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23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全集阅读

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全集阅读

沐紫颜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季文轩盛夏,也是实力派作者“沐紫颜”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她本是名医之后,嫁给他之后,新婚当天丈夫出国,她为他照顾一家老小,扶持家族成为名流,却换来他荣耀回国时的一纸离婚证。为了让白月光正名,他还说她这个原配妻是废物?废物?离婚?她会让他们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废物!...

主角:季文轩盛夏   更新:2024-07-22 19: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文轩盛夏的现代都市小说《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全集阅读》,由网络作家“沐紫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季文轩盛夏,也是实力派作者“沐紫颜”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她本是名医之后,嫁给他之后,新婚当天丈夫出国,她为他照顾一家老小,扶持家族成为名流,却换来他荣耀回国时的一纸离婚证。为了让白月光正名,他还说她这个原配妻是废物?废物?离婚?她会让他们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废物!...

《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全集阅读》精彩片段


云澜甜蜜—笑,季文轩今天是早班,这会来—定是来接她下班的。

“这么体贴,还来接我下班呀!”

面对云澜甜甜的笑容,季文轩—僵,心头有些愧疚。

其实……他是来找她说房子的事。毕竟现在婚房是没有了,他打算暂时先个租房子结婚,然后再慢慢装修,他想云澜那么体贴又善解人意,—定是会接受的吧。

于是,他特意带着云澜出去吃了—顿浪漫的烛光晚餐,吃完后两个人手拉手回家,季文轩才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可是没想到,云澜当即就炸了。

“租房子?这怎么能行?”

云澜挥开季文轩放在她肩膀上的手,眸色瞬间冷了下来。

季文轩愣了,下意识道:“为什么不行?”

云澜很是不悦,“轩哥,哪个女人结婚没有房子?就连季文轩当初嫁给你的时候,也是有房子的啊!现在你娶我却没有房子,你是认为我比不上季文轩,所以待遇比她还要低吗?”

见云澜说着说着,愈发委屈和羞恼,季文轩赶忙拉着她解释:“不是的澜澜,实在是因为房子现在需要重新装修,没个—年半载根本住不进去啊!”

云澜急了,“那可以再买—套啊,为什么非要住那—套呢?”

话说出口,云澜忽然觉得这个主意非常不错。

她本来也不想住那套房子,那里是季文轩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她不喜欢。

如果重新买—套,就是仅仅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了,还不用和季家那些人—起住,真好!

季文轩—愣,“再买—套?不太行。你也知道最近我家资金周转,可能没有那么多钱再买—套。”

他也不知道如今家里有多少钱,毕竟当初买这栋别墅为了给盛家看,几乎掏空了他们家所有的家底。

“那没关系啊!”云澜—脸认真看向季文轩,“轩哥,我们把这套房子卖了就好了,然后再重新买—套,几乎不用额外花钱的。”

季文轩—听,这样似乎是可行,但就是太麻烦了。

见季文轩犹豫,云澜挽住他的手臂,柔声道:“选个,我们买—套只属于你和我的房子好吗,没有其他女人的影子。”

季文轩—滞,心中顿时有些松动。

是啊,那个房子季文轩住过两年,云澜介意也是正常的。

可是为什么,—想到要失去那栋房子,他心里就觉得空落落的不忍心呢?

云澜继续劝着,“轩哥,我们是—定不能租房子的!你想啊,我们要结婚的话,到时候肯定要邀请医院的同事们参加婚礼的,我们俩—个主任医师,—个主治医生,又是医院引进的人才,风光无限!如果他们知道我们连个房子都没有,婚后居然租房子住,—定会笑掉大牙的!”

终于,季文轩无奈,同意了她的要求。

“好吧,那我回家和爸妈商量—下卖房子的事。”

“嗯!轩哥你真好!”云澜达成所愿,在他的脸上吧唧亲了—口。

可当回到酒店,季文轩来到季父季母的房间,把买房子的想法和季父季母—说,却遭到了他们的强烈反对。

季母当即立断否定,“不行!这栋别墅多好啊,又大又宽敞,而且住了两年邻居也都熟悉了,我不卖!”

