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23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文集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

完整文集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

沐紫颜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沐紫颜”的创作能力,可以将盛夏霍廷骁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内容介绍:她本是名医之后,嫁给他之后,新婚当天丈夫出国,她为他照顾一家老小,扶持家族成为名流,却换来他荣耀回国时的一纸离婚证。为了让白月光正名,他还说她这个原配妻是废物?废物?离婚?她会让他们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废物!...

主角:盛夏霍廷骁   更新:2024-07-11 04: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夏霍廷骁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文集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由网络作家“沐紫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沐紫颜”的创作能力,可以将盛夏霍廷骁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内容介绍:她本是名医之后,嫁给他之后,新婚当天丈夫出国,她为他照顾一家老小,扶持家族成为名流,却换来他荣耀回国时的一纸离婚证。为了让白月光正名,他还说她这个原配妻是废物?废物?离婚?她会让他们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废物!...

《完整文集离婚后,我成了前妻高攀不起的神》精彩片段


季文轩皱眉:“没有钱,你们为什么让奶奶去住那么贵的VIP病房?”

大孝子季父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你这叫什么话?”

“让你奶奶住VIP病房当然是为了她的身体考虑啊,她那么大年纪了,当然需要好好养护啊!难为你奶奶从小那么疼你,你竟然这么没有孝心!”

季文轩:“……”谁没有孝心?

可是钱呢?钱呢?

季文轩耐心科普,“其实VIP病房和普通病房的医疗待遇都是一样的,只是VIP病房居住条件和病人的体验好一点而已,对于治病差别不大的。”

季父听的似懂非懂,半晌睁大眼睛定定道:“对啊,那不还是VIP病房更好吗?”

季文轩:“……”

谁不知道VIP好?他不是贵吗!

“好可是要花钱啊!可是我们不是没有那么多钱吗?”

他忽然不懂爸妈的脑回路了,从前他们踏实又艰苦,如今怎么两年不见就变得这么虚荣了?

一旁沙发上玩手机的季文月忽然开口了,“哥,你操心这做什么?盛夏有钱啊!让她给奶奶出不就好了?”

她不屑撇撇嘴,真是的,也不知道他们在吵什么。

季文轩闻言顿时脸色阴沉。

他今天得知他奶奶用了盛夏的钱看病,就感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现在自己的妹妹居然还光明正大让他用女人的钱?

哪个有出息的男人会用女人的钱!

他正要出言反驳季文月,就见盛夏从门外走了进来。

季文月正因为早上的事生气呢,这会儿可算找到了机会,阴阳怪气嘲讽道:“呦!嫂子这么晚才回家,让一家人饿着肚子等你,真好意思啊!”

盛夏的目光在这几人面上一扫,“特意等我一起吃饭?那快吃吧,别饿着了。”

季文月怒道,“吃屁啊吃!你都没做饭,哪里来的饭吃!”

盛夏眸子一抬,“家里保姆是干嘛的?需要让我亲自做饭?”

虽然之前,为了表达心意她也曾亲手下厨过,但也只是偶尔,正常来说一家三餐确实是她照料,但是都是由保姆来做的。

厨房的保姆闻言赶紧出来,解释着:“我已经做好饭了,随时可以开饭的。”

盛夏目光清冷,“听到了吗?家里有饭吃,不用吃屁。”

季文月一噎,一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盛夏居然这么和她说话?以前她不都是事事哄着自己,讨好自己的吗?

她气不过,嘴里嘟囔着:“身为人家的媳妇,这么晚才回家,也不知道出去偷偷做什么了。”

盛夏拧眉。

季母见状走过来打圆场,“文月,怎么和你嫂子说话呢?”季母故作发怒的样子斥责女儿,随后看向盛夏的眼中含上温和的笑意。

她对盛夏同样心有不满,自己给她打了一下午电话她居然敢一个都不接,后面更是直接关机了!

这么不把她这个婆婆放在眼里,两年来,还是第一次。

但是她知道老太太的医药费还指望着盛夏,也不敢和她撕破脸。

“夏夏,你这么晚回来是不是给奶奶去交住院费了?我给你发的信息看到了吧?”

