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23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章节阅读禁爱囚笼:病娇男的独占欲

完整章节阅读禁爱囚笼:病娇男的独占欲

席紫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梁思言慕之桃   更新:2024-07-10 22: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思言慕之桃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章节阅读禁爱囚笼:病娇男的独占欲》,由网络作家“席紫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

《完整章节阅读禁爱囚笼:病娇男的独占欲》精彩片段


京安火车站。

慕之桃穿着来时的那套衣服,还是拎着粉色的行李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小脸上没有了来时的期待和开心,只有忧愁和不安,还有一双肿得跟核桃一般的双眼。

眉头一直紧皱,小手紧紧握着放在腿上,微微的颤抖。

昨天晚上她哭了很久,冷静思考了很久。

京安,她是不能再待了,一天都不行。

于是立刻买了最早一班的车票回学校。

突然手机响了。

伸手拿手机,左手臂一阵疼。

昨晚被季晏清捏的地方直接青了一大块,洗澡的时候火辣辣的疼。

打开微信,备注群“家”。

妈妈:“桃子,你还在京安吗?”

妈妈:“什么时候回学校?”

妈妈:“一个女孩子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

慕之桃看着家人关心的问候,此刻心里的委屈再也绷不住。

强忍着泪水不掉下来,拿出纸巾悄悄的擦了。

回了个信息。

“妈妈,我今天回学校了,放心。”

隔了两分钟,对面回复了。

妈妈:“身上钱还有吗?京安那边花销大。”

妈妈:“要不要转点给你?”

慕之桃看着手机上的文字,心里更难受了。

爸爸妈妈一直都非常宠爱她。

这次她说要来京安,妈妈一开始听到京安神色有点恍惚,紧接着就是面露忧愁,眼里闪过一丝慌乱。

慕之桃觉得有点奇怪,就问了一句。

这时她爸爸拿过手机,微笑的说没什么事,就是她妈妈担心她一个人去会不安全。

只说让她放心去,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每天给家里报平安。

听到这慕之桃就没多想了,开心的跟他们保证。

慕之桃从回忆回到现实。

回了个消息。

“不用啦,我还有钱。”

“你和爸爸在家注意身体!”

关掉手机,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

回到宿舍已经中午了,室友都回家了,此时宿舍没人。

幸亏宿舍空无一人,不然慕之桃还真没法解释她的“狼狈”!

她没吃饭,直接收拾了一下就上z床了。

睡了一下午,醒来的时候有些头疼。

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消息,李书洋给自己发的。

她并没有提前告诉李书洋自己回来了,到了学校才给他打了个电话简单的说了一下。

“桃子,睡醒了吗?”

“我快忙完了,等你一起吃晚饭哦!”

加了个爱心的表情。

看到李书洋发来的文字,慕之桃感觉心里暖暖的,瞬间有了底气。

对啊,只要他和书洋两人足够坚定,对彼此永不变心,永远都不分开不就够了吗!

只要他俩的感情稳固,季晏清不论做什么都不能拆散他们两个。

况且自己已经离开京安了,他不可能还跑这么远来星华找她吧!

他对自己不过是一时起意,新鲜劲过去估计就把自己忘到脑后了。

她还有家人朋友,他们都是自己最坚实的后盾,那么多人支持她,她一定要振作起来!

慕之桃瞬间恢复精气神,给李书洋回了个“好的”表情包,就爬起来了!

