市负责,每晚由舒听澜牵头开进度会议,开完,她再写总结报告发给卓远的张律师。



“怎么了?”舒听澜问,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从厨房的方向不停流出水,把整个餐厅都淹没了。舒听澜也定住,第一次遇到这个情况,不知该怎么办。

“你去客厅,我来处理。”

卓禹安一边说着,一边已卷起衬衫袖子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厨房的总水闸在哪里?”他问。

厨房的水闸在哪里?

舒听澜也不知道啊,她平日不做饭,进厨房的次数屈指可数,水管怎么就爆了呢?

“我找找。”她起身想往厨房的方向走。

“站那别动,我找。”卓禹安制止了她。餐厅的水马上就要蔓延到客厅这边来了,水虽不算多,但是客厅是木地板,被泡了很麻烦。

卓禹安踩着水进了厨房,厨房是重灾区,他挨个打开橱柜,低身寻找水阀,很快就找到水阀在洗菜盆底下,爆破的水管在旁边的橱柜底下。

水阀一关,一直汩汩往外冒的水才停止。

不过,卓禹安此时的形象与平日精英范儿大相径庭,白衬衫的袖子卷着,上面落下几片污渍,笔直的裤腿也被水泡湿z了。

舒听澜不好意思让他做善后的工作,再次起身想过去帮忙清理地面的水,但卓禹安又制止了

“我衣服已经脏了,你别过来,马上好。”

很快,他就把餐厅的地面打扫干净,然后蹲在破裂的水管处看了一会,说道

“明天找工人过来修吧。”

“好,谢谢啊。”

还好有他在,否则她真不知道怎么办。当初装修时,她与母亲都没什么经验,加上经济能力有限,只是简单装修,可能被装修公司以次充好。

此时的卓禹安,白衬衫西装裤上,都是水渍,但丝毫不减损他的帅,更没有一点狼狈的样子。

“我去洗个澡。”他倒也不客气,径直朝卫生间走去。身上的水渍让他难以忍受。

“好。”舒听澜心跳慢了半拍,我去洗澡这几个字,她会不自觉产生联想,尤其两人有过一次。

在卓禹安去洗澡时,她急忙掏出手机给林之侽发微信。

“侽侽,救命。”

林之侽:“什么事?”

舒听澜:“你说约过一次的睡友,忽然出现不约自来,是什么意思?”

林之侽:“想再睡.你的意思。”

舒听澜:“应该不会吧,他看起来并不缺女人。”

林之侽:“宝贝,你对自己的魅力一无所知,我早说过了你是尤.物,男人睡过一次之后就很难忘记。不过等等,你什么时候约过?对方是谁?安不安全?”

舒听澜:很安全,以后再跟你说....

林之侽:先别管他怎么想,关键在于你想不想继续睡?上回感受如何?老师还是那句话,遇到优质的睡.友,睡到就是赚到。

舒听澜:........

现在的问题也不在于她想不想继续睡,对方身份特殊,如果肖主任拿下这个项目,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她自认没有这么强大的心脏来应对这件事。

可是,卓禹安...诱惑很大,送上门来,她若是这么拒绝了,又觉得有点亏。舒听澜本就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一方面想忠于自己的身体.需求,一方面又被长久以来的观念压抑着。

她真的被林之侽的侽言侽语毒害颇深,其实今晚,卓禹安并没有表露出任何想继续睡的意思,只是帮她收拾了一下狼藉的厨房,然后确实因为身上脏了,借用她的浴室洗澡,她怎么就脑补出这么多了呢?

正当她胡思乱想之际,浴室里传来卓禹安的声音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去人力资源部备档,她们会跟财务申请款项。”薄彦商倒是说话算数。


温简与王岩一脸无语,没有这么办事的,见一面,就要支付费用,你宠女朋友不是这么宠的啊。

“谢谢卓总。”林之侽说完转身就去安排傅慎逸的见面事宜。

温简忍不住道:“禹安,这不符合公司规定,财务以什么名目开这笔款。”

薄彦商:“从我个人账户上转。”

这是他当初答应过的,不会食言。另外,他也自信,只要见了傅慎逸,傅慎逸必然会选择卓远科技就职,所以这笔猎头费,早晚都需要支付。

然而在温简看来,他简直走火入魔。

“林之侽真的值得你放弃自己的原则?你一向公私分明。”

“我与林之侽没有任何关系。”

薄彦商强调了一遍,外界怎么传,他不在意,所以懒得解释,但是对王岩与温简,他从开始就表明过。

你看,这两人现在站在他的面前,就是一脸:谁信你的鬼话?