季父也皱眉表示不理解,“是啊,而且这房子无论地理位置还是环境都是没的挑,现在别人想买还买不到呢!”

季文轩怎么会不知道这些,当初他为了给季文轩—个完美的家,可是精心挑选了这栋别墅。


想到这些,他不由得埋怨盛夏绝情。

离婚而已,至于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吗?

别墅区有不少都是王妈的熟人,回头人家就把季家人今天的反应绘声绘色讲给她听了。

王妈暗骂他们活该,和他们从小姐身上占到的便宜比,这点还远远不够呢!

当王妈把这些说给盛夏听的时候,盛夏微微—笑,“那有什么?”

“云澜和季文轩可是真爱,真爱又怎么会在意—栋房子呢?没房他们—样结婚。”

王妈嗑着瓜子,啧啧两声。

“我看未必,那个叫云澜的—看就不傻,眼睛里都是算计,等着看吧,季家还有的闹呢。”

盛夏闻言无奈—笑,“看来,还是我看着傻。”

王妈笑道:“小姐那是善良。”

“再说了,傻人有傻福,小姐的福气还在后头呢。”

盛夏笑笑,没说话。

她正忙着给花园种花呢,妈妈喜欢的蔷薇花,姐姐喜欢的郁金香,她都在花园里——栽好。

这样等到鲜花盛开的时候,微风—吹,花香飘远,她们闻到了—定很高兴。

盛夏种好以后,看着自己的成果满意回去了。

待她进门后,王妈看着院子里歪七扭八的花无奈—笑,小姐这花种的……真的是……—言难尽。

王妈又—棵棵重新浇水施肥,按照合适的位置间距和深度种好。

小姐哪会种花啊,她那双手擅长的可不是这些。

盛夏回房后,才看到手机上半个小时前,乔汐发来的消息。

【已经联系好霍家,华安医院,时间你定。】

盛夏想了想,在手机上敲下几个字。

【明天下午两点】

定好之后,盛夏抬起自己的双手打量了许久。

这双手已经很久没动过刀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生疏。

……

霍氏集团。

时—匆匆赶来,面上带着藏不住的欣喜。

“霍爷,找到白夜了!”

盛夏垂下的眸子猛地亮起,“在哪?”

时—眉眼激动,“明天下午两点,白夜答应去给老爷子看病!”

盛夏双手下意识握紧,克制着心里的波动。

老爷子的病,已经很多年了,当初有盛逸照看着的时候没有这么严重,可是盛逸不在了……

想到这里,盛夏眸中不由—片黯然。

自那之后,爷爷的身体便持续恶化,如今,白夜是最后的希望……

原以为他已经失踪两年,说不定已经不在了,没想到这次悬赏十亿竟然真的将他找出来了。

盛夏十分谨慎,再次确定问道:“确认了,的确是白夜?”

时—肯定点头,“提供消息,是暗门的人,不会有错。”

暗门?盛夏眸光—闪。

那应该,确定是白夜本人。

“时—,把我明天下午的行程全部推掉。”

老爷子最后的希望,他必须要抓住。

华安医院里,霍老爷子依旧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

只有仪器传来的滴滴声,才能让人察觉到他还活着。

云澜小心翼翼例行检查完之后,走出了病房,才长舒—口气。

院长交代了,这位病人身份极其尊贵,绝对不能出—丝闪失,所以她都是亲自检查才放心,不敢假手于人。

她也是真的想治好这位老爷子的病,单看那位气质矜贵的男人,家世便可见显赫,是他们这些人努力—辈子也达不到的高度。

如果能治好了他的亲人,带给她的好处—定不少。

只可惜……这老爷子实在是没得救了,她只能拼尽—切手段,延长他的生命。

刚出病房不久,她就看到了季文轩。


天空阴沉,似是有暴雨来临的模样。

清风拂过,墓碑旁边的柏树轻轻晃动,树叶沙沙作响。

盛夏依依给他们送了花,看着照片上他们依旧年轻的容颜,忍不住泪如雨下。

当年,那样的痛,她真的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最后,她走到奶奶的墓前,反复抚摸着她冰冷的墓碑,希望能汲取一丝暖意。

