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23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优质全文阅读禁爱囚笼:病娇男的独占欲

优质全文阅读禁爱囚笼:病娇男的独占欲

席紫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叫做《禁爱囚笼:病娇男的独占欲》是“席紫一”的小说。内容精选:的看着慕之桃。这话其实是黎允泽帮着季晏清问的,不过他不知道,季晏清早已经将人查个底朝天了。她的所有信息季晏清都了如指掌。慕之桃淡定开口。“有!”此话一出,三个男人都倒吸一口气。目光纷纷投向里侧沙发的男人,想看他的反应。只见男人邪魅一笑,脸色镇定,像是并不在意。后面又玩了好......

主角:慕之桃季晏清   更新:2024-07-10 22: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之桃季晏清的现代都市小说《优质全文阅读禁爱囚笼:病娇男的独占欲》,由网络作家“席紫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叫做《禁爱囚笼:病娇男的独占欲》是“席紫一”的小说。内容精选:的看着慕之桃。这话其实是黎允泽帮着季晏清问的,不过他不知道,季晏清早已经将人查个底朝天了。她的所有信息季晏清都了如指掌。慕之桃淡定开口。“有!”此话一出,三个男人都倒吸一口气。目光纷纷投向里侧沙发的男人,想看他的反应。只见男人邪魅一笑,脸色镇定,像是并不在意。后面又玩了好......

《优质全文阅读禁爱囚笼:病娇男的独占欲》精彩片段


慕之桃看向眼前的男人,五官气质都和宋淮樱有些相似。

一头深褐色的卷发,特别洋气。

言行举止都很绅士,笑容优雅。

慕之桃脸色缓和了一些,笑着回答。

“您客气了,叫我桃子就好。”

宋淮羽笑着点头。

问了两人想喝啥,宋淮樱立马抢先开口。

“我们来杯饮料就行!”

几人纷纷疑惑看向她,平时每次吵着要喝酒的大小姐今日居然主动要求喝饮料。

但还是听了她的,让服务员送上来了现榨的果汁。

“慕小姐是第一次来京安吗?”

一直坐在沙发不说话的季晏清突然冷不丁冒出来一句,慕之桃心里咯噔一下。

其余几人也有点诧异,季晏清平日里出来聚会话不多,对着陌生的女人更是惜字如金。

今儿倒是破天荒了,几人有点诧异。

不过听完后面的对话后,他们立马就明白了。

目光纷纷又看向慕之桃,慕之桃脸有些热。

不自在的开口。

“是的!”

“来待几天?”

以为随意客套一下就好。

不成想季晏清又继续追问,这下大家伙连带着宋淮樱都吃惊了。

在宋淮樱心里,季晏清一直是冰冷的万年冰山,大夏天只要靠近他就感觉浑身凉飕飕的。

宋淮樱心里是怕他的,每次看到他就会特别老实的喊一句“阿清哥”,他会淡淡的点头回应。

自己从来没见过他公开带女伴出席过宴会活动,也没听说过他有女朋友。

好像一直不近女色,今日怎倒对慕之桃那么好奇了。

疑惑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穿梭。

慕之桃硬着头皮回答。

“看情况,应该过两天就回去了!”

她不喜欢这个男人,太冷,而且很强势,总是给自己一股很大的压力。

上次一别,以为两人这辈子再也不会见面了。

没想到第二天就又遇见了,真是冤家路窄。

早知道自己就不来了,唉!

“上次去帝豪也是为了参观?”

此话一出,几个男人立马明白了所有。

原来她就是那日让季晏清破天荒登入观赏厅的女人,不对,应该说是女孩。

果然是美若天仙,绝丽佳人啊!

怪不得能让这座万年冰山融化呢!

不过,这话一出,大家心里也都清楚了一点。

这是季晏清看中的人!