起来简单洗漱收拾了一下,换了件粉色卫衣,牛仔裤。

李书洋发来消息说已经到了宿舍楼下。

慕之桃换上鞋子下楼。

到了楼下,就看到了李书洋站在那儿正朝着她招手,脸上挂着暖暖的笑容。

他穿了一件白衬衫,外面套了个牛仔外套,蓝色牛仔裤,白色板鞋,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

给人的形象就是一个阳光少年,充满着朝气和正能量。

慕之桃跑过去直接冲进他的怀里。

李书洋双手紧紧的搂着她,下巴靠着她的额头,像是在诉说着这几天的思念。

李书洋的怀抱很温暖,身上一股淡淡的香皂味,很好闻。

慕之桃迷恋这个怀抱,让自己很有安全感,双手使劲搂着他的腰,额头在他怀里蹭来蹭去。

看到李书洋,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慕之桃忘记了季晏清的威胁。

只要有李书洋在身边,她就什么都不怕。

李书洋宠溺的看着怀里的小人,眼里都是爱意。

抱了两分钟,李书洋开口。

“好啦,小宝贝!”

“怎么出去一趟,更加黏人了呢!”

语气里都是满满的爱意和宠溺。

慕之桃抬起头,嘟着嘴。

“人家就是想你了嘛!想多抱你一会儿!”

李书洋听到这话脸上表情更加温柔了,伸手轻轻摸着她的头发。

“我也很想你,桃子!”

说完,轻轻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慕之桃害羞的红着脸低下头,肚子却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

这下更加尴尬了。

李书洋轻轻笑了一声。

“哈哈!带你吃饭去啦!”

“可不能饿着我的宝贝了!”

“不然我要心疼坏了!”

说完两人手牵手,一起走了。

夕阳的余晖照在他们身上,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彰显着他们此刻的幸福。

两人来到食堂,点了一个牛肉锅子。

慕之桃很喜欢吃辣,每次李书洋都会迁就她,慢慢的也练就了一身吃辣的本事。

吃完饭后两人来到操场散步。

弯弯的月亮挂在空中,向地上铺洒下皎洁的月光,就像给操场铺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

假期还没结束,操场上此刻就几个学生。

李书洋怕慕之桃走累了,带着她坐在台阶上。

慕之桃突然想到什么,小脸立刻严肃起来,看着李书洋。

李书洋有点疑惑。

“怎么了桃子?”

“怎么突然这个表情。”

慕之桃深吸一口气,拉着李书洋的手。

“书洋,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会离开我,我们也不会分开,对吗?”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对吧!”

看着慕之桃非常严肃的神情,李书洋也正经起来,语气非常郑重。

“桃子,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你,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的!”

紧紧握着她的手。

慕之桃听到李书洋的话开心的笑了,露出了两个小酒窝。

头靠在李书洋的肩膀上,李书洋伸手揽住她。

一对相爱的恋人就这样在月光的照耀下紧紧相偎在一起。

李书洋还要去忙点项目的事情,送了慕之桃回到宿舍楼下。

慕之桃回到房间,换了鞋,坐到自己的椅子上,打开手机。

发现了宋淮樱发来的消息。

“桃子,你怎么突然就回去了啊?”

宋淮樱虽然此刻已经知道了季晏清的想法,她也很想慕之桃能够来京安。

但是作为朋友,她还是尊重慕之桃自己的选择。

慕之桃看着屏幕上的文字纠结了一会儿,她不知道怎么解释和季晏清之间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回了句“学校临时有点事,走的比较急,就没来得及提前告诉你。”

对面秒回。

“好吧!”

“下次有时间你一定要再来玩哦!我带你好好玩。”

加了个亲亲的表情。

慕之桃回了个“好的呀。”

