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23读书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官运亨通

重生之官运亨通

非哥哥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王婶儿把马明远捎来的猪头肉和膈膜肉切成了四大盘,一盘蒜末拌苁蒿,一盘韭菜炒肉丝,一盘香椿炒鸡蛋,另外还把黄瓜洗净,放在一个盘子里,也是一盘菜,一共八个菜这在当时的农村里,甚至是城市的普通家庭里,比过年都丰盛了“婶儿,这……张罗的也太多了吧”看着一大桌子,每盘都是堆得小山似的肉和菜,马明远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他没想到,他捎来的肉,全都搬到了饭桌上来“张罗啥啊,还不都是你自己花钱买来的!我们庄稼...

主角:江楠马明远   更新:2024-06-11 22: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楠马明远的其他类型小说《重生之官运亨通》,由网络作家“非哥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王婶儿把马明远捎来的猪头肉和膈膜肉切成了四大盘,一盘蒜末拌苁蒿,一盘韭菜炒肉丝,一盘香椿炒鸡蛋,另外还把黄瓜洗净,放在一个盘子里,也是一盘菜,一共八个菜这在当时的农村里,甚至是城市的普通家庭里,比过年都丰盛了“婶儿,这……张罗的也太多了吧”看着一大桌子,每盘都是堆得小山似的肉和菜,马明远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他没想到,他捎来的肉,全都搬到了饭桌上来“张罗啥啊,还不都是你自己花钱买来的!我们庄稼...

《重生之官运亨通》精彩片段

第3章

离开光明照相馆时,也就到了饭点。

马明远骑着单车,不慌不忙的朝着他跟张爱国约好的建国饭店而去。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平时朋友同事什么的,还真不怎么到饭店吃饭。

就那点死工资,根本支撑不了那样的消费。

而对于重生的马明远来说,便不一样了。

毕竟,在上一世,他可是走到了中州首富这样的人生巅峰,他的名头,甚至在整个华国,也能挂得上号。

几顿饭算什么。

他比谁都清楚,不久的将来,那将是一个遍地黄金的时代。

想捞钱,实在是太容易了。

张爱国已经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旁边吞云吐雾,面前已经摆了一瓶茅台,马明远打眼一看就知道,那一定是张爱国从家里带来的。

眼下的普通饭店里,压根就不会销售这种高档酒。

当然,此时的茅台,远还没有后世那般高贵的身价。

马明远笑了笑,将一只包放到了桌子上。

“操,出来吃饭还带着大钱包?臭显摆个啥啊?

“都是些机密,得随身带着。马明远也不怕张爱国好奇,翻看他的包。

那里面,可真的盛着那位女部长的重大秘密,当然也有他马明远的。

“新婚燕尔,不在家搂着媳妇热乎,跑出来浪什么浪?张爱国一副你小子一定有事的神情问道。

马明远的老婆江楠,张爱国当然见过。

在张爱国的眼里,江楠那样的女人,那简直就是仙女一般的存在,他要是能娶上那种极品的女人,他哪里都不去,一下班就回家搂着,看都看不够。

“我是那种见色忘友的人吗?马明远撇了撇嘴,“我倒是一直等着你请我呢,可你小子太不自觉,一年都不请我一回,我只好抛砖引玉了。点菜了没?