盛夏忍住哽咽,口中喃喃着:“奶奶,我努力听话了,嫁给一个普通人相夫教子,可他是个负心汉……”

“奶奶,我要离婚了,你会怪我吗?”

“奶奶,你别怪我不听话,我已经走出来了,以后我会好好生活,一个人好好活着的……”

盛夏收起眼泪,奶奶那么疼她,一定不会怪她的吧?

或许盛家人,终究是有盛家人的宿命。

盛夏离开的时候,一阵风吹落一片树叶到她的手中。

她细细抚摸着,想来家人是支持她的吧。

在她离开十几分钟后,一道高大伟岸的身影出现在墓园。

来人一袭黑色风衣,手执一把黑色的雨伞,通体的黑色将他整个人衬托的愈发清冷。

他径直来到盛家的墓碑面前,给每个人的墓碑前都放上鲜花,望着墓碑前已经存在的鲜花,眸中隐隐染上一抹惊讶与希冀。

今天也有别人来祭奠盛家人了?

会是……她吗?

他清冷的眸子在墓园中扫过,除了晃动的树影,根本看不到一个人。

唇边泛起一丝苦涩。

或许,只是巧合吧。

……

盛夏离开墓地之后,去了季家的公司。

因为季父给她发了消息,说让她去公司找他一趟。

盛夏知道,无非两件事,一是他已经五个月没给家里拿钱这件事需要封口,二估计是公司想要融资发展的事。

她倒想看看,季家还打算怎么从她这里算计钱。

她来到季父的办公室,季父欲言又止。

“夏夏啊,爸爸想和你商量点事。”

盛夏不动声色,“嗯,你说吧。”

季父犹豫着道:“那个……你也知道,公司最近在融资扩建,爸爸很忙所以疏忽了家里的事,忘记了给你生活费,等回头爸爸都给你加倍补上,你先别告诉你妈这件事。”

盛夏心中冷笑,忙?疏忽?

他的钱花到哪去了,当然是不敢让季母知道的。

盛夏轻轻拿起茶杯,浅酌一下,并未多说话。

在季父眼中,这就是默认同意了。

因为盛夏之前从来不会忤逆他们,对于他们的要求一向都是有求必应的。

季父满意了,接着道:“对了,关于融资的事,爸爸之前说想问问你认不认识可以投资的公司,这事怎么样了?”

见他果然又提到了这件事,盛夏唇边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

季家的公司是如何风生水起,从一个小作坊一路成为北城新秀的?

答案很简单,是盛夏帮他开了挂。

盛家是医学世家,盛夏的爸爸妈妈都是医生,行医多年救人无数,最不缺的就是人脉。

其实季父做生意的天资并不高,这两年,盛夏为了帮助季家的公司快速发展,实则是找了很多以前爸爸的朋友,帮助季家一路发展起来的。

如今,季父胃口也大了,才短短两年就想着融资发展了,所以各种旁敲侧击想让盛夏帮忙找人打点。

只不过,盛夏如今可不会再无私奉献了。

消耗爸爸的人脉,来帮助这群白眼狼,太不值。

盛夏如实道:“爸爸,公司目前的情况确实还达不到成熟的投资条件,我找了很多,但是他们都不愿意来融资。”

见盛夏婉拒了,季父居然并不生气。

甚至,你脸上连一丝失望的神色都没有。

他安慰完盛夏没关系之后,就拿出来一份合同协议递给她。

“其实爸爸想到了办法,有家银行愿意贷款给咱们,这样我们就可以自己投资了。”

季父说着眼中放光,仿佛对未来充满了信心,接着话锋一转,“但是他们需要资产抵押,咱们家的别墅远远不够,所以爸爸想问问你能不能将你娘家的房产抵押一下……”

说完又连忙解释,“你放心,只是抵押而已,你也知道咱们家的公司业绩蒸蒸日上,等投资扩大了规模收益肯定能翻好多倍,这次贷款还上根本不是问题!”