心里想,她这辈子应该再也不会去京安了。


一个月后,京安已进入寒冬。

寒风呼啸,天寒地冻。

片大的雪花如棉絮般被卷起在空中飘扬,白雪皑皑,街道、屋顶、光秃秃的树枝都被积雪覆盖。

整个京安城银装素裹,远远望去,仿佛一个巨大的童话世界,充满了神秘色彩。

慕之桃的脸被冷风吹的有点生疼,轻轻皱起秀气的眉眼。

季晏清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用自己宽大的身体包裹着她。

慕之桃穿了一件高定的粉色貂皮大衣,里面搭了一件白色的羊绒毛衣,黑色打底裤加短裙,一双过膝的黑色长筒靴。

整个人裹的严严实实,又不失时尚。

一头柔顺的黑发如瀑布一般散落在后背,倾泻而下。

天生丽质,小脸不施任何妆容却依旧光彩照人,清新脱俗的美。

季晏清身穿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里面搭着一件灰色的针织毛衫。

他生于京安,在这生活了三十年,对于这里的气候温度早已经适应。

两人坐上车,陆丰发动车子,驶出了枫林湾。

季晏清大手将慕之桃小手握在手心轻轻摩擦。

车内空调很足,不一会儿,温度上升,慕之桃浑身暖了起来。

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建筑物和道路两旁光秃的老年树枝,慕之桃思绪万千。

她,出来了吗?

这一个月来,慕之桃是第一次出门。

再一次感受到自由的空气,内心早已是沧海桑田。

那日以后,她就被季晏清关了起来。

不让她出门,不给她穿衣服,每天就待在房间里,等着季晏清的临幸。

季晏清带她来了京月会所,径直带着她上了30楼,进了K88包厢。

里面已经坐了几个人,都是熟悉的脸庞。

宋淮羽几人看到季晏清和慕之桃走进来,脸上没有任何诧异的表情,只招呼着两人坐下。

季晏清将两人大衣脱下挂在一旁,搂着慕之桃坐在了沙发里侧的位置。

慕之桃整个过程都非常的乖巧顺从,静静的靠在季晏清的怀里。

宋淮樱看到面无表情的慕之桃,心里不是滋味。

一个月前她找自己要了阿清哥的联系方式后,自己就再也没有联系上她。

给她发过很多信息,也打过电话,但都石沉大海,没有回应。

后来有一次,偶然听见自己哥哥和阿泽哥在打电话,才知道,原来桃子人早就在京安了。

而且,还是在阿清哥的身边。

她和阿清哥?

在一起了!

为什么感觉她的眼神没有一丝感情,就像一个听话的布娃娃一样,任人摆布。

几个男人在随意聊着一些工作,突然慕之桃不安的动了动。

季晏清立刻低头,轻声询问,语气温柔。

“怎么了?”

声音低的像蚊子。

“我想去卫生间!”

季晏清看了看她,正打算开口。

“阿清哥,我陪桃子去吧!”

宋淮樱清脆的声音响起。

季晏清犹豫了几秒钟,点点头。

眼神温柔的看着慕之桃。

“早去早回”

慕之桃点点头。

看着彻底关上的包厢门,季晏清的视线才收回。

宋淮羽看着季晏清难舍难分的眼神,开口调侃。

“我说,就去个洗手间,不至于这么不舍吧!”

季晏清喝了口红酒,斜睨了宋淮羽一眼,没有搭话。

宋淮羽继续吊儿郎当的开口。

“阿清,我们的局你都推了多少次了?”

“赛车、练拳、高尔夫这些你就没去过了。”

“你这真是掉入温柔乡,出不来了啊!”

季晏清勾起唇角,几个男人都笑了起来。

卫生间。

慕之桃看着镜子中的小脸,弯弯的柳叶眉,一双好看的杏眼,宛如秋水般明亮。

精致完美的五官,如玉般光滑的肌肤,透着一丝淡淡的红晕,泛着迷人的光泽。

脸蛋轮廓清晰饱满,优雅的弧线完美的展现了她的美丽性感。

整张脸犹如一幅精美的画卷,让人移不开目光。

“桃子!”

一声轻喊唤回了慕之桃游离的思绪,转头对上宋淮樱有些担忧的目光。

宋淮樱紧握着慕之桃的双手,室内很暖,可慕之桃的手却异常的冰凉。

宋淮樱关切的询问。

“桃子,你怎么了?”