他对林之侽稍有的和颜悦色,也不过都是因为那个人,如今好像也没必要了。

他当即吩咐助理:

“写一份公开声明,澄清我的绯闻。另外,我的办公室未经过同意,不得随便入内。”

很清楚表明立场了。

温简与王岩看傻眼,看来果然是吵架了?并且闹分手了?所以最近几天,才如此低迷。

但看林之侽,果真是没心没肺,情绪似乎不受任何影响。

林之侽当然不受影响了,安排好了傅慎逸的见面之后,兴高采烈去人资部报到,并且申请这笔猎头费。

结果人资部的人看到她,眼神躲闪,急忙关了内网通告。

林之侽是外部人员,看不到卓远科技的内网,并且也不在意,只是表明了目的。

人资部总监出来道

:“抱歉,林经理,这笔猎头费不符合申请条件,我们需要在候选人入职之后,才会支付60%的费用,等过了试用期,再支付余款。目前这个岗位,还在洽谈阶段,没有发offer,更没有入职,不符合我们的规定。”

“是的,但这个职位特殊,是卓总特批的。”

“林经理,有特批文件吗?还是口头承诺?”人力资源部总监言语温和,但态度坚决。

“口头承诺。”她如实回答。以薄彦商的身份,她从未怀疑过口头承诺的真实性。

“抱歉,我们只看白纸黑字的文件。”

“好,我让卓总跟你说。”

林之侽当即发微信语音通话,结果....

他被薄彦商拉黑了.....

什么时候拉黑的?

人力资源部的总监,一脸淡漠,静静看着她表演。

自此,林之侽忽然反应过来,从头到尾都是薄彦商开的空头支票,并未打算兑现?并且为了这笔费用,把她拉黑了。

她这暴脾气,当即就出门朝薄彦商的办公室去,怎么想,也觉得他不是这样的人。

他的助理远远看到她来,就急忙出来阻止,不让她进了。

“卓总规定的,林经理,您就别为难我了好吗?况且进去了,吵起来,多难堪。”

助理真心实意地劝。

操!

林之侽生平第一次这么窝火憋屈,吃了哑巴亏。也是第一次识人不清,怎么也没想到薄彦商会是这样的骗子。

第二天与江梦澜一起上班的路上,不免把薄彦商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遍,

“你说有他这样出尔反尔的人吗?去华桉市之前答应得好好的,结果回头就反悔。”

“他要是不想支付这笔款,大可以不答应,或者明确告诉我,而不是让我去人资部财务部像个傻子一样被她们看笑话,我真的要气死了。”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等Jane用完餐,送她回酒店后,卓禹安驱车回家,已预料到家里会有狂风暴雨等着他。果然,一进院子,连平日见到他会疯狂摇尾巴扑上来的大哈都默默蜷缩在狗圈里,懒洋洋地看他一眼,眼神里透着:你自求多福。

气氛诡异,程知敏一见他,一个不明物体从她手中砸了过来,落在他的脚边,是她的手机,屏幕瞬间七零八碎。

“你还知道回来?今天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让我怎么跟黎家交待?”程知敏气疯了,刚才黎家太太打来电话一顿抱怨,自家宠着长大的姑娘何曾受过这种气?你们卓家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程知敏从黎太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即理亏,还要放下脸面赔不是,能不生气吗。

继续骂卓禹安

:“你要不想相亲你早说啊,何必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当场叫来别的女人不给黎语一点面子,你脑子都去哪了?以后还怎么跟黎家相处?”