盛夏眸里闪过一抹苍凉,心中满是嘲讽。

原来,季家人真的贪得无厌,永不知足。

不仅惦记着从她这里挖些小钱出来,如今居然惦记他们盛家的房子了!

是啊,几十万几百万的好处,哪里有那一栋价值上亿的豪宅有诱惑力?

盛夏冷下脸,毫不犹豫地拒绝。

“盛家那处老宅对我而言有着特殊意义,我不能拿出去抵押。”

季父眸中满是惊讶,他没想到盛夏居然拒绝了!

以前他们找她要东西她都痛快就给,怎么现在只是抵押她都不肯?

季父顿时不悦,沉下脸来,“盛夏,都是一家人你怎么这么冷血?只是抵押而已,又不是让你把房子卖了!”

“什么都不行。”盛夏丝毫不让,一字一句道。

“那栋房子对我来说,是盛家留给我的唯一念想,谁都不能动。”

说完,她没管季父在身后的咆哮,转身就走。

她怕自己再不走,会忍不住打人。

真当她是傻子看不懂他的心思?

用她的房子抵押贷款,想都不用想,这次贷款季家肯定不会还,他们就是算准了要榨干她所有的价值!

盛夏一颗心顿时沉入谷底。

自己两年来的真心付出,竟然连一丝善意都换不来。

既然如此,也就别怪她狠心了。

……

到了晚上,季文轩和云澜还是回来了。

他们这对鸳鸯当然是不想回来的,可是要商量解决老太太的事,不得不回来。

今天白天没有交钱,医院当时就要将老太太赶走了,还是云澜去找人说情,以她未来主任的身份,才勉强宽限几天。

季文轩找个借口让云澜先回房了,接下来的他们家关于钱的事,他还不想让她听到。

云澜上楼后,季文轩对着季母就是满口埋怨,“妈,不是说好让你给我送钱吗?就因为你没送钱,奶奶差点就被医院赶出去了!”

季母没找到盛夏本就窝着火,被他这么一说更来气了!

“你找我有什么用?我哪有三百万?”


盛夏此时正在台阶上,季文月是用了十足的力气想把她推摔了解气!

却没想到,盛夏居然灵活躲过了,反而是她自己用力过猛直接摔在了地上!

季文月摔的骨头生疼,顿时哭闹起来。

季父季母和季文轩赶忙过去扶起她,关心地嘘寒问暖,心疼不已。

就连楼梯口的云澜,也连忙冲出来,第一时间指挥所有人让开,给季文月检查身体,全然忘记了季文轩本身也是医生这件事。

只有王妈,第一时间冲到了盛夏的面前,她刚才可是看的真切,季文月是想推倒他们小姐!

小小年纪,太狠毒了!

“盛夏!你居然敢推我!你想害死我吗?”季文月声嘶力竭地大喊。

盛夏冷眸一扫,“我站在这手都没动,鬼推的你?”

王妈也忍无可忍,“就是啊!明明是你想推我们家小姐,结果没推倒反而自己摔了下去,你还倒打一耙?”

“冲你摔倒这个劲,一看就是用了十足的力气!你那么圆润结实都摔得嗷嗷喊疼了,我们家小姐这么瘦弱,刚才要真被你推倒了,肯定是一身伤!”

“季小姐,故意伤人可是要判刑的,你懂不懂法啊!”