她下午没有打通盛夏的电话,就发了一条消息给她。

盛夏佯装惊讶,“什么信息?我手机没电了,没看到。”

季母收起不悦,耐着性子道:“是你奶奶的医药费,医院通知要交下个季度的费用了。”

“哦。”盛夏淡淡哦了一声,“好像确实快到日子了。”

季母见她态度如往常温和,忙趁机道:“可不是嘛,医院看在云澜的面子上给宽限两天,你明天就去交了吧,别耽误了你奶奶住院看病。”

盛夏闻言挑眉,目光落到一旁不发一言的季文轩。

“文轩不是说,以后奶奶的病不需要我管了吗?”

季文轩一噎,只感觉这话就像在打他的耳光。

季母继续道:“是不需要你经常去照顾了,但是医药费还是得咱们家出,你早点给送去吧,别耽误了你奶奶养病。”

盛夏语气平淡,“妈,我早上就说了,咱家账上没钱了。”

季母没想到盛夏居然又提没钱的事,脸上的笑容顿时装不下去了。

她声音冷厉了几分,想让盛夏知道她已经生气了,“我知道,咱俩现在手头紧,夏夏,这笔钱你先拿出来,回头家里宽裕了再还你,你这么孝顺,总不能让你奶奶看不了病吧?”

盛夏点点头,“可以的。”

季母心中一喜,看来这儿媳妇自己还是能轻松拿捏,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还是夏夏孝顺呢,是我们季家的好儿媳妇。”

正下楼出来的云澜恰好听见这句话,瞬间睁大了眸子,心脏猛的一缩。

盛夏是季家的好儿媳,那她呢?

接着,就听盛夏又道:“奶奶的医药费一共三百万是吧?”

季母连连点头,“对对。”

盛夏:“那加上之前奶奶住院的费用一千两百万,一共就是一千五百万,都算是家里和我借的对吧?”

借?季母猛的一怔。

虽然她的话是这个意思,但是她只是那么说啊,她可没想过要还。

如今这么听着,心里怎么都不舒服,从前盛夏可从没说过什么借和还的。

“夏夏,一家子人,谈什么借不借的?”

盛夏没有接季母的话,而是看向季文轩。

“文轩,你觉得呢?”

她的目光带着审视,季文轩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自己的男性尊严被按在地上摩擦。

他果断摇头,“不用,奶奶的药费我会想办法。”

让他向盛夏低头,他怎么做得到?

况且云澜还在一旁看着呢,他的余光已经瞥见了楼梯口云澜的身影。

季母闻言瞬间急了,她儿子哪有钱?下午还找她要呢!

但是季文轩态度坚决,她也就没再说什么。

毕竟她和季老太太婆媳关系也不好,对于老太太住什么病房,她还真的不在意。

她唯一在意的是,老太太住在医院,千万别回家。

可即便如此,她心里对盛夏的怨恨又加重了几分。

季文月因为学费的事还在生气,此刻也跟着对盛夏冷嘲热讽起来,

“嫂子,你不是最孝顺了吗?怎么如今竟然眼睁睁看着奶奶被赶出医院呢?”

盛夏冷眸扫向她,“你听不懂话吗?是你哥说不用我出钱。”

季文月吊着眼角眉梢,轻声道:“我看你就是不想给,不然哥哥说不用你也会主动给的。哼!真是虚伪!”

盛夏呵呵一笑,“是啊你不虚伪,这些年你给你奶奶做什么了?连医院你都没进过一次吧!”

季文月恼羞成怒,“我还在上学呢,我又没有钱我能做什么!”

盛夏淡淡道:“既然知道自己还在靠别人养着,就别说风凉话。”

季文月怒气冲冲看着盛夏,也不知道是真关心她奶奶,还是生气盛夏有了脾气,不能再任由他们家拿捏。

她怒气冲冲,上前推了盛夏一把,“盛夏!你不给奶奶交住院费,是想害死她吗?”


云澜甜蜜—笑,季文轩今天是早班,这会来—定是来接她下班的。

“这么体贴,还来接我下班呀!”

面对云澜甜甜的笑容,季文轩—僵,心头有些愧疚。

其实……他是来找她说房子的事。毕竟现在婚房是没有了,他打算暂时先个租房子结婚,然后再慢慢装修,他想云澜那么体贴又善解人意,—定是会接受的吧。

于是,他特意带着云澜出去吃了—顿浪漫的烛光晚餐,吃完后两个人手拉手回家,季文轩才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可是没想到,云澜当即就炸了。

“租房子?这怎么能行?”

云澜挥开季文轩放在她肩膀上的手,眸色瞬间冷了下来。

季文轩愣了,下意识道:“为什么不行?”