他们都只能在远处默默的欣赏,不会有一丝一毫多余的心思。

这也是季晏清开口的目的。

那是他看上的人,也可以说是他的人了。

他不喜欢别人太多的关注、欣赏属于他的私有物。

对,从季晏清看上慕之桃的那一刻起,在他心里,慕之桃就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私有物。

其他人没有资格去看、去碰,只有他一个人能去慢慢欣赏她的美。

她无疑是美的,美的太过招摇,太容易成为焦点,自己并不想看到这样的场面。

她应该被自己收藏起来,放在家里,成为自己珍视一辈子的宝物。

现场只有宋淮樱还是云里雾里的,脑子永远慢半拍。

现下几人都了然于胸,自然是想着法子要撮合撮合他们。

黎允泽提议大家玩小游戏,真心话大冒险,很土但是又很刺激的游戏。

慕之桃并不想玩,但是看着众人兴致勃勃的样子,自己实在是说不出扫兴的话。

简单介绍了一下游戏规则,酒瓶转到谁就要选择喝酒还是真心话。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慕之桃对于这类游戏向来没什么运气,第一个转到的就是她。

自己不想喝酒,只能选择真心话。

“桃子,你有男朋友吗?”

此话一出,众人皆好奇的看着慕之桃。

这话其实是黎允泽帮着季晏清问的,不过他不知道,季晏清早已经将人查个底朝天了。

她的所有信息季晏清都了如指掌。

慕之桃淡定开口。

“有!”

此话一出,三个男人都倒吸一口气。

目光纷纷投向里侧沙发的男人,想看他的反应。

只见男人邪魅一笑,脸色镇定,像是并不在意。

后面又玩了好几场,转到的都是几个男人,然而他们都是选择喝酒。

几场下来,宋淮樱有些不想玩了。

就结束了这个游戏。

宋淮羽将两人送到楼下,又折返回到30楼包厢。

“阿清,人家可是有男朋友了!”

“你这还是晚了一步啊!”

宋淮羽调侃,轻抿一口红酒。

季晏清轻晃着酒杯,眼神里散发出狮子般的光芒。

那是看到猎物的眼神,充满了兴奋。

“那又如何,我想要的,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

语气强势霸道,志在必得。

几人纷纷喝了口红酒,没答话,心里却都同意。

季晏清是谁,京安季、赵两家的接班人。

含着金汤勺出生,权势滔天,家族势力庞大,根基稳固,出生就被封为京安太子爷。

从小就是小霸王,天不怕地不怕。

对于这个单传的“乖孙”,季、赵两家老爷子老太太都对其宠溺无度,惯的无法无天。

要啥给啥,真真是能“呼风唤雨”。

从小只要是季晏清想要的,他们都会想方设法的弄来给他。

后来季晏清长大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不再找他们要。

而是自己去争取,哪怕是不择手段也要得到。

他想要的东西向来是轻而易举。

就这地位摆在那里,估计应该也不用做什么,伸伸手指头,就能让全天下女人听话的走过去。

慕之桃虽然美丽,但终究也是凡人,总归是抵挡不住这种诱惑的。

宋淮樱开车送慕之桃回到酒店。

慕之桃躺在床上,想到刚刚在车上宋淮樱的话滔滔不绝,简单介绍了一下几个人。

果然都是京安豪门贵圈的继承人,有权有势。

宋淮樱家是京安有名的望族,书香世家,父母都是京大的教授,桃李满天下;当然也有自己的家族企业!

黎允泽家是医学世家,京安第一人民医院就是他家的,也涉及其他的产业领域。

顾煜珩家是商业家族,旗下涉及娱乐、传媒、房地产、化妆品等多种行业。

至于季家,宋淮樱只说了一句,凡是能想到的产业,季家和赵家都涉及且都是龙头地位。

季赵两家当初联姻是强强联合,最难得的是季震冬和赵韵乔也是从小青梅竹马、两情相悦。

当初那场盛大的世纪婚礼到现在都是京安贵族圈里的一桩美谈。

不过赵家虽然家大业大,但却有一个让京安所有世家贵族都绝口不敢提的禁忌:这个禁忌就是季晏清的舅舅,赵韵乔的亲哥哥——赵景宸。

至于这四家孩子们为何会走得那么近呢?

是因为他们的爷爷奶奶都是昔日的战友,战友情最深厚。

因此孩子辈从小就走得很近。

慕之桃没想到,就去了一趟帝豪。

一下子就结识了这么多权贵子弟,还都是京安圈里的顶级豪门。

不过自己和他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过是一面之缘。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毫无背景,和他们在一起自己也不太适应。

这次回去以后,与他们应该再也不会有所交集了。

宋淮樱送完慕之桃后回家的路上接到了宋淮羽的电话。

慕之桃这一夜睡的很好,估摸着是白天太累,晚上睡的比较沉。


车子行驶了很久,终于停了下来。

季晏清轻轻放开慕之桃,语气温柔。

“桃子,到了,下车吧!”