Jane的出现也是卓禹安始料未及的,但如此也好,直接断了黎语的念头。

“我明早去黎家道歉,但是妈,我也强调一遍,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不要再给我安排相亲,感情上的事我有自己的计划。”

程知敏万丈的怒火到了卓禹安这便是风平浪静,反而显得是她失去理智,无理取闹一般。丈夫卓闳在一旁冷眼看着她,看她如何解决问题。父子俩真是如出一辙的城府深。

程知敏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激烈甚至歇斯底里的情绪平静下来,再看卓禹安时,声音也放柔和:“我明天陪你去黎家道歉。”

“嗯。”卓禹安不反对,不是原则性的问题,他一向顺着他们。

“其实你说你感情上有自己的计划是好事,但跟去相亲并不冲突,或许哪天就遇上有眼缘的女孩呢?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难不成你还相信一见钟情吗?。”

卓禹安正色道:“妈,我没时间、更没精力去跟不喜欢的女孩子培养感情。我这个年龄了,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谈恋爱是冲着结婚的目的,所以必然是找个自己喜欢的。”

“你对感情负责是好事情啊,妈妈当然支持。那你跟妈妈说说,你喜欢什么类型的,我帮你找。”程知敏以退为进。

“我有喜欢的人,不劳您费心了。”卓禹安本想一句话断了母亲再安排相亲的念头。

谁料,她刚才平复下去的情绪,又瞬间涨了上来,尖着嗓子厉声问:

“喜欢谁?今晚把你相亲搅黄了的那个Jane吗?这个女孩我第一个不同意,谈谈恋爱行,但嫁入卓家绝对不行。据我所知,她是单亲家庭吧?”

卓禹安脸色忽变:“你去查过Jane?先不论我与她只是好朋友的关系,即便真谈恋爱,你们有什么资格去查别人隐z私?”

程知敏并不觉查别人是个事儿:“查一下有什么关系?我要对你的交友状态负责。你在公司里,跟那个叫林什么侽的传绯闻,妈妈看过她照片,一看就不是你喜欢的类型,这种你跟她玩玩,妈妈不会干涉的。”

连林之侽都查过?卓禹安不禁后背发凉,声音奇冷,毫无感情:

“你还查过谁?”

他的目光如冰窖一般看着程知敏,使得程知敏有刹那心虚。加上旁边的卓闳亦是冷眼看她,嫌她话多,查他来往的女孩本就不是光彩的事,她倒好,全抖露出来。



森洲国际机场,周远安熟练地停好车,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的胳膊上挂着西装外套,大步朝安检口走去,整个人气质卓越充满精英感,路上的人不由纷纷偷看他。

他早已习惯去哪都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一心在讲电话,是公司技术部的总监王岩打来的。

“我们原定周末发布的概念产品被偷窃,对方今晚捷足先登发布了我们这款概念产品。”

“视新锐觉公司?”

“对,他们今晚发布的概念产品,除了外型不一样,其它所有功能以及核心竞争力都与我们的一样,不知到底是谁泄露给他们。”

“嗯,我现在出国找Jane商量概念产品的事,国内你帮忙盯着,必要时,发律师函。”

“好,今晚你去哪儿了?打了几次电话没人接。”

“高中同学聚会。”周远安平平静静地说着。

却让王岩惊呼,比听到自家产品被对手公司偷窃更加震惊与不可思议,

“你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你?同学聚会?并且投入忘我到不接电话?”

一连串的提问,只得到周远安一个字的回复

“嗯。”

闻惊语一夜没睡,早早便挤地铁上班,照旧是黑色的职业装,红色高跟鞋,黑色,红色,已成为她的标志,按林之侽的话说是很少有人能把中规中矩的职业装穿得这么勾人,活脱脱的制服.诱惑。闻惊语早已习惯她的侽言侽语,并不放在心上。

今天是周一,例行会议,她的顶头上司,也是律所并购项目组的合伙人肖主任,正在跟底下的律师过项目进展。

闻惊语作为助理律师,是项目组的万金油,哪里需要去哪里,既没有带教律师,也没有负责的项目,所以每周的例行会议,她负责记录会议要点。

“好,接下来,我们讨论一下最新的项目。根据业内消息,卓远科技计划收购胜普瑞智能科技公司...”

