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23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冷宫皇后升职记

冷宫皇后升职记

红翡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越,陆羽洛成为冷宫里的女人,日子虽然过的清贫,可没有女人间的战争,她也乐得清闲。无聊之时,她便偷偷溜出冷宫看热闹,某天皇帝寂无缺再次纳妃之时,她坐等看好戏,一个是当今一品大将最宠爱的女儿,另外一个是流国的矜贵公主,无论陆羽洛宿如何选择都将得罪另一方,正当她幸灾乐祸之时却不想她成为了那个侍寝之人……

主角:陆羽洛,寂无缺   更新:2022-11-29 12: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羽洛,寂无缺的女频言情小说《冷宫皇后升职记》,由网络作家“红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陆羽洛成为冷宫里的女人,日子虽然过的清贫,可没有女人间的战争,她也乐得清闲。无聊之时,她便偷偷溜出冷宫看热闹,某天皇帝寂无缺再次纳妃之时,她坐等看好戏,一个是当今一品大将最宠爱的女儿,另外一个是流国的矜贵公主,无论陆羽洛宿如何选择都将得罪另一方,正当她幸灾乐祸之时却不想她成为了那个侍寝之人……

《冷宫皇后升职记》精彩片段

夜,寂冷无声。

一名粉色娇瘦的身影偷偷摸摸的来到黎霞宫的房顶上,环视了一圈之后,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今天是皇帝纳妃的日子,而且是同时纳两名妃子。

一位是当今一品大将最宠爱的女儿白慕瑶瑶妃,另一位流国公主流芷兰兰妃。

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盯着皇上的一举一动,想要看看皇上今晚到底先去哪一边洞房。

无论皇上今晚先去哪一边,都必将得罪另一头。

今天她可是和银霜打了赌的,皇上必定先来这黎霞宫的瑶妃的住处,毕竟,边关重地还要靠人家爹镇守呢。

至于那流国公主,流国离这十万八千里,等消息传过去,黄花菜早凉了,流国也不至于为了这么点小事来挑起两国纷争。

银霜的十两银子她是赢定了。

陆羽洛老神在在的从怀里掏出一包自制的爆米花,一壶刚酿好的荷花酒,一切准备就绪,这才掀开房顶的一片瓦铄。

刚一掀开,里面就传来了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

“讨厌……”

这声音瞬间惊的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运气也太好了,竟然随随便便就撞上了皇上的洞房花烛夜。

陆羽洛往嘴里塞了几个爆米花,偷偷摸摸的往底下房间里面瞄了一眼,却只看到宽大的床榻上一身赘肉的中年大叔,再往上看去,那长相,实在不敢恭维。

陆羽洛有些倒胃口,嘴里的爆米花忽然就不香了,这就是皇上?

长的也太丑了吧?

陆羽洛原本兴致勃勃地眸子瞬间暗淡了下来,算了还是不看了,她怕回去以后长针眼。

正想起身离开,底下已经传来了结束的声音,陆羽洛目瞪口呆,这就结束了?

一分钟?

陆羽洛忽然有些同情后宫中的那些女人了,真是太难为她们了!

同时万分庆幸,还好自己早早就被打入冷宫了,否则,让自己整天等着这么一个中年大叔的临幸,她非得一头撞死不可。

此地不可久留,还是赶紧撤为好,将爆米花又揣进了怀里,正准备收酒的时候,耳旁忽然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陆羽洛吓了一跳,立刻转身捂住了来人的嘴巴,压低声音道,“虚!小声点!”

“下面可是皇上在洞房花烛呢,被发现就完蛋了!”

陆羽洛狠狠瞪了一眼来人,同时用下巴示意了一下那洞口底下的房间,这要是被发现了,说不定直接就当刺客抓了起来。

男子眉头微皱,皇上?洞房花烛夜?

他不是正好好的站在这里呢吗?何时洞房了?

这女子又是什么人?

狭长幽冷的眸子在夜色中静静的打量着陆羽洛。

只是夜色漆黑如墨,看不清这女子的容貌,倒是那双明亮的星眸在夜色中泛着闪耀的光泽,微风轻拂,一阵淡淡的清香拂过他的鼻尖,味道竟然出奇的好闻。

“讨厌……”女子酥酥麻麻的声音猝不及防的传入两人的耳中。

陆羽洛听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没想到这个瑶妃某方面的功夫还是挺有一套的。


转过头,却对上了一双沉静如墨的黑眸,借着脚底下房间透出的微弱灯光,她只能依稀看到这位男子简单的轮廓。

陆羽洛有些尴尬的放下了手,轻咳了几声问道,“你也是来偷看的?”

寂无缺皱眉,他可没这种特殊的嗜好,不过他也不想开口解释。

没说话?这是默认了?

也对,能三更半夜爬上屋顶的男人除了偷看男女之间的那点事之外还能干啥?

等等,这样的人不正是她小黄书的精准客户吗?

想到这,陆羽洛两眼放光,贼兮兮向他靠了过来,压低声音说道:“我这里有绝版的春宫图!绝对比现场直播要好看,只要十两银子,绝对超值!”

这本春宫图可是她的得意之作,根据二十一世纪那些岛国电影里面的经典动作画出来的,在穿越过来的大半年里,全靠卖小黄书才赚了一些银两维持住了冷宫的生活。

春宫图?

寂无缺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在他的后宫里,会有人把春宫图明目张胆的卖到他的头上来。

“怎么样?十两银子超级划算,而且,没有任何风险,你看你每天夜里这样爬人家的屋顶也挺不道德的是吧?”陆羽洛意有所指,全然不觉得自己才是那个爬人家屋顶不道德的人。

寂无缺紧绷着一张寒意森森的俊脸,试图看清对面的身影,这女子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深邃的黑眸探究的打量着对面的身影,夜色浓重,他只能依稀看到这名女子简单的轮廓以及那双熠熠闪耀的星眸。

看着那双期待的眼睛,他忽然来了兴致,“可以,不过,我没带银子。”

“没带银子?”陆羽洛的脸瞬间冷了下来,没银子还让她在这里说半天,这不是逗她呢吗?

“你看这块玉佩如何?”寂无缺鬼使神差的将自己的随身玉佩拿了出来。

陆羽洛接过玉佩,温润的触感立刻从手心传来,虽然夜色漆黑,看不到玉佩的成色,但是光从这入手的温润手感就知道,这块玉佩一定价值不菲。

赚大了!

陆羽洛生怕男子下一秒就反悔似的,立刻将玉佩揣进怀里,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瞬间觉得对面的黑影顺眼多了。

将怀里掏出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