说着,马明远就在张爱国的对面坐了下来。

“哪有东家不来,客人就点菜的道理?张爱国抛过来一支云烟,又欠身给马明远点上。

马明远把女服务员叫了过来,吩咐道“一盘隔膜肉,一盘花生米,一盘醋溜白菜,再来一盘青椒炒鸡珍。

“同志,饭店里没有白菜,也没有青椒。服务员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马明远。

马明远忽然想起来,在这个物质还相当贫乏的八十年代初,季节不对,连盘青椒跟大白菜都成了奢侈品。

“那你就看着随便再弄两个吧。

刚从那个物质繁华的年代重生回来,马明远一时还真适应不过来,他也不清楚,这个时候都有什么时兴的菜。

“给您炒个茄子行吗?再来一盘韭菜炒鸡蛋。

“行。

马明远知道,他跟张爱国吃饭,没必要太讲究。

“你这不事稼穑的家伙,也不想想,这个季节,青椒已经过时了,白菜才刚刚下种呢。服务员走后,张爱国笑着揶揄道。

马明远笑笑,直接拧开张爱国带来的那瓶茅台,给两人各倒了一杯白酒。

一边喝着,马明远心里盘算,过段时间,手头有钱了,真得多屯一些茅台呢,不然,以后等这酒涨价了,就算是有钱,也未必能买到真货了。

今晚马明远请张爱国,可不只是为了叙旧,他是要给张爱国这个治安大队长找点活干。

按照后世的规矩,如果警务人员晚上还有公干的话,那是绝对不能喝酒的。

但现在,还不讲究那个,况且,今晚的行动,在马明远看来,也没有什么危险因素,只是让张爱国出个面就行。

一瓶茅台,两人各喝了半斤。

“到底有什么事?

张爱国终于没能憋住,他心里明镜似的,马明远跟自己的关系的确不错,但马明远也不是那种随便就请酒的人,今晚,马明远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求他帮忙。

“给你一个升迁的机会,要不要?马明远诡秘的一笑。

“让我升迁?就你?张爱国不屑的撇了撇嘴,“你自己都背着猪头还找不着庙门儿呢。

马明远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九点之后,你带人去市府招待所,抓一个人,只要按照我给你的线索突审一下,保证你能立一大功。

“抓人?抓谁?张爱国不以为然的擦着嘴问道。

“陈贵生。

“这人有什么来头吗?听着马明远不像是开玩笑,可张爱国也不是傻子,他得把事情来龙去脉搞搞清楚。

尤其是被抓的人的背景。

年纪轻轻,能够爬到这个位子上,一方面是仗了家庭的背景,但另一方面,这些年的历炼,也让他长了些脑子,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冒失而断送了大好的前途。

“眼下,这个陈贵生还是市府的客人,通用机械厂就想通过他,购买一批机械设备。可是,现在我们忽然发现,这家伙其实是个骗子。

“有证据吗?张爱国身子直了起来。

“暂时还没有,不过,审一审就有了。马明远说得云淡风轻。

“卧槽,让我去抓你们市府的贵客?马明远,你想毁我是吧?

一听是这么回事,张爱国立即撤回了身子一脸的不悦。

“现在杨市也正头痛着,这事他不好出面,但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担保,陈贵生就是个大骗子,这点你可以一万个放心,东广那边我有朋友,消息非常可靠,现在就差陈贵生自己招供了。

“关键是,你那东广的朋友靠谱不?可别弄个大乌龙啊?咱可丢不起那人。嘴上这么说,可张爱国也知道,自从认识马明远,就没见他做过不靠谱的事,他不由有些心动了。

“事关三百多万的设备款,如果被骗,那给国家造成的损失得多大?你就以抓嫖娼的名义,先把人抓起来审一审,退一万步讲,就算是弄错了,你也不会有什么责任,毕竟,他有嫖娼的事实捏在你的手里不是?三百万哪,明天这款子要是打过去了,那杨市必将被追究责任的,可要是被你破了案,那杨市对你会是什么样的看法?

马明远继续替张爱国权衡利弊“你也知道,杨市马上就要转正了。这可比你去上门送礼都好使。

“马明远,你是为了你自己吧?说得那么好听!

“当然,要是对我有害处,除非我有病。马明远没好气的白了张爱国一眼。

“你确定那家伙今晚一定会嫖?张爱国最怕到时候放了空枪,把自己弄个灰头土脸,不好向上面交待。

马明远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陈贵生是我亲自负责接待的。他什么时候做什么,我自然都了如指掌。马明远奸滑的笑了笑。

马明远心里清楚,自己今晚这可是先斩后奏啊。

他心里紧张,但在张爱国面前,却必须表现得十分把握。

要说服杨市对陈贵生采取行动,那难度太大了,毕竟他手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陈贵生是个骗子。

这可都是他前世后来才知道的事情。他总不能对杨市说自己是重生过来的吧?