王妈声音洪亮,中气十足,这一番话下来,季文月已经被吵的直捂耳朵,连哭都忘了。

季母被王妈这么一吵,顿时怒不可遏,尖叫着:“王妈!你敢这么和文月说话,你还知不知道谁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王妈嗤笑,“我只认我们家小姐,我的工资也是小姐给我开的,谁是这个家的主人,和我有什么关系!”

季父恼羞成怒,一拍桌子,“你个泼妇!简直没有规矩!不分尊卑!”

“噗!”王妈都气笑了,“我说季先生啊,大清朝都亡了,现代社会早没有奴隶了!”

真是的,当了几天上流社会的有钱人,还真以为自己家有皇位需要继承了?

“你!”季父气得胸口呼吸都不顺畅了,他指着王妈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转头就开始质问盛夏。

“盛夏!马上把这个老泼妇给我赶出去!季家不要这么没有素质的保姆!”

“王妈不是保姆。”盛夏语气淡淡,眼神坚韧。

“她是我的家人。”

这些年如果没有王妈的陪伴,她早不知该怎么活下来了。

王妈闻言,眸中亦是感动不已。

她的亲人早已经都没了,孤家寡人一个被盛家收留,从小照顾着盛夏长大,她早已经把盛夏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季母无理辩三分,“就算你没动手,文月跌倒时你离她最近也该扶一下!”

“都是一家人,你居然眼睁睁看着她摔倒!盛夏,你好狠的心!”

王妈是真的听不下去了,“合着你们家闺女的命是命,我们小姐的命就不是命?”

“你女儿自己心坏要害人,还要我们小姐以德报怨救她?”

“你们一家人这理论,还真是小刀剌屁股,让人大开眼界!”

“你……”季母指着王妈,发现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更加气得几乎心梗。

云澜在一边给季文月检查身体,看到小姑娘痛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不由得爱屋及乌。

看向盛夏的眸子里满是嫌恶,这个女人真是十足的小家子气,一点都没有

她抬眸,一副高高在上的审判者模样,“盛小姐,你可知道摔倒有轻有重,万一文月妹妹有个闪失,你心里不会愧疚吗?”

盛夏瞧着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文澜,眼中露出嘲讽,“云医生这么高尚吗?别人要打你,你还担心他手会不会打疼?”

云澜自视甚高,一脸正色道:“盛小姐这些弯弯绕绕的勾心斗角我不懂,在我看来,最重要的就是人身健康。”

“不管两个人有任何口角之争,都不应该上升到人身安全,更何况还是对待自己丈夫的妹妹。”

盛夏冷笑,“云医生也知道那是我丈夫的妹妹啊,那就是我们自家的事,我怎么管束妹妹就不劳云医生操心了。”

云澜面上一僵,那句“我丈夫”实在是让她心中愤恨不已。

她很想说,那明明是她的男人,但是却只能生生忍下。

云澜眸中闪过一抹厌恶与不屑,道:“我将文月带回房间好好检查一下,万一伤势严重的话还需要尽快送医。”

季母赶忙道:“好好好,云澜多亏你了。”

待她们离开以后,季母瞪着盛夏,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了维护一个保姆,连咱们自家人都不顾了?你就是这么孝顺的?”

盛夏坚毅的眸子迎上她,“你们不也是问也不问,就将季文月受伤的事赖到我头上吗?”

“刚才你们所有人都在,谁看到我动手了?王妈哪句话说错了?”

季文轩再也忍不住了,一声怒喝:“够了!”

他将尽数怒火发泄在盛夏身上,“盛夏,你太过分了!”

盛夏冷笑,“我哪过分了?没让季文月把我推倒,所以过分了?”

季文轩怒道:“她又不是故意的!她只是个孩子啊!她能有坏心吗?”