“那天以后,你就跟失踪了一样。”

“还有,你怎么跟阿清哥在一起了,你们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宋淮樱一脸焦急,紧紧的抓着慕之桃的手。

惊慌间将她的毛衣袖子推上去了一点,一道刺眼醒目的深紫色印记在她白皙光滑的手腕上,类似于掐痕。

颜色对比强烈,仿若一只狰狞的蜈蚣匍匐在那。

宋淮樱内心一惊,表情僵住,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嘴唇颤抖。

呆呆地看着那道痕迹,再也说不出任何话。

慕之桃扯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缓缓的开口。

“我也不知道。”

“怎么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眼眶泛红,眼睛慢慢湿润,一脸的疲惫委屈。

宋淮樱心疼的将她抱着,弱小的身躯想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

慕之桃张开双臂紧紧的搂着她,将头靠在她的肩膀,身体微微的抖动。

回到包厢,两人神色都恢复正常,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季晏清伸手搂着慕之桃,一脸温柔。

“怎么去了那么久?”

“手还是那么冷!”

慕之桃窝在他怀里,没说话。

宋淮樱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没有逃过其他几人的眼睛。

慕之桃跟着季晏清,心里是极不情愿的,这点他们都能看出来。

可霸道如季晏清,他想要的东西又怎么会放手。

从来都只会不择手段的去争取,不计一切代价都必须得到。

如果真的得不到,那就宁可毁了也不会让其离开。

他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季晏清的心思最深,最难猜测。

他一直以来洁身自好,身边从不曾有过女人。

就连他们关系如此亲近的兄弟,也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如此上过心,他就这样单身寡了30年。

他们一度以为,他是不是对女人不感兴趣。

就这样,季晏清成为了京安贵族圈里的一股清流。

矜贵清冷的豪门贵公子,不近女色,这也让许多跃跃欲试的名门贵女望而却步。

他们一直认为,季晏清就打算这样一辈子一个人过下去。

直到,慕之桃的出现。

季晏清变了,他不再和以前一样冷冰冰的,像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

他有血有肉,他的脸上多了尘世的欲望和幻想。

以前的季晏清,矜贵,帅气,高冷,禁欲,总是带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慕之桃再次来了京安以后,整整一个星期后他们才再次见到他。

一脸神清气爽,表情餍足,再也不是一张禁欲的冰块脸,像是得到了全世界最好的宝贝。

小说《禁爱囚笼:病娇男的独占欲》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慕之桃打车回到酒店。

洗了个澡,换上睡衣,就窝在床上,无聊的玩着手机。

先跟她妈妈视频聊了会儿天。

然后又打开另一个聊天界面,备注“洋~”。

慕之桃一脸温柔。

发了个“在忙吗?”

对方立刻秒回。

“嗯嗯,今晚去逛了感觉如何?”

“看你发的图片确实很好看,要不是我这次有项目走不开,我肯定陪你一起来。”

带了个亲亲的表情。

慕之桃嘴角微笑,发了个可爱的表情,回复道。

“没事的,你忙你的,我也就待两天,就回去了。”

又发了个“加油”的表情包。

聊了几句,慕之桃怕耽误李书洋的事,就说先不聊了。

李书洋是慕之桃的学长,今年大四,也是她的老乡,两人结识于一场老乡聚会上。

之后李书洋就对慕之桃发起了猛烈的追求。

他长得白净,气质温润如玉,对慕之桃也很温柔,成绩非常优秀,年年校级三好学生。

慕之桃的父亲是个温文儒雅的男人,脾气出了名的好,而且疼老婆也是疼到骨子里的。

慕之桃受其父亲影响,对这个优秀温柔的学长渐渐也有好感,三个月后答应了他的追求。

两人交往后,李书洋一直对她呵护备至,百依百顺,再忙也会秒回她消息。

他也很上进,大三的时候就开始在外面接手一些项目,开始赚钱。

他的水平很高,因此很多私人老板都找他。

他每次也都干的很好,慢慢的也开始小有名气了。

总之,慕之桃很满意这个男朋友。

“叮咚~”

躺在床上刷着手机的慕之桃听见了门铃声,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房门,站起来走到门口。

又听见一声响,发现是自己门铃响了。

安全意识很强的她打开猫眼,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面无表情,手里拿着一个粉色礼盒。

心下狐疑。

“这个人是谁?”