然而,如果以今晚这样的方式,让张爱国把一切在不经意中揭露出来,那结果就大不一样了。

他不指望杨市因此会对他感恩戴德,但只要能够保住杨市,一切就都有了转机。

“这姓陈的,特娘的胆儿也太肥了,竟然敢骗到咱市府的头上!张爱国已经有些义愤填膺了。

当然,他也急切盼望着能够立上一功,省得再有人说他是靠了老爷子才爬上去的。

见张爱国已经动了心思,马明远却突然转了语气正色道“你要是不想冒这个险的话,那我就找别人了,事不宜迟。

“操,你马明远的事还不就是我的事?这有什么不敢接的?说吧,什么时候行动?我得提前调集些人手。

张爱国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他甚至担心,自己再磨蹭一会儿,这个机会,就被马明远送给别人了。

今晚,他要是拒绝了马明远,而那陈贵生又真的是个大骗子,那他张爱国错失的,可不光是一次升迁的机会了,还有马明远这样一个难得的好兄弟。

这么重大的事情,马明远没去找别人,而是瞒着整个刑警支队,直接交到了他的手上,这本身就是一份天大的人情。

他看得出来,今晚马明远分明就是要孤注一掷了,他张爱国要再不拿出一点肝脑涂地的态度来,那也不够意思了不是。

“人不要太多,两个就够了。这事,马明远不想大张旗鼓,弄出了太大的动静反而不好。

“告诉我,现在你掌握了姓陈的哪些线索?一会儿我审他的时候,咱可以有的放矢。这方面,张爱国确实是内行。

根据对前世陈贵生几起诈骗案的记忆,马明远给张爱国列了四条。

接过马明远手写的那张纸条,张爱国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了,这陈贵生不是省城范公子介绍来的吗?

张爱国曾耳闻,省城范公子给市府介绍来一位姓陈的港商,可以帮着本市的国有企业购买到先进的机械设备。

现在对上号了,这位港商,应该就是马明远让他抓的这个陈贵生了。

省城范公子,身份特殊,那可不是他张爱国一个小小的大队长能得罪的人物。

“就是因为这层关系,杨市才不好直接出面,你想啊,如果杨市上来直接把姓陈的办了,那是不是表示对范公子不信任?但你们治安大队出手就不一样了,你们这算是误打误撞,没有针对谁。而破获了这起诈骗案,既避免了咱们中州的损失,又给杨市留出了退路,范公子自然也保住了面子,他干嘛怪罪咱们?

“嘿嘿,明远,看来,以后我得叫你老马了,以前还真是小看了你小子啊!

听着马明远的分析,张爱国也不由佩服起来。

“我不过是消息来得及时一些而已,不然,我不照样得掉进这个大坑里去?所以,这次就算是你帮老弟的大忙了,这份情,老弟先记下了。马明远没有倨傲,而是朝着张爱国很郑重的抱了抱拳。

“真是鬼扯,你跟我什么情不情的,说着不生分?张爱国没好气的白了马明远一眼,“这次事成之后,你要是能在杨市面前替我美言几句,我得请你喝酒才对!

张爱国狠劲在马明远肩膀上拍了几把,又甩了马明远一根云烟,亲自给他点上。

马明远笑了笑,然后嘱咐道“人直接带到你们治安大队来审,审的时候,我就不出面了。

“呵呵,我懂,你就在这里等着好消息吧,我会让他一条不落的都认了!

马明远丝毫不怀疑张爱国的手段。

只要陈贵生这边自己先招了,马明远自然有办法应付杨市,毕竟一切都是事实。

但现在,他必须先带着杨市从这个大坑里跳出来。


第10章

“你说什么?马明远逼你辞职?

