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23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谢贵妃重生归来

谢贵妃重生归来

寻找失落的爱情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谢明曦十四岁做了皇子侍妾,一路走来,尔虞我诈,腥风血雨,她坐稳贵妃之位,离皇后之位只有一步之遥。虽未坐上后位,她的地位却与皇后无异,执掌凤印,熬死所有仇敌,八十岁寿终正寝。再睁眼,谢明曦带着前世的记忆,重生回到了十年前,这一次,她不想进宫,不想参与后宫纷争,她想做个寻常女子,只盼一世安稳!

主角:谢明曦,盛灏   更新:2022-07-16 13: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明曦,盛灏的武侠仙侠小说《谢贵妃重生归来》,由网络作家“寻找失落的爱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谢明曦十四岁做了皇子侍妾,一路走来,尔虞我诈,腥风血雨,她坐稳贵妃之位,离皇后之位只有一步之遥。虽未坐上后位,她的地位却与皇后无异,执掌凤印,熬死所有仇敌,八十岁寿终正寝。再睁眼,谢明曦带着前世的记忆,重生回到了十年前,这一次,她不想进宫,不想参与后宫纷争,她想做个寻常女子,只盼一世安稳!

《谢贵妃重生归来》精彩片段

 大齐,建文十年。

谢府。

阳春三月,春意融融,草长莺啼。

这等时节,最宜泛舟湖上,烹一盏清茶,悠然品茗。或邀一两个闺阁好友,在园中漫步,赏花戏蝶。

再不济,还可以坐一坐暌别了数十载的秋千架。

不管做什么,都比听人哭强多了。

谢明曦心里暗暗唏嘘。

明亮的阳光透过窗外斑驳的树影,撒落在谢明曦的脸上。

白嫩如瓷的小脸透出粉嫩的红晕,弯弯的眉下是一双清澈黑亮的眼眸,不笑时也带着三分笑意。

脸颊上梨涡浅浅,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菱形的红润小嘴。

乌亮柔软的头发梳作双平髻,缀以红宝石镶嵌而成的珠花,两缕发丝垂在圆润小巧的耳边。脖子上戴着同样缀着细碎红宝石的赤金项圈。

一袭娇嫩的鹅黄色衣裙,映衬得她眉目如画,容颜秀美。

裙摆上绣着盛放的鲜花和几只灵巧的蝴蝶。春风轻拂,裙摆微扬,蝴蝶似在花间跳跃起舞。

十岁的稚嫩少女,犹如枝头花苞,尚未绽放,已初露倾城风姿。

寿终正寝安心合眼后,竟又重生而回至十岁稚龄。

老天委实待她不薄!

……

孝昭静淑明惠文德太皇贵太妃。

这是谢明曦死后的谥号。

十四岁为皇子侍妾,十八岁成了宫中最低等的美人。二十岁生下一子,二十六岁升至妃位,三十岁时被封为贵妃。

她无皇后之名,却执掌后宫凤印。

再之后,建武帝身故,她的儿子建初帝继承皇位,三十五岁的她做了贵太妃,权掌后宫。

只惜儿子命短福薄,金銮殿里的龙椅坐了五年,便重病身亡。四十岁那一年,她的长孙建平皇帝继位。

年仅四岁的幼帝,睁着天真懵懂的双眼,被她搀着坐上龙椅。

她细心教导抚育幼帝长大成人。

年轻的建平帝击垮外敌,平定番乱,力挽狂澜。内忧外患岌岌可危的大齐在建平帝的励精图治下,繁荣富庶,名扬四海。

她居功至伟,却无染指朝政权倾朝野的野心。功成身退,安闲地做着太皇贵太妃。也因此被众臣百姓敬仰,更为建平帝敬重信赖。

前半生的勾心斗角挣扎浮沉,换来了后半生的显赫风光。

历经四朝变换更迭,她这个身份低微的谢府庶女,步履艰难,却坚定不移地步步向前,终至后宫之巅。

活到八十岁,她寿终正寝。建平帝亲自跪灵,恸哭三日。皇室宗亲和有品级的诰命女眷跪满琼华宫。

她的一抹残魂在琼华宫驻留七七四十九日,直至下葬的那一日,才彻底烟消云散。

重新睁开眼的那一刻,她惊愕地发现,自己未曾转世投胎,反而在十岁之龄的春日醒来……

是因为她少时懵懂无知,历经坎坷?

还是因为她不识人心险恶,饱受折磨?

所以老天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让她有机会弥补少时的遗憾和痛苦?

数十载的漫长时光,早已将她心头的怨怼不甘消磨殆尽。曾经的善良怯懦卑微,现在想来只觉分外可笑。

秀美可人的少女皮囊下,是历经磨难无比坚定强大的谢明曦!

这世上,再无人能伤她一丝一毫。

便是眼前哭哭啼啼的生母丁姨娘,也不能!

……

“……明娘,我的命真苦。”

梨花带雨一脸泪痕的妇人,抽抽噎噎断断续续地哭泣,右手紧紧攥着谢明曦的衣袖:“当年我真不该一时心软,让出正房夫人的位置。什么二夫人,还不是做妾!”

“更不该被你爹花言巧语哄得昏了头,任由他将你大哥抱走。说是权宜之计,儿子迟早会回到我身边。都是骗人的鬼话!”

“如今元亭已十四了,见了我这个亲娘冷冷淡淡,便如没看见一般。”

“我这心,就如吃了黄莲一般,苦不堪言。”

“明娘,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

年已三旬的丁姨娘,常年养尊处优,穿着锦衣华服,吃着山珍海味,保养得当。

一张尖尖的瓜子脸,秀眉杏眼,皮肤白皙,纤弱美貌,楚楚动人,看着只如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妇人。

此时,丁姨娘泪水盈盈的美目露出凄然。

便是铁石心肠,也要化为绕指柔。

年少时的她,还不懂哭得越美的女子越会骗人的道理,更不知丁姨娘以泪水为利器。每次丁姨娘这般哭诉后,她便心疼不已,然后事事依着丁姨娘的心意……

谢明曦稍稍心疼一回年少天真懵懂的自己,不着痕迹地抽回衣袖。

心灵脆弱的丁姨娘,被女儿的“无情”举动惊到了,泪水连串滑落:“明娘,莫非你也嫌弃我这个懦弱无用的亲娘了么?”

呵!

狠得下心肠将亲生女儿推进火坑的女人,怎么会是懦弱无用之辈?

是当年的她心盲眼瞎才对!

谢明曦露出疑惑之色,声音清甜悦耳:“姨娘哭了半天,到底要我做什么?”

丁姨娘不哭了,用期盼的眼神看了过来:“明娘,我想独自见一见你大哥,和他说几句体己话。”

“我是妾室,不便直接去你大哥的院子。你就不同了,你和元亭是亲兄妹,去了也不惹眼。”

“你去告诉他,我在兰香院里等他。”

果然又要推她出来做挡箭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