没有开门,慕之桃返回床边,用座机给前台打了个电话。

前台有些支支吾吾,最后只说她马上上来。

不一会儿,门铃又响了。

通过猫眼看到是前台小姐姐,手机打开录音放进口袋,开门。

前台满脸笑容,西装男一脸恭敬的微微低头。

语气也很尊敬。

“您好,慕小姐,这是我们老板吩咐送给您的。”

说完将礼盒递到慕之桃面前。

慕之桃一脸疑惑,心里警惕,没有伸手去接。

淡淡开口,语气疏离。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也不认识你老板,东西我不能收,你拿回去吧!”

前台一脸尴尬,欲言又止。

西装男继续开口,依旧恭敬。

“慕小姐,我只是按照老板吩咐做事,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礼盒依旧是那个姿势递在慕之桃面前。

慕之桃眉头微皱,一脸抗拒的表情。

正要开口,前台将西装男拉至一旁,耳语了几句。

慕之桃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见说完后西装男从口袋摸出了一个黑色的手机。

拨通了一个电话,恭敬的朝着电话里汇报什么。

挂了电话,又走过来,慕之桃满眼警惕。

“对不起,慕小姐。”

“如果您不需要,那我就先拿回去了,今天打扰您休息了。”

“实在抱歉!”

公事公办的语气,就像机器人讲话一样,不带一丝感情。

慕之桃脸色稍缓,眉头舒展,礼貌的回复。

“好,既然是误会,那就没事了。”

“我要休息了!”

明摆着赶人的意思,西装男也不好再留,微微低个头拿着东西走了。

前台也跟在后面走了,追上去又说了些什么,一脸讨好的模样。

慕之桃没心思管这个,关上门锁好。

躺在床上心事重重。

到底会是谁,半夜给自己送东西,又莫名其妙的就走了。

脑子没来由的浮现起在帝豪遇到的那个男人的脸,一阵狂摇头,控制自己胡思乱想。

微信视频铃声响起。

枫林湾公馆。

京安最富的小区之一,里面住的都是非富即贵的权势豪门。

这里的房子并非有钱就能买到,能住进去的都是京安圈内非常有地位的世家贵族。

季晏清站在高高的落地窗前,修长的背影,俯视着整个京安的夜色。

脱去了西装外套,只剩一件白色的衬衫,完全衬出了健硕完美的身材,袖口微微卷起,带着一丝性感。

骨节分明的大手捏着高脚杯,轻轻摇晃着里面紫红色的液体。

嘴唇微抿,看向窗外的眼神晦暗不明,分不清是喜是怒。

客厅茶几上摆放着几页纸,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文字,那是他今晚让秘书去调查的慕之桃的所有个人资料。

自然也查到了她今晚的住处,就安排人送东西给她。

不成想却被拒绝了。

“很好,有意思。”

“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

季晏清喝了口红酒,性感的喉结上下移动。

勾起唇角,眼神里露出一股捕猎的兴奋,夹杂着一股浓烈的情感。

“可惜啊!”

“你终究是跑不掉的。”

“呵呵!”

声音里透着浓浓的自信,脸上全是偏执的神色。

昨晚玩手机玩到很晚,慕之桃一觉睡到了十点钟。

醒来后打开手机一看,发现有几条信息,是宋淮樱发的。

“桃子,在吗?”

“醒了嘛?”

“今天你还没回去吧?”

“我知道哪里有好玩的好吃的。”

“要不我带你去逛一逛吧?”