秦岚简直不敢相信,马明远一个小小的市府秘书,居然敢向她这个市委组织部长发起这样的挑战。

她基本确信,那个藏着她秘密的胶卷,就在马明远的手里。

可是,在她看来,马明远顶多不过拿了那东西,作为自保的一个砝码,不让她秦岚因为打他弟弟的事而拿捏他。

而现在看来,她倒有些低估了这个小秘书了。

“是的,昨晚临走的时候,他就是这么说的。

“他原话是怎么说的?秦岚是想知道,马明远只是说了句气话,还是真的要逼弟弟辞职。

如果只是一句气话,那就不必太担心,要是动真格的,她则必须作好应对,而不能坐以待毙。

“他说,今天就要听到我辞去二中副校长职务的消息。秦大钟基本把马明远的原话说了一遍。

“那,他没说,要是你不辞职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秦岚是想知道,在马明远的手里,到底还有什么底牌。

秦大钟摇了摇头。

秦岚暗暗咬牙。

她确定,马明远这是要拿着她的那个胶卷来威胁她了。

不得不说,那东西,对于她秦岚来说,真的就像是一个重磅定时炸弹,一旦爆炸,那么,她这个组织部长,便会瞬间灰飞烟灭。

“马明远,我还真是小看你了。秦岚自言自语道。

“姐,你不是说,昨天就可以拿到马明远那小子的把柄了吗?对于秦岚的这个承诺,秦大钟一直念念不忘。

毕竟,只有抓住了马明远的那个把柄,他才能如愿以偿的把江楠这个让他躁动不已的女人,搞到自己的床上。

一听秦大钟问这事儿,秦岚就知道他是什么目的。

秦岚很是怒其不争的瞥了这个弟弟一眼,道“你对那个女人,还不死心?

“我也不怕姐你笑话了,我现在是一天得不到江楠,我就一天吃不下饭去!

在姐姐秦岚的面前,秦大钟哪还有半点羞耻之心,而且,他知道,只有让姐姐明白他现在的情况,姐姐才会肯为他这事操心出力。

“我的好弟弟,不是姐瞧不起自家人,可我必须告诉你,这个世上,确确实实存在那么一种女人,你即使得到了她的身子,也绝对得不到她的心的。

秦岚目的就是想让秦大钟明白,他秦大钟没有那样的造化消受江楠那种极品的女人,所以,他不应该再花心思去打江楠的主意了。

而且,一旦弄不好,就有可能惹火烧身。

到时候,他不但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女人,最后连自己的本钱都得全部搭进去。

“姐,我是有自知之明的人,像江楠那种极品的女人,我秦大钟从来就不奢望得到她的心,可只要能够得到她的身子,我秦大钟就算是死了也不后悔!

“既然这样,那你干脆强上了她就是了!

一听弟弟这般没出息,秦岚也是无语了,便没好气的顶了他一句。

秦大钟被秦岚一句话噎得老脸通红“我这不是还有个可以帮我的姐吗?不到万不得已,谁会去做那种傻事?

“你知道轻重就好,别到时候再让我去给你擦屁股!你得明白,在中州地儿上,姐也不是万能的!

之前秦大钟做的那些个破事儿,都是她秦岚厚着脸皮出面给他摆平的。

但现在不一样了,她越来越发现,这个江楠,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而她的丈夫马明远,更是一个软硬不吃的刺头。

现在马明远更是拿到了她秦岚的把柄,攻防已经转换。

所以,她必须保证这个麻烦的弟弟,安稳一点。

“那个,你在学校里再给我物色一个男孩,模样气质,都说得过去的。沉默了一会儿,秦岚终于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秦大钟也突然来了兴致,咧着嘴凑上前去问道“姐,你是要成熟一点儿的,还是更鲜嫩一点的?是高中部的还是初中部的?

“你想什么呢?看着秦大钟那一脸猪哥笑的样子,秦岚就知道这个弟弟在心里想什么了。

“我是用来对付马明远的!

“对付马明远?秦大钟这回糊涂了,姐姐怎么会拿一个男孩子去对付马明远呢?

“连你都被江楠迷得五迷三道儿的,你们学校里,应该有不少男孩子暗恋江楠吧?