肖主任说着,打开了她的PPT。

闻惊语一眼便看到PPT上周远安的个人资料,她以为是幻觉,大脑像被轰炸过一样乱哄哄的。她以为昨晚之后,两人会毫无交集,毕竟森洲市的人口上千万,想要第二次遇到,是千万分之一的机会,很难。

整个会议室的律师们都凝神听着,一提到卓远科技,便知一定是个大标,数额惊人。闻惊语也迅速从震惊之中调整好状态,认真听讲。

闻惊语所在的宏正律师事务所是国内有名的红圈所,招聘要求一向严格,不是国内五院四系毕业的就是海外知名法学院毕业的,而且绝大部分是硕士起步,闻惊语属于另类,她毕业于森洲大学,虽属于双一流大学,但法学院不是森洲大学的强项,加上本科毕业时,因为经济原因急于工作没有考研,所以在宏正律师事务所里,她即没有学历的优势,也没有任何人脉的优势,来了半年,还属于小透明的状态。

在这之前,闻惊语虽没有律所的经验,但在企业做了三年法务,企业被收购时,所有的法律程序是她一项一项跟进配合。她当时所在的企业只有300多人,说是法务部,实际整个部门只有她一个人,还有一位兼职律师顾问,一个月来一次,有等于无。所以她想她的经历,已足够独挡一面。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伸手拉住了乔雨澜,紧紧地拽着她的手,乔雨澜想挣脱都挣脱不开:


“做什么?”

她跌坐在沙发旁,四目近距离的对视着。

“乔雨澜,不要接受周铭,不要谈恋爱。”

语气已近哀求,穷途末路了。他没有醉,此时的心像山涧的水一样清明,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投入别的男人怀里呢。

“听澜,再等等我。”

这是这段日子以来,他一直想说的话,白日在公司听到周铭在追她,没人知道他的心有多慌。

乔雨澜想推开他,却推不动,任由他抱着,一身的酒气与他身上原本的味道相融合,竟然一点也不难闻。

她忽然感到很难过,鼻尖有点酸酸的,在洛洵洲的问题上,是她一直没有勇气面对,一直在逃。

就这一刻,她忽然想,再等等吧,等妈妈好了出院,等她在工作上能够独挡一面,等她内心更强大了,或许,可以再给自己一个机会,再给洛洵洲一个机会。

她骗不了自己,她对洛洵洲不止是好感,即便她没有表现出来。

过了一会儿,传来洛洵洲有规律的呼吸声,抱着她,竟然睡着了。乔雨澜轻轻拿开他的手,帮他脱了袜子,解开衬衫的袖口与领口,看他睡得安稳,她才回自己的卧室。

洛洵洲是半夜被渴醒的,醒来一瞬间,看到自己竟然在乔雨澜的家中,记忆涌上来,心里不由发热,至少乔雨澜并不是完全不理他。

醒来便睡不着了,一身的酒气也难受,蹑手蹑脚到客厅的卫生间冲了个澡,然后再躺回沙发上,静耳倾听着主卧的声音。

乔雨澜并没有睡着,她一直在桌边忙工作。客厅里他的动静,她从开始就听见了,但是没有出去,因为无话可说,更不想在深夜与他独处。

隔着一扇门,各自清醒。

洛洵洲第二天很早起来就离开了,怕见到乔雨澜会舍不得走。

乔雨澜最近每天熬到很晚才睡,一天也就睡两三个小时,经常是踩着点去上班。

今天本来就起晚了,在地铁时,又忽然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

:“舒小姐,您来一趟医院。”

医生声音很严肃。

乔雨澜现在只要听到医生的声音,心就会咯噔一跳,再听这语气,她手都抖。也不敢多问,急忙换乘地铁往医院赶去。

洛洵洲与温简开了一个上午的产品研发会,下午还有个厂商的会要开,所以中午便与温简在员工餐厅随便吃点。

两人用完餐,并肩准备往外走,还未走出员工餐厅,便见到乔雨澜朝温简走过来。从未见过这样的乔雨澜,全身紧绷,眼神充满怒意,直直看着温简走过来。

“温简,你到底对我妈妈说了什么?”

“你还是不是人啊?”