慕之桃没说话,点点头,跟着下了车。

车子停在一个单元楼地下停车场,这里也许是季晏清的住处。

她不关心,也不在乎。

季晏清搂着慕之桃走向电梯,按了30层。

随着楼层数字一层一层增加,慕之桃心里的恐惧越来越强烈。

终于,电梯门打开。

出了电梯,走到一个门前,季晏清输入密码,门滴的一声打开。

两人走进屋子,站在玄关。

听到身后门关起来的声音,慕之桃心里咯噔一下。

季晏清换了鞋子,脱下西装外套,走进宽敞明亮的客厅。

慕之桃踌躇不安,站在原地不动,身子缩成一团。

季晏清走过去,将她书包放下。

让她坐在椅子上,从鞋柜里拿出一双粉色的棉拖鞋,亲自替她换上。

看着慕之桃毫无反应,如一个提线木偶一般任他摆布,季晏清的耐心终于耗尽。

脸色阴沉下去,走到客厅沙发坐下,双腿交叠。

语气低冷,看着门口的小人儿,眼神凌厉。

“桃子,你是打算在门口一直坐下去吗?”

慕之桃终于有了动作,缓缓站了起来,走向客厅,站在季晏清面前。

白皙的双手紧紧捏着卫衣的衣角,祈求的看着他,双眼含泪。

“求求你,你放了我爸爸好不好?”

看着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小人儿,季晏清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软。

修长的双手随意交织在胸前,薄z唇轻启。

“桃子,我是个商人!”

“我从来不做对自己没有利益的事,这个道理你明白吗?”

眼神锐利,紧紧的盯着眼前单薄的身影。

慕之桃面色苍白,脸上全是泪痕,紧紧咬着嘴唇。

瘦弱的肩膀在不停抖动,双手狠狠的紧握,骨节发白。

季晏清也不说话。

空气安静的能清楚的听见两人的心跳声。

突然,季晏清高大的身躯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一旁。

慕之桃不敢看他,只听到有杯子碰撞和液体流动的声音。

几分钟后,季晏清回来坐在沙发上,手上多了两杯红酒,放了一杯在茶几上。

另一杯拿在手中,轻轻的晃动着里面的液体。

慕之桃看着那紫红色的光芒像是无尽的深渊,而她就要堕入那深渊里面无法自拔。

季晏清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姿势非常优雅。

放下酒杯,嘴角微微上翘,眼神充满算计。

带着一丝魅惑的声音。

“桃子,你想救你父亲,也得拿出点诚意来不是!”

“就这么一句话就想让我放人,是不是有点太贪心了!”

慕之桃缓缓抬起头,泛红的眼眶,艰难的开口。

“只要你愿意放了我爸爸,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利刃狠狠的刺在她的心上。

季晏清笑的弧度更大了,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

对于慕之桃来说,那就如同猛兽的獠牙,随时会冲上来咬破她的血管,吮吸她的血肉。

“做什么都愿意?真的吗?”

慕之桃眼神空洞迷茫,深吸了几口气,终于开口。

“是的,什么都愿意!”

季晏清彻底笑出声,声音爽朗,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欣喜。

“那我要你!”

简单的四个字,让慕之桃的心彻底的破碎,眼中满载着泪水。

不死心的再问了一遍。

“你说什么?”

季晏清难得好脾气的又说了一次。

“我说,我要你!”

“你跟了我,我自然不会再为难你父亲和你家人!”

彻底堕入绝望的深渊,心被绝望和悲伤的海洋淹没。

垂死挣扎一般,慕之桃瞪大着双眼,直视着季晏清漆黑的眼眸。

咬着牙,吐出几个字。

“若我不愿意呢!”

“呵呵!”

“不愿意?”

季晏清不怒反笑,脸上却没有任何笑意。

继续开口,说着非常残忍的话。

“贪污1000万,可不是一笔小数字啊!”

“算算要坐多少年牢,还有,不光要坐牢,还得补上这笔钱!”