“有,而且还不少。秦大钟非常肯定的说。

作为学校的二把手,秦大钟在校园里闲逛时,经常看到,每当江楠在校园里出现时,便会有大片目光热切的追随。

江楠有一米七二的身高,身材极其匀称而且丰满,再蹬上一对高跟鞋,她简直就是漫步在校园里的一只白天鹅,别说是那些男生了,就算是女人的目光,都会不由自主的被她所吸引。

更要命的是,江楠肌肤胜雪,脸蛋儿精致,尤其是那眼神,沉静而又闲逸,自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气质,那双眼睛,仿佛就是从山涧里流淌出来的两汪潭水,清澈澄碧,不曾受到喧嚣俗世的半点污染。

“你赶紧找一个,抽个时间,带到我家里来吃个饭。

“姐你想怎么收拾那小子?秦大钟满脸期待。

“姐自有妙计,你不需要知道,只管把人弄过来就行了。秦岚的头脑之中,已经有了一个大体的计划。

从秦大钟的嘴里,秦岚已经了解到,江楠是一个不太好对付的人,但是,对于她秦岚来说,应该没什么难度。

“好的,姐,我就知道,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我姐的!秦大钟顿时又打了鸡血一样有了精神。

“注意了解一下那男生的家庭背景,必须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最后秦岚特别强调了一句。

“姐放心好了,这个我知道。那——我就先不用辞职了吧?

“先不用理他。不过,以后千万不要去招惹他!就算是见了面,装个熊,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秦岚料到,如果马明远是个聪明人,现在应该还不至于轻易的跟她鱼死网破的。

所以,要秦大钟辞职的事,也就是说说而已。

马明远从通用机械厂出来,并没有马上回市府,而是拐了个弯儿,去了实验二中。

这刚一重生回来,马明远还真有点儿“老婆迷的味道。

而且,他也有很重要的想法,要跟江楠沟通沟通,顺便看看老婆在学校里工作的样子,闻一闻她身上的味道。

可刚进了校园,马明远便看见一个胖子骑一辆凤凰牌自行车,从他旁边飞驰而过。

从背后看那体形,就像是秦大钟!

“秦大钟!

马明远下了车子,站在那里,朝着那人大声喊了一句。

在整个实验二中,从来就没有谁敢直呼秦大钟的名字。

而且今天马明远喊他的声音还特别的大。

听到那个熟悉而又让他害怕的声音,秦大钟赶紧停住了车子,一脸愁苦,他心里暗骂,操,老子这是躲也躲不过去了!



赵秋雁说马明远忘恩负义,并非胡说八道,上高中那会儿,马明远帮着王大志出头,得罪了学校里那帮混子,而那帮混子,却又叫来了社会上的一帮痞子。

就在校园门口,一群校园混子和一帮社会痞子,围住了马明远跟王大志两人,准备开揍的时候,一个女侠出现了。

那便是同一年级的赵秋雁赵大侠!

赵秋雁敢在那样的场合下出现,并能镇住这帮痞子,可不全是凭着她那一身拳脚功夫。

最主要的是,她爹,是当时的公安局长。

中州地面的哪个混子不知道赵和平?更不要说社会上的痞子了,赵和平一个眼神儿,就能吓他们一个半死。

没有人敢问赵秋雁跟这两个乡下小子是什么关系,她赵秋雁出头了,就没人敢再动他们俩一个手指头!

这就是社会地位与家庭背景的力量。

从那以后,马明远便把这个赵秋雁视为真正的大侠,好哥们儿。

而那个时候的马明远,早就长得高高帅帅的,一表人才。

更关键的是,他学习还特别好,是这一级里面,无人匹敌的尖子生。

所以,在赵秋雁的心里,这个来自乡下,毫无背景,却敢为同学出头,甚至敢跟那帮社会痞子正面交锋的马明远,便是一个真正的英雄人物。

女孩再豪气,也有一个英雄情结。

在刚刚怀春的赵秋雁的眼里,马明远可不就是标准的白马王子!

可惜的是,那个时候的马明远,只把精力放在了学习上,完全没有看出咱赵大侠的少女心思。

而她这个局长千金,却是碍于自己的身份,更不敢向马明远明示。

要是被拒绝了,她的老脸往哪儿放?

所以,两人就一直像好哥们儿那样处着,甚至都参加工作了,还是老朋友一样。

也正是基于两人这么好的关系,昨晚的案子,马明远居然第一个通知的,不是她赵秋雁,而是治安大队的张爱国,赵秋雁就很不理解。

“好了,谁忘恩负义了,以后我补偿你还不行吗?”