云澜很是不悦,“轩哥,哪个女人结婚没有房子?就连盛夏当初嫁给你的时候,也是有房子的啊!现在你娶我却没有房子,你是认为我比不上盛夏,所以待遇比她还要低吗?”

见云澜说着说着,愈发委屈和羞恼,季文轩赶忙拉着她解释:“不是的澜澜,实在是因为房子现在需要重新装修,没个—年半载根本住不进去啊!”

云澜急了,“那可以再买—套啊,为什么非要住那—套呢?”

话说出口,云澜忽然觉得这个主意非常不错。

她本来也不想住那套房子,那里是盛夏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她不喜欢。

如果重新买—套,就是仅仅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了,还不用和季家那些人—起住,真好!

季文轩—愣,“再买—套?不太行。你也知道最近我家资金周转,可能没有那么多钱再买—套。”

他也不知道如今家里有多少钱,毕竟当初买这栋别墅为了给盛家看,几乎掏空了他们家所有的家底。

“那没关系啊!”云澜—脸认真看向季文轩,“轩哥,我们把这套房子卖了就好了,然后再重新买—套,几乎不用额外花钱的。”

季文轩—听,这样似乎是可行,但就是太麻烦了。

见季文轩犹豫,云澜挽住他的手臂,柔声道:“选个,我们买—套只属于你和我的房子好吗,没有其他女人的影子。”

季文轩—滞,心中顿时有些松动。

是啊,那个房子盛夏住过两年,云澜介意也是正常的。

可是为什么,—想到要失去那栋房子,他心里就觉得空落落的不忍心呢?

云澜继续劝着,“轩哥,我们是—定不能租房子的!你想啊,我们要结婚的话,到时候肯定要邀请医院的同事们参加婚礼的,我们俩—个主任医师,—个主治医生,又是医院引进的人才,风光无限!如果他们知道我们连个房子都没有,婚后居然租房子住,—定会笑掉大牙的!”

终于,季文轩无奈,同意了她的要求。

“好吧,那我回家和爸妈商量—下卖房子的事。”

“嗯!轩哥你真好!”云澜达成所愿,在他的脸上吧唧亲了—口。

可当回到酒店,季文轩来到季父季母的房间,把买房子的想法和季父季母—说,却遭到了他们的强烈反对。

季母当即立断否定,“不行!这栋别墅多好啊,又大又宽敞,而且住了两年邻居也都熟悉了,我不卖!”

季父也皱眉表示不理解,“是啊,而且这房子无论地理位置还是环境都是没的挑,现在别人想买还买不到呢!”

季文轩怎么会不知道这些,当初他为了给盛夏—个完美的家,可是精心挑选了这栋别墅。


季文轩闻言面露为难地看向季父,季父顿时便懂了她的意思。

他已经快五个月没给家里拿过钱了,这事只有季文轩知道,而且替他瞒了下来,家里衣食住行照旧没有短缺。

可是她现在看着自己,是不想自己拿钱呢?还是想让自己拿钱?

她都自己管了五个月了,这会关键时刻怎么掉链子了?

季父没有说话,只是面上的表情冷了几分,以往季文轩看到他不高兴了,都会识大体圆过去,这次肯定也会的。

季文轩一眼就看出这老头子又想当缩头乌龟,可惜她不会再给他们脸了。

她面露几分尴尬之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站起身来走到季文月身边。

季父季母松一口气,果然,季文轩是一定会全他们这个面子的。

季母也心知肚明,季家账上有什么钱?季父交到家里钱之前,都被她和季文月搜刮过了,剩下的一共也没多少。

只是给了,面子上说出去好听罢了。

然而他们一口气都没松完,忽然听到季文月一声惊呼。

“什么?没钱交?你让我怎么和老师说?”

季父季母连同季文轩,顿时大惊失色!

云澜眉头也猛的蹙起,季家住着别墅,吃的用的都是顶好的,怎么会没钱给孩子交学费?

季母脸色一沉,呵斥着:“文月!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季文月也生气,怒瞪着季文轩对季母道:“妈!嫂子说咱家没钱了,让我和老师说缓两天再交学费!”

“那怎么行呢?说出去老师同学得怎么看我?我还能在学校抬得起头吗?”

贵族学校的同学家里都是非富即贵,哪里听说过谁交不起学费的?她如果这么说了,一定会成为全校的笑柄!

一想到以后被同学嘲笑是交不起学费的穷鬼,季文月就气不打一处来!