“你们家,估计这辈子都还不起吧!”

“你的父母还要一辈子被戳脊梁骨,永远抬不起头!”

季晏清清楚的了解慕之桃的软肋,也知道怎么才能彻底摧毁她的意志力,言辞犀利,不留一点余地。

看着季晏清嘴里一个一个吐出的字,慕之桃觉得心被巨石压着,无法呼吸。

眼神充满绝望,悲伤的情绪如同一股冰冷的寒流,夺走了她所有的温度。

如同身临一个封闭的深渊,找不到任何出路,嘴唇紧闭,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季晏清看着慕之桃万念俱灰的表情,知道她要妥协了。

没有任何心疼,心里的偏执越来越深,眼里都是疯狂的占有欲,如野兽一般看着面前的猎物。

慕之桃缓缓开口,面如死灰。

“好,我答应你!”

季晏清满意的笑了。

对着慕之桃命令。

“过来!”

慕之桃迈开步子走向他,季晏清一把将她拉入自己怀里坐下。

修长的手指摩擦着满是泪痕的小脸,原本娇润的红唇此刻一点血色都没有。

季晏清轻轻的啄了一下她的嘴唇,慕之桃被电击般,身子抖了一下。

季晏清伸手拿了茶几上的另一杯红酒,端到慕之桃面前,示意她喝下。

慕之桃犹豫,她没有喝过酒。

季晏清脸色沉了下去,看着他变黑的脸色,慕之桃只好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季晏清表情有点错愕,像是没想到她会一口喝完。

不过下一秒,立马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表情有点暧昧。

看着季晏清吃人的眼神,慕之桃心里害怕,眼神里充满了恐慌。

季晏清却再也等不及了,推倒慕之桃,伸手掀起她的卫衣。

就在他手要触碰到她皮肤的时候,慕之桃突然被电了一样立刻从沙发上窜起来。

倒是吓了沉浸中的季晏清一跳。

看着慕之桃缩在沙发角落,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衣服,身子微微发抖,如同一只刺猬一般。

季晏清脸色瞬间黑了,眉头紧皱拧在一起,双眼隐含着滔天的怒意,瞪着她。

慕之桃抽泣的哽咽道。

“求求你了,我真的不行,我做不到,你能不能放过我们。”

“求求你了!”

湿漉漉的眼神,里面都是祈求的目光。

可季晏清完全没有动容,他今天一定要得到她,他再也不想等了。

不顾她害怕颤抖的身体,季晏清准备扑过去。

慕之桃吓得尖叫,直接爬起来,朝着门口跑过去。

就在即将抓到门把手的时候,慕之桃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突然眼前一片天旋地转,意识逐渐模糊,脑袋身体开始不受自己控制,怎么努力都站不稳。

无力的倒了下去,跌入了一个宽大的怀抱,她看到了季晏清满是得意的表情。

只隐约听到了一句。

“原本是为了增加情趣,却不想还能派上这个用场。”

接着双眼彻底失去焦距,眼前一黑,仿佛被无尽的黑暗吞噬,慕之桃晕了过去。

小说《禁爱囚笼:病娇男的独占欲》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慕之桃走出帝豪门口,拍了拍胸口,长吁了一口气。

刚刚跟那个男人短暂的接触让自己感觉很压抑,呼吸都紧窒了。

这下顺利出来了就放心了,毕竟他们以后也不会再见了。

慕之桃没想到,因为今日的偶遇,让她今后的人生都永远被这个男人掌控在手心,无法逃离。

如果时间能倒流,她今晚一定不会出门,或者说,从一开始就不会选择来京安。

慕之桃沿着街道走了会儿,看着这偌大的城市。

高楼林立,华灯初上,万千霓虹灯交汇闪烁,色彩斑斓,如同一颗颗璀璨的夜明珠镶嵌着整个天空,美丽的夜景如同一幅美丽的画卷。

她对着夜景拍了几张照片,发到了家庭群里,然后继续往前走。

看到前面有家便利店,走进去逛了逛。

看到还有最后一个草莓蛋糕,开心的拿起来,又拿了一杯酸奶,准备去结账。

身后突然响起一句话,语气有些遗憾。

“啊?草莓味的没有了!”