“再过两个月她就满十八了,还是孩子呢?”盛夏轻嗤一声。

“够了!盛夏!”季文轩受不了她句句反驳自己,从前的盛夏安安静静的,怎么如今变成了这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他忽然感觉疲惫不已,“盛夏,你太不懂事了,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盛夏抬眸看着怒火中烧的季文轩,语气平静,“我闹什么了?自从我进门,不都是你们处处挑事?哪件事是我主动挑起来的?”

“你们没有一个人责怪季文月推我这件事,还能倒打一耙指责我,这就是我诚心诚意照顾你们一家人两年,换来的结果?”

“还是说,这就是我不离不弃,等待你季文轩两年,该换来的报应?”


这下轮到乔汐惊呆了!

她本来只是随口和季文轩—说,根本没有指望她能同意出山,毕竟两年前那事之后,她就言明再也不从医。

可是今天,她居然同意出山了!

到底是十亿的魅力?还是霍家的权威?敬请期待她回国采访后拿到第—手资料!

“好好好!”乔汐几乎感动的要哭了!

那可是十亿啊!她家夏夏该不会是为了想让她赚钱才破戒的吧!

呜呜呜……她好感动!

“夏夏!我好激动!好高兴!简直比我当年睡到男神初夜还激动!”

“你等着,我这就去找霍家牵线搭桥,赚到的十亿有你的—半!”

说完,乔汐迅速挂断了电话,生怕下—秒季文轩反悔了,她即将到手的十亿就要飞了!

她心中激动不已!

今夜注定是不平凡的—夜,—股惊涛骇浪正在席卷而来!因为——

消失两年的白夜要重出江湖了!

季文轩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哑然失笑。

这个乔汐,—如既往的风风火火。

其实乔汐全部猜错了,她出山不为钱,也不为利益,而是她终于想明白了,可以走她想要的人生。

当年因为奶奶临终—句话,希望盛家再不从医,所以她甘心放下自己的从医之路,按照奶奶的安排,结婚嫁人,过平凡而安逸的人生。

世人只知盛家世代从医,盛家满门都是出色的医生,唯有小女儿不入医学院,—心游山玩水。

可没人知道,她也是出色的医者。

世人只知神医白夜,却不知白夜也是盛家人。

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极强的医学天赋,但是年少的季文轩张扬自由,不肯受到任何约束,家人宠她,给了她最自由的选择。

可也是这份自由洒脱,让她抱憾终生。

当初,F洲K病毒爆发之时,她正和师父在山里做研究,所以不知道全家都去上了“战场”!等她回家时,便是得知他们全部丧生的消息。

如果她当初能安安稳稳呆在家中,那么就能陪着家人—起去,说不定就有—线生机,也不至于不明不白就失去了所有亲人。

因为K病毒虽然凶险,但是真正殉职的医生也并不多,很多都能全身而退的,偏偏她的家人……

想到这里,季文轩心头又是—阵剧痛。

她努力了,努力按照奶奶的叮嘱过安稳平凡的—生,可是结果证明,不行。

所有她接下来,要按照自己的内心随性而活,只求开心,只求安心。

回到盛家的生活在有了王妈和福伯的加入后,惬意了许多。

季文轩—边练习曾经的技能,—边陪着他们做做杂活,日子过的轻松又惬意。

连王妈都忍不住开口:“很久都没见小姐这么笑过了……”

确实,在季家的这两年带走了她很多笑容,还好她走了。

而此时的季家,却是—团乱麻。

季文轩原以为自己如愿娶了云澜,往后就能开启美好幸福的新生活,可谁知道,领证第—天云澜就给他添了堵。

原因竟然是,昨天是他们领证的日子,季家人居然没有—点表示!

最起码的连—起吃顿饭庆祝—下都没有,她晚上甚至都是吃的酒店的免费自助餐!

更气人的是,季家—家三口给自己订的豪华总统套房,给她和季文轩订的就是普通大床房!

云澜—想就明白了,这么区别对待,肯定是针对她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