乔雨澜满腔悲怆与怒火,大步朝温简冲过来,伸手就要打温简,不是冲动,而是这一巴掌,她忍了很多年,今天,忍无可忍。

那一刹那,她是歇斯底里的,完全看不见员工餐厅的其他人,眼中只有对温简的恨。

啪...的一声传来,她眼冒金星。

然而,她不仅没有打到温简,自己的脸反而火辣辣的疼。那清脆的啪声,是从她的脸上传来的。

温简先她一步出手,打了她。

而她刚才举起的手,此时被洛洵洲紧紧拽住了手腕。

随着脸疼,手腕疼,她慢慢回过神来,看向旁边的洛洵洲。

所以,他抓住了她的手,任由温简打?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抓住了她的手,任由温简打?


心里有个声音轰然倒塌,碾成了粉碎,眼前卓禹安的脸与父亲的脸反复重叠在一起。

小时,温简总是用言语刺激她,把她刺激得急了,又吵不赢温简,就会忍不住想动手打温简,每次,父亲总是抱着张牙舞爪的她,控制着她,而温简总会在这时候狠狠上前揍她一拳,很痛,很痛。

时光交错,卓禹安做了同样的选择。

卓禹安大约也没想到温简会出手打舒听澜,那么的快,快得让他措手不及。就见舒听澜的脸红红的五个手指印,很触目惊心。

他的心就疼了。

“听澜。”他第一次手足无措。他一叫她名字,舒听澜就往后退了一步,脸上除了五个手指印是鲜红的,其余的地方,都是青白一片,恐惧而戒备地看着他。

这中间只是很短的时间,一分钟都不到。

正是用餐高峰期,所有人都目睹了这一切。舒听澜大脑一片空白站在那里,只见旁边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与声音,一声清脆的国骂

:“我靠,你竟然敢打我家舒听澜。”

是林之侽,一阵风一样从她身边经过,拽着温简的头发就打。她一向无所顾忌的,尤其在暴怒之下,打温简毫不手软。

温简哪里是她的对手?更不想大庭广众之下如此没有形象,只想往卓禹安身后躲。卓禹安想去追离开的舒听澜,然而身后是拽着他躲藏的温简,前面是张牙舞爪的林之侽,他被堵在中间出不去。

一场难看的闹剧,是他人生中至暗的时刻。

“叫保安。”他喊,温简与林之侽,他谁也不想帮,甩开她们后跑出去追舒听澜。但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舒听澜无处可去,脸上火辣辣地疼,心被巨轮碾压过,碾得粉碎。卓禹安牢牢拽着她的手腕,挡在她的前面保护温简的画面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原来这就是他的选择,与当年父亲一模一样呢。

她知道,人的潜意识的动作,才是最真实的本能的反应。

她曾问过他,她与温简,他选择谁?

现在想来很可笑的问题,他的选择很明确不是吗?

她无处可去,每次遇到伤心的事,便是躲进地铁里,茫无目的坐着一站又一站。

上午接到医生的电话,说她母亲忽然复发精神崩溃,她到医院后,通过排查后才知道,这一周的时间,护工一直带着她见温兰与温简母女。

护工辩解:“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那对母女来时,您母亲并没有排斥,反而把我支开了与她们单独谈话。”

“都谈了什么?”医生厉声质问。

“我不知道,她们不让我听啊。”护工急着撇清关系。

舒听澜想,只要温兰与温简出现,对母亲就是致命的刺激。舒听澜不敢想象,整整一周,母亲独自在这,承受了多大的苦?

她一个正常人,再次见到温简时,都情绪失控,何况她的妈妈!

因为父亲的突然离世,很多事没有了答案,心就像是被悬空挂在烈日底下,很痛,却无法着落。

“我妈妈严重吗?”

追究护工的责任已没有意义,她只在乎妈妈的情况。问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在抖。之前已快痊愈,却因温简母女的来访而再次复发,进入全封闭的管理治疗,如果不严重,医生不会特意找她。

“是这样,您母亲最近几天一直闹着要出院,每天只要醒着就喊着要出院,要见你。晚上查房时,她想突围出防备逃跑,被我们医生拦住后,想咬.舌.自.杀以示威胁。”



她几乎每天都会发朋友圈,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