慕之桃想了想,自己反正也是一个人,对这边完全不熟悉,和她一起正好,她对京安很熟。

慕之桃回复了“好的”,附带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慕之桃是一个性格很随和的人,也是一个愿意把人往好了想的人,后来的她,因为这个性格,吃了很大的亏。

放下手机,起床梳洗。

今日穿的是一件无袖淡绿色的旗袍改良连衣裙,裙子很长,直到脚踝处,外面披着昨日的针织外套。

裙子款式设计独特,贴身收腰,完美的勾勒出了慕之桃柔软的体形。

加上白皙光滑的小脸蛋,整个人看上去清新至极,非常美丽。

出了酒店门口,看见一辆十分抢眼的粉色宝马,驾驶座车门打开。

看到依旧一身小香风打扮的宋淮樱踩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下车走过来,朝她招手。

只不过今日的衣服变成了淡蓝色,通身打扮和那辆车是那么的般配。

慕之桃有些惊讶,这车自己别说坐了,看也没看到过,应该是专门定制的那种。

昨天看她的穿着就猜到她家肯定是非富即贵,妥妥的豪门大小姐的气质。

只不过,慕之桃有点想不明白。

这样一个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大小姐为何会跑去便利店买那种小蛋糕呢?

不过这个是别人的事情,自己就不要老是揣度了。


“找什么,我没找啊。”

“我就看看你今天开的什么车。”

季晏清“囧”。

这借口找的也太拙劣了,偏他妈妈就是能—本正经的说出来,倒显得他有些尴尬了。

不过母子—脉,二人都是看破不说破。

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赵韵乔看着自家儿子—脸无奈的表情。

立马张开双手,给了季晏清—个大大的拥抱。

“阿清,妈妈好想你啊!”

“这么久都没见到我的宝贝儿子了。”

略带撒娇的语气,还真不像是妈妈对儿子说的话。

可对于赵韵乔来说,这就再正常不过了。

赵韵乔出生于京安顶级豪门的赵家,赵家是名门望族,地位极高。

赵韵乔自小含着金汤勺出生,又是家里的幼女,从小就娇生惯养,是家里所有人的掌上明珠。

她没有继承家族产业的压力,从小就被保护的很好,无忧无虑的长大。

—向不苟言笑、行峻言厉的赵老爷子对着这个小女儿时都会眉开眼笑,立刻敛去了所有的严厉,说话也变得轻声细语。

赵韵乔的哥哥对这个妹妹自然也是宠爱无度,有求必应。

自小青梅竹马的季震冬对她也是温柔体贴,情有独钟。

这种环境下长大的赵韵乔怎么会不保持着那股单纯天真呢!

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哪怕生了孩子以后,也还是家里所有人的掌中宝。

季晏清伸出双手抱了抱他妈妈的肩膀,拍了拍,像是在安抚。

“好了,你们母子俩叙完旧了也该理—理我这个透明人了吧!”

—道调侃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母子俩分开怀抱,看着—脸笑意的季震冬从里面走来。

季震冬气质儒雅,对谁都面含微笑。

让人感觉很容易亲近,和季晏清那股清冷的气质倒是不太像。

赵韵乔喜笑颜开,—脸撒娇的表情,走上前挽着季震冬的胳膊。

—家三口走进屋子。

季老爷子和老太太看见多日不见的大孙子回来了,两人开心的不行,饭桌上—直笑得合不拢嘴。

季老太太拉着季晏清坐在她身边,—直不停的给他夹菜,嘘寒问暖,左叮右嘱。

就怕她这三十岁的大孙子照顾不好自己。

吃完饭后几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茶聊天。

赵韵乔从季晏清进门到吃饭再到现在,—直忍着没开口问结婚的事。

这下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开口。

“阿清,你之前说打算结婚是真的吗?”

几人皆看向他,发出疑问的眼神。

季晏清端着茶杯,靠在沙发上,双腿交叠,轻抿了—口茶水。

姿势慵懒,唇角—勾。

“嗯!”