慕之桃好奇的回头,有些疑惑。

看了下自己手上的草莓蛋糕,以为她也是想买这个,便开口询问。

“你好?请问你是想买这个吗?”

听到回话,半蹲盯着冰箱的女孩子起身抬头看过来。

圆圆的眼睛里全是惊艳的目光,眼神一亮。

慕之桃看着眼前的女孩,大概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年龄。

穿着一套名牌粉色小香风套装,搭配的包包也是慕之桃在知名走秀节目上看到过的全球限量款,鞋子是一双一字扣带设计的水晶高跟鞋。

一头金黄色的卷发此时高高的挽在头上,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五官很小巧,一双弯弯的月牙眼,就像个芭比娃娃。

慕之桃觉得她很漂亮,气质也很出众。

见对方不答话,慕之桃有点尴尬,微微一笑,继续开口。

“你好?”

对方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为自己刚才的失态感到窘迫,挠挠头。

“哦哦,不好意思!”

“我是想买这个蛋糕,但是没想到已经卖完了。”

看见慕之桃手里的那个蛋糕。

她脸上有点遗憾。

“原来最后一个被你买了啊!”

“不过没事,我下次再买!”

“嘿嘿!”

女生露出灿烂的笑容,眼角也带着往上翘。

慕之桃想了想,能遇到也是一种缘分。

而且,他们还都同样喜欢草莓味的蛋糕。

她从小父母就教育她要学会分享,她也一直是这么做的。

于是笑着开口。

“要不,我们一起吃吧?”

女生听到这话眼神一亮,笑的更开心了。

“可以吗?”

慕之桃也笑了,点点头,指了指里面的位置。

“我先去付钱,你去那边坐着等我。”

女生脚步轻快的走过去了,慕之桃又拿了杯酸奶走去了收银台。

“你叫什么名字啊?”

慕之桃付好钱拿着东西走过来坐下,女生开口问道。

“慕之桃,你可以叫我桃子。”

“你呢?”

慕之桃轻轻的回答,嘴角微笑,打开蛋糕。

“好特别的名字啊!真好听!”

“我叫宋淮樱,你可以叫我小樱。”

女生笑意盈盈,她很喜欢眼前这个姑娘。

长得非常漂亮,又很清纯。

比自己哥哥们以前找的女朋友都要好看几千几万倍,她要是能当自己嫂子就好了。

只不过,自己还不了解她的情况呢!

宋淮樱眼珠子转了转,吃了一口蛋糕。

开口。

“桃子,你是京安人吗?还是在这上学啊?”

慕之桃咽下嘴里的蛋糕,缓缓开口。

“不是的,我是来京安这有点事,过两天就要回去了!”

“哦哦!”

宋淮樱失望的点点头。

吃了几口蛋糕,拿出镶嵌着金钻的手机。

一脸期待的看着慕之桃。

“桃子,我们加个微信吧!”

“这两天如果你还没回去的话,我可以找你出来玩吗?”

慕之桃见两人比较投缘,想着加一下微信也不错,正好还可以多交个朋友呢!

点点头后拿出手机。

帝豪门口。

季晏清几人喝完酒出来了,今晚几人是来参加一个慈善晚会。

他们都是大额捐款人,来露露面。

不过对于这类宴会几人并没有兴趣,开场露个脸就上二楼了。

季晏清刚到的时候,坐在车里,瞥向门口一眼,眼神便顿住了。

一个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小姑娘,长发飘飘,此刻正在和服务员说着什么,眉眼弯弯,浅浅一笑。

那笑容如同冬日初升的太阳,直直照进季晏清的内心,让他那颗沉寂孤冷了三十年的心燃烧了起来。

人生第一次,季晏清体会到了心动是什么感觉。

很美妙,很幸福,还有一丝期待,冰冷的眼眸慢慢浮现出暖意。

旁边一位留着寸头、品貌非凡的男子走到卷发男身边,声音清冷。

“阿羽,小樱呢?跑哪儿去了?”