“你咋个补偿法?要不,今晚先陪我看场电影?”

骂归骂,赵秋雁心里却并不记恨马明远,她伸出两只胳膊,直接抱住了马明远的一只胳膊,一脸的调皮捣蛋样。

“想啥呢?你咋不说让我娶了你?”马明远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你这个混蛋,你还想三妻四妾!”

一边笑骂着,赵秋雁一只手竟伸到了马明远的腰上,狠狠的拧了一把。

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喜欢拧人,而且还下死手。

马明远登时就嗷的叫了一声。

“你叫什么叫?有那么疼吗?我又没用多大劲!”赵秋雁很不以为然的嘟囔道。

“那是没拧到你的肉肉好不?”马明远疼得眉头紧皱,心说,这娘们儿是不是真傻啊?这么大的劲儿,能不疼吗?

“那你拧我一个试试?”

赵秋雁这话,有一半是威胁,而另一半,却更像是挑逗了。

看着赵秋雁那副看你也不敢的神情,马明远倒是真想让这疯丫头也尝一尝被大力拧住肉肉的滋味儿,可一想到自己刚刚对江楠的承诺,便赶紧收住了纷乱的心思。

他还真担心,一旦撩起了这丫头的情绪,说不定还真的不好收拾了。

赵秋雁胆子太大,多么疯狂的事,都有可能做出来。

她能当着他的同事骂他没良心,拧他耳朵,谁知道,在江楠面前,她会不会做出更出格的事情来?

小说《重生之官运亨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所以,还是不招惹的为好。

马明远正了正身子,说道:“秋雁,过些日子,我帮你破个全国都有影响的大案。”

马明远清楚记得,上一世,“二王”抢劫杀人案,惊动全国。这两个家伙,身上随时带着枪支,每次遇到抓捕,都会直接开枪杀人。

最后,只好多省联手,发出了全国第一张通缉令,并悬赏五千元!

当时的五千元,已经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目,毕竟,一个万元户,都会成为全村的骄傲。

即使这样,这两个杀人恶魔,愣是先后杀了十一人,最后才在西江终于被多层部署的警方抓获。

“什么大案?还全国都有影响?”赵秋雁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

“抓捕二王!”

“马明远,我警告你,他们二人身上都带着枪呢,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我明白你的心思就行了,我可不许你去冒那样的险!”

看着马明远表情认真,不像是跟她开玩笑,她便好心提醒了一句。

“赵大侠,难道你忘了,我一个人,仅凭一根警棍,就拿下了五个持械歹徒!这可是昨天晚上刚刚发生的事!”马明远扬了扬拳头,信心十足的说道。

他的信心,更多的是来源于上一世警方在破案之后的详细报道。

根据上一世的警方案后描述,二王曾经来过中州。

当时二王之一的王阿放,在中州城里有一个相好的女人。

二王就是在那个女人的住处,藏匿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那段时间里,那个女人替二王外出购物,买菜做饭,伺候得甚是细致。

可是,最后准备离开的时候,王阿放为了隐匿自己的行踪,还是亲手杀害了伺候了他们二十多天的那个女人。

据说,正是王阿放在掐死那个女人的过程中,女人不停的挣扎求饶,她那乞求的眼神,触动了他,毕竟,两人多次的鱼水之欢,还有二十多天无微不至的照顾,都让王阿放于心不忍。因此,在后来的逃亡中,不论他走到哪里,都会看到那个死去的女人的身影,尤其是夜里,一闭上眼睛,那个女人临死前的样子,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弄得他觉都睡不着。很快,王阿放就神经错乱了,最后二王终于落入了警方的大网。

关于二王案的许多细节,至今都还深深的印在马明远的脑海之中。

如果案情依旧按照上一世的轨迹发展,那么,再过两个星期,就是二王来中州藏身的日子,而这正是他帮着赵秋雁抓捕二王的最好时机。

毕竟,在自己的地盘上,才好施展拳脚。不然,岂不是又成了别人的功劳?