听到他的回答,几人都开心的笑了。

他们—直都很操心他的婚事,眼看着他三十岁了自己还—点不着急,也没个结婚的意思。

几人心里都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样,偏又不好开口催促。

季晏清从小就是个很有主意的孩子,自己的事情—向可以处理的很好,从不让人操心。

可也因为这样,他自小便不太听取别人的意见,自己自有主张。

这点和他舅舅—模—样!

“外甥像舅”这话说的—点不错,在季晏清和他舅舅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因此长辈们也就—直不去插手他的事。

他的婚事也就耽搁到了现在。

如今听见他打算结婚的消息,大家心里的—块大石头都落了下来,如释重负。

小说《禁爱囚笼:病娇男的独占欲》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夜色降临,一轮弯月挂在空中。

皎洁的月光洒在厚厚的积雪上,表面折射出一层光晕,透着一股神秘的气息。

季晏清回到枫林湾。

一袭黑色的大衣,一头干脆利落的黑发,深邃的眼眸,完美的五官,黄金比例的身材。

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被眷顾的人总是处处完美。

慕之桃实在想不明白,这样一个矜贵的豪门贵公子,家世显赫,权势滔天。

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为何偏偏对她如此执着?

这个问题,季晏清自己也许都想不明白。

他不知道自己对慕之桃是什么情感。

他只知道,自第一次远远见到她,她就住进了自己的心里。

她的笑容,如同一束温暖的阳光,直照射进自己冰冷的内心深处。

第一次感受到心有了热度,有了欲望,有了想要占有一个人的激情。

三十年来第一次,他想要一个女人。

因此,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开慕之桃。

她完全就是照着自己的喜好长成的。

娇软甜糯,就和温室里的花朵一般,看着美丽,品起来更有滋味,整个人娇嫩无比。

宋淮羽他们一直怀疑他的性取向,他知道他自己没问题,只不过没遇到那个人。

慕之桃,就是他一直等着的人。

那日让自己撞见她,就是命定的缘分。

他现在想起来,那日若自己没去那个宴会,也许他就彻底错过了这唯一和慕之桃相遇的机会。

也许这辈子,他们都不会再遇见了。

每每想到这里,他就一阵后怕。

他难以想象,以后的生活要是没有慕之桃在身边,该有多煎熬。

自懂事以来,他就性子很冷,不跟任何人过分亲近。

家里人都说他不像他那一对热情开朗的父母,而是像他那同样性子高冷、高深不可莫测的舅舅。

这么多年,他一直一个人守着孤独的夜晚,他受够了这种寂寞。

现在有了慕之桃,他感觉日子有了很大的盼头。

每天就想着早些回家,因为家里,有他的宝贝在等着他。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他很喜欢,也很享受。

所以,他不可能放走慕之桃。

如果没有碰到他,慕之桃就会和那个臭小子在一起。

两人恩爱有加,日子过的甜蜜有滋味。

一想到这里,怒火就如一阵狂风暴雨般席卷着全身,呼吸不自觉加速。

眼神变得狠毒阴鸷,直接将一旁的慕之桃狠狠压在身下,用力掐着她的脖子,眼神猩红的质问。

反正,无论如何,慕之桃这辈子,都别想离开他的身边。

她要是听话,懂得识相一点,自己就会好好的宠着她,爱她,让她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若她不听话,非要和自己对着来,那他,也不会客气!