季母目光怔愣看着季文轩,她嫁进来两年了,这还是季母第一次听她说没钱了。

她怎么会没钱了?当时盛家所有的钱都给了她啊!

季母顿时面露不悦,冷声问季文轩:“怎么回事?什么叫没钱了?”

这事已经当着云澜的面说出来了,想遮掩也遮掩不过去了。

季文轩面露无奈叹息,“当着云医生的面,本是不好说这样的话的,但是最近公司需要资金周转,家里账上确实是不够了,妈你要不信可以和我来看……”

“我不看!”季母哪里会看那个烂账,不看她都知道肯定没有!

季父闻言确实明白了,季文轩是给他和他们季家留着面子呢,是他这个傻女儿听不出好赖,非要将这话说出来丢人!

她只要别当场说出来,去学校随便说忘了,或者干脆就请假不去了,等云澜走了在私下里和季文轩好好说不就行了?季文轩好东西那么多,随便卖点什么就够她的学费了!

可这傻丫头……

季父气不打一处来,还有他这个媳妇也是傻的,还方面问季文轩,这下季文轩想遮掩都遮不住了!再说下去,只怕就要把他五个月没往家里拿钱的事捅出来了!

于是,季父赶忙出声道:“好了,多大的事,也至于你们掰扯半天?”

季文轩听着这些话也觉得面上无光,尤其是在云澜面前,岂不是丢了他的面子?

于是,季父说完他便接着道:“就是说,不就是个学费吗?哥给你拿!”

季文月闻言十分得意,目光挑衅看了季文轩一眼。

那意思好像是说:让你小气不给我,我哥会给我!

季文轩丝毫不生气,只是嘲讽地微扯下唇角。

希望她那好哥哥知道学费是多少后,也会这么大气说给她拿!

季父季母见此松了一口气,尤其是季父,刚才要不是季文轩出声揽了过去,他就得自己硬承下了,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季父暗暗擦汗,同时欣慰不已,看来还是自己的儿子争气啊,他们家的高材生顶梁柱就是不一般!

季母也是与有荣焉,目光瞥到一旁的季文轩眸中含着轻视,妄想通过几个臭钱拿捏他们家?

做梦!他们季家可是有个出息的好儿子!

云澜刚才心中对季家的怀疑,在季文轩说出这句话后,顿时烟消云散。

她就知道,自己爱的男人一定错不了!一定是季文轩管家不利,花钱大手大脚的,还不想给小姑子交学费,才说季家没钱的!

想到这,她心中猛然惊醒,季文轩是不是故意败坏季家的形象,好引起自己对季家的猜忌,进而好让她离开季文轩?

天啊,好深的算计啊!

她差点就上当了!

云澜看向一旁淡定的季文轩,看起来倒是纯真无害的,竟然是这样阴损算计的人!

果然是在家庭里待久了,不求上进,不与社会接触,就只会钻研这些歪心眼!

十足的小家子气!

季文月笑嘻嘻走到季文轩身边,亲昵道:“哥你太好了!不像有些人,小里小气的!”

说着,眼神瞟了眼季文轩,还十分不屑哼了一声。

季文轩眸子淡淡扫向她身上的衣服,“你身上这套Lv套装,是我上周送你的;手里拿的香奈儿包包,是前两天新到的高定款;还有你的鞋子,项链,手镯……”

“你!”季文月恼羞成怒,“谁稀罕你这些破东西!回头我都扔给你!”

季文轩没意见,点点头道:“好,正好前两天给你预定那款爱马仕包,我也一并退了,反正你也不稀罕。”

真是,这些东西拿去买二手都能换不少钱了,好过给白眼狼糟蹋。

季文月一惊,那个包可是她早就看好的,好多同学想要都订不到,她都吹出去了说自己订到了,要是没有了她可就丢人了!

但是话都说出去了,她也没脸收回,心里期待着季文轩应该只是说的气话。

毕竟她一向对自己有求必应的。

季文轩听着这些话暗暗惊讶,他不知道季文轩居然给他妹妹买了这么多东西?而且每一件都价值不菲!

他不由得看了季文轩一眼,见她淡淡站在那里,似乎没有任何情绪。

“哥,给我转学费吧。”季文月也不再多话,只想拿了学费快走。

季文轩回过神,“好,多少钱,我给你转账。”

说着,边拿出自己的手机。

出国工资高,外加奖金补助,他这两年也攒下不少钱,一点学费,不在话下。

季文月轻松答道:“三十万。”

“多少?”季文轩惊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