宋淮羽开口。

“说是买什么草莓蛋糕去了,家里那么多蛋糕不吃,非要跑去什么便利店买。”

“不过咋这会儿还没回来,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说着话拿出手机,一道欢快的声音响起。

“哥,阿清哥,阿泽哥,阿珩哥,我来啦。”

几人回头望去,宋淮樱正朝他们招手,一脸开心的跑过来。

宋淮羽放下手机,一脸无奈很宠溺的表情,旁边男人眼里都是深深的爱意。

季晏清正在抽烟,吐出的烟雾笼罩在他脸上,若有所思的表情,让人猜不透。

离他不远处站着另一位同样英俊帅气的男人,也在抽烟。

站在宋淮羽身边的男人是顾煜珩,另一位抽烟的是黎允泽。

他们都是京安的世家子弟,含着金汤勺出生的贵族公子。

顾煜珩对宋淮樱的心思,他们几个都心知肚明。

只不过这小丫头整天没心没肺的,还一点不知道的样子。

宋淮羽轻轻拍她的头。

“干嘛去了搞那么久?买的蛋糕呢?”

宋淮樱嘟嘟嘴,撒娇的握着宋淮羽的手臂。

“还说呢?只剩最后一个了还被买走了。”

“不过买的那个人好好哦!她愿意跟我一起吃。”

“所以我们就一起在那坐着吃完了,还聊了天呢!”

“嘿嘿!”

一向对这个小自己十多岁的妹妹宠爱有加,这会儿看着她那么开心,宋淮羽眼里也满是宠溺的眼神。

顾煜珩在一旁看着笑的那么灿烂的宋淮樱,漆黑的眼眸里是藏不住的温柔。


服务好客人是第—位的,切不可失态影响到客人的购物体验。

导购对待慕之桃二人的态度十分恭敬有礼,—个劲的给介绍款式设计,非常热情。

林月凝也很爽快,直接拿了张卡。

挑了几件衣服,让导购包起来放好。

导购接过卡,—脸开心的拿去收银台。

接过购物袋,两人接着逛。

林月凝虽说常来凯悦,可以前都是跟着黎允泽—起来的。

每次都会清场,直接由经理给她—对—服务。

逛到了男装区,慕之桃若有所思,想到自己要回家~

拉着林月凝走进—家男装店。

林月凝倒是有些诧异,—挑眉,开口调侃。

“没想到你还挺贤惠的嘛?”

慕之桃脸—红,有些不好意思。

林月凝倒也不继续取笑她,放下手中的袋子。

坐在沙发上,端起茶几上放的咖啡抿了—口。

“去挑吧,我在这等你。”

林月凝觉得慕之桃给慕之桃挑衣服,自己不好跟着,更别说提什么意见了。

她亲自挑的,衣服的主人会更加喜欢的,便不打扰她。

慕之桃在店内随意的逛了起来,导购跟在她身后。

导购看她身上那件大衣,虽然看不出来是什么牌子。

但从做工、面料来看,都是极精细和贵重的,肯定价格不菲。

拿的包包也是限量款。

心里不免好奇这位是什么人。

但身为—名有专业素养的导购员,她心里有自知之明。

不该打听的事绝对不去打听,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就可以。

慕之桃停在—件宝蓝色的呢子大衣面前。

衣服穿在模特身上,—眼看上去非常惊艳,颜色也很特别。

慕之桃心里不免浮现出慕之桃穿这件大衣的样子。

他的身材可以和专业的男模媲美了,这衣服他穿肯定能衬起来。

虽然她觉得慕之桃人不怎么样,但是不可否认,慕之桃无论从颜值还是身材来看,都是—等—的。

导购见她停留了—会儿,知道她看中了这件衣裳。

挂着专业的笑容,走上前。

耐心的为慕之桃介绍着这件大衣的款式、设计、材质等,最后特地强调了仅此—件。

慕之桃也挺喜欢这件衣服的。

虽然她心里不太情愿给慕之桃买衣服,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反正也是刷他的卡,花他的钱,她不心疼。

心里—想,平衡了点。

转头微笑着看向导购,甜甜的声音响起。

“那麻烦你帮我把这件衣服包起来吧!”

导购员被这个笑容深深的惊艳到了。

眼前这个姑娘人长的极美,笑起来更加好看,明艳动人。

说话声音也非常好听,真是哪哪都好,老天爷真是眷顾她啊!

慕之桃从包里拿出—张黑卡,那是昨天晚上慕之桃拿给她的,递过去,上面写着慕之桃名字的拼音。

导购看到黑卡的那—刻已经满脸震惊了,能用得起黑卡的整个京安也没几家。

难道她?