他只在乎慕之桃这个人,不论是健全的还是缺胳膊少腿的,他都不在意。

只要人在他身边就好,什么状态,他不关心。

慕之桃不知道季晏清对她的执念已如此病态扭曲,她一直在幻想着季晏清哪天能够彻底厌弃她。

这样她就能够自由了。

京月会所。

季晏清今天又破天荒带着慕之桃出来了。

聚会的还是宋淮羽几人,宋淮樱也在。

只不过这次,多了一个人。

慕之桃看着坐在黎允泽旁边的女人。

穿着精致的玫红色高定及膝毛衣裙,上面镶嵌着几颗闪闪的珍珠,过膝的高跟长筒靴,一头棕褐色的精致小卷发。


保镖开车送她回枫林湾。

路过—家甜品店,慕之桃喊停。

自从跟着季晏清,她—直都没吃过甜点蛋糕了,这些以前可是她的最爱。

她和宋淮樱还是因为蛋糕结识的。

自己干嘛要为他牺牲自己的爱好,想吃啥就吃,不能委屈了自己。

林月凝之前也劝过她,该吃吃,该玩玩。

任何人委屈自己,自己都不能再委屈自己了。

突然觉得他们说的都有道理。

下车走进店里。

买了—个草莓奶油蛋糕,还有—些其他的小甜品,看上去很精致,味道应该也不错。

慕之桃心里感觉美滋滋。

到了停车场,拿了其中—个甜品,递给前方开车的保镖。

保镖严肃的面瘫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眼神有些不知所措,—时不知该接还是不该接。

慕之桃直接抿唇,表示无语。

不等他伸手接,直接将甜品硬塞到他手里。

“你开了—天车,也辛苦了,这个就当是我的感谢!”

说完露出—丝微笑,不给他反应的机会,直接推开门下车去了。

留下了—脸震惊的保镖呆愣在原地,良久,保镖反应过来。

看着手中精致的盒子,想到刚刚慕之桃真诚的笑容,内心深处有—丝感动。

季晏清回来的时候看到慕之桃正坐在饭桌上吃蛋糕。

平板放在—旁,里面正播着什么节目。

慕之桃将—口蛋糕送进嘴里,眼睛瞅着屏幕。

不知看到了什么搞笑的,嘴角微微上扬。

桌上还摆放着四五个精致的盒子。

每个都系着精巧好看的粉色蝴蝶结,看样子还没打开。

听见玄关处传来声响,目光投过去。

手上还拿着叉子,嘴角有—点残留的奶油。

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他,眼神清澈无比,—脸呆萌,可爱极了。

季晏清心里—阵柔软,目光温柔,好看的唇角笑出—定的弧度。

“好吃吗?”

慕之桃老实的点点头,就像面对老师提问的学生—样。

季晏清修长的双腿迈过去,边走边随意的卷起袖口。

露出小麦色的手臂,肌肉线条流畅有力,上面的青筋曲折有致,展示着他的男性力量和魅力。

将慕之桃抱起坐在腿上,头搭在她的肩膀,脸埋在脖子里。

闻到—股淡淡的香味,他很熟悉,那是属于慕之桃的味道,他很贪恋的吮吸着这种香味。

慕之桃眼珠子—转,伸手叉了—小口蛋糕,送到季晏清嘴边。

季晏清眼里—阵惊喜,立马反应过来,张嘴吃下。

甜而不腻的口感,奶香浓郁,蛋糕体绵软细腻,入口即化,真好吃。

以前的他从来不吃这些甜食。

他很自律,常年健身,饮食方面也很讲究。

但现在慕之桃亲自喂他,哪怕她送来的是毒药,他也甘之如饴,当作是世上最美味的美味佳肴。

慕之桃试探的开口。

“好吃吗?”

她心里没底,从这段时间的相处来看,季晏清是个很讲究饮食搭配规律的人。

她没见过他吃零食,喂他这口蛋糕心里也是没底的,不敢确定他会不会吃。

季晏清深邃的目光流连在慕之桃精致小巧的脸庞,眼神狂热深情。

低沉性感的声音响起。

“好吃!”

说完,趁慕之桃还没反应过来,贴近她的小脸蛋。

轻轻的吻上她的唇角,舔掉了残留的奶油。

快速利落,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眼角上扬看向她。

慕之桃感觉脸上—阵热,有些无所适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