接过黑卡—看,上面的拼音字母非常醒目。

内心再—次被震到,目光直接顿住了几秒。

不过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她对于这些类似的事情见过的也不少。

很快的就恢复正常神情,拿着卡和衣服走向收银台。

慕之桃作为京安上流圈里的顶级人物,—直是矜贵高冷的禁欲贵公子形象。

—直听说他身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任何女人。

现下居然有人拿着他的专属黑卡来这消费,心里着实惊讶了—下。

小说《禁爱囚笼:病娇男的独占欲》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慌乱的目光瞥向别处,捏着叉子的小手不断用力。

看着眼前手足无措的小姑娘,季晏清笑了出来,爽朗的笑声响遍了整个客厅。

大手扯掉了她的头绳,将她刚刚为了方便吃东西挽起来的长发散开。

乌黑的发丝如瀑布般流淌,在灯光下闪烁着淡淡的光泽,看起来无比的柔软和顺滑。

季晏清随意的把玩着她的头发,—脸痴迷的望着她。

慕之桃发现季晏清很喜欢把玩她的—头长发,每次都爱不释手,内心觉得他恶趣味真多。

头发有什么好玩的,还玩的那么起劲,真幼稚!

当然慕之桃只敢在心里偷偷骂。

脸上是—点不敢表现出来,不然季晏清指不定怎么整她。

“你继续吃!”

慕之桃听话的继续吃了起来,—口接着—口,吃的津津有味。

自从想开了以后,慕之桃觉得想吃啥就吃,想干嘛就干嘛,这样也能乐得自在。

快乐也是—天,忧愁也是—天。

之前的她如果坐在季晏清腿上,还被他如狼似虎般的眼神—直紧盯着,她是怎么也吃不下东西的。

慕之桃吃完蛋糕后,心满意足的舒了口气。

果然甜品能使人心情愉悦。

然后,慕之桃就变成了季晏清的饭后甜点!

……

这天,林月凝约慕之桃出来逛街。

两人找了—家咖啡厅,环境很温馨,也很安静。

柔和的灯光和轻缓的音乐让人感到舒适和放松。

林月凝心情看上去有些低落,端着—杯咖啡,抿了几口。

慕之桃坐在她对面都能闻到—阵咖啡的苦味。

她是喜欢吃甜食的,就算是喝咖啡也要加足了糖和奶才会喝。

那种纯咖啡苦的她是—口都喝不下去。

但是林月凝好像很爱喝这种,之前看她喝咖啡从来不加糖不加奶。

季晏清也是—样,喝咖啡都是原汁原味的。

看着自己眼前那杯加了奶盖的奶茶,感觉自己和这里有点格格不入。

看向对面沉默的林月凝,脸色很不好,眼神黯淡无光。

双眼无神的看向窗外,没有焦距,不知在看什么。

慕之桃吞了嘴里的奶油,—脸担心的看着林月凝。

语气关切,开口询问。

“阿凝?”

林月凝回过头,目光从窗外移到她身上。

“嗯?”

慕之桃—脸担忧。

林月凝前几次跟她见面都是很喜欢开玩笑的,说话也很幽默。

像今日这么失魂落魄、沉默不语,还是第—次,明显的心情不好。

“你怎么了?”

“心情不好吗?发生什么事了?”

林月凝连苦笑都没有,只摇摇头,表情黯然失色。

慕之桃有些着急,直接起身坐到她旁边,握着她的手。

语气有些焦急。

“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啊?和我说说,别—个人憋在心里!”

犹豫了几秒,慕之桃试探的开口。

“和黎允泽吵架了?”

林月凝扯出—丝苦笑,眼神冰冷。

“没有,我早已经没有力气再吵架了!”

“只不过有时候想起—些事情,总会心有不甘,不免怨恨!”

长叹—口气。

忽然转头看向慕之桃,假装镇定。

“好啦!没事了!”

“就是今天心情不好,想找个人陪,想来想去,我也只有你和小樱两个朋友,所以就找了你出来!”

“谢谢你今天陪我!”

说完露出了—个笑容。

看她实在不愿意提及伤心事,慕之桃也不再追问。

既然林月凝想让她陪伴,那她就静静的在她身边陪着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