要是能够帮助咱赵大侠破了这个影响全国的大案,那么,赵秋雁也必将跟着闻名全国,至少会让她在从警的这条路上,走得更加从容。

“谁知道你昨晚走了什么狗屎运?说不定是那五个歹徒喝醉了酒,根本就没有什么反抗能力了,才让你捡了这个大便宜的。”

“那我还说,你是沾了你老爸的光,才当上这个刑侦大队长的呢!”

马明远是故意这么说的。

因为他知道,这丫头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她是沾了父亲的光才平步青云的。

赵秋雁之所以这么急切的想破一个大案,就是想用事实,来证明她本人的实力。

“马明远!你也这样说我?”赵秋雁真的生气了,立即涨红了脸,杏眼怒瞪。

小说《重生之官运亨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让马明远想笑的是,这丫头果然认真了,眼泪都在眼眶里不停的打着转,堪堪就要掉下来的样子。

但马明远却依然绷着表情没笑出来,而且还以极其蔑视的眼神回视着她,说道:“不然呢?那你倒是证明给我看啊?”

仿佛是受了巨大的刺激,赵秋雁立即擦了擦就要流出来眼泪,霍的站了起来。

如果是别人这样说她,那倒也罢了。

她没想到,马明远也这样看她!

在赵秋雁的心里,马明远,一直都是最能理解她并认可她的人。

而现在,马明远居然也是用这样的眼光看她,她怎么能承受得了!

“马明远,你给我听着,老娘今天就把话撂这儿了,要是二王敢闯到中州的地界,我一定将他们捉拿归案!不然,我赵秋雁立马脱了这身警服!”

一看那神情,马明远就知道,这丫头是真的上头了。

马明远依然戏谑的问道:“你凭啥啊?”

“老娘就凭这个!”她猛的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朝着马明远扬了扬,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还有这个!”

可是,马明远却是面带讥讽的笑了笑,道:“毛丫头,那你能打得过我这个普通人不?”

说着,马明远就站了起来,面带挑衅的看着她,那意思分明是,如果今天你不出手,你就败了!

他也正想找个标杆试试,自己到底能有几斤几两。而赵秋雁正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哼,你?”赵秋雁冷哼一声。

“是的,我让你三招。”说着,马明远就抱着胳膊,站在赵秋雁对面,不到两米远的地方。

今天,马明远给赵秋雁的感觉是,他仿佛变了一个人,他再也不是那个善解她赵秋雁心意的小马哥了。

所以,她决定,今天,她一定要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忘恩负义,甚至还跟别人一样刺挠她,鄙视她,嘲讽她的家伙!

既然马明远都变得这么狂妄了,赵秋雁自然也不打算再惯着他。

她暗中提了一口气,突然一个小箭步上前,同时侧身,一条大长腿,倏地朝着马明远的面门就踹了过去。

赵秋雁有一米七几的个头儿,那腿是真长,又是整天练武练六的,可有劲儿了。

不过,赵秋雁并没想真的打他,毕竟,两人曾是那么要好的朋友,又是自己一直心仪的白马王子,她怎么忍心下得了脚?

凭着她对马明远之前的了解,在这种距离之下,这一脚要是真的踹上去,那马明远非残废不可,甚至还有断颈的可能。

就算是今天她已经收了些力道,这一脚上去,也足够他歪几个月的脖子了。

所以,赵秋雁的打算,就是让自己的那只脚,不多不少,正好在距离马明远下巴不到两厘米的地方停住,从而给他一个警告。

赵秋雁有这份自信,毕竟,整个刑警支队里,包括那些男士,也没有一个是她的对手。

可是,当赵秋雁的那只脚稳稳的停在半空中,正准备等着看马明远那吃惊的表情时,她却是傻眼了。

本以为的那两厘米距离,此时竟然是半米多长!

什么情况?

赵秋雁侧脸一看,她差点气疯了!

马明远居然还是抱着膀子,一脸坏笑的站在那里看着她!

赵秋雁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仿佛被人狠狠的抽了一个耳光。

这比被马明远打败了还打脸啊。

瞬间,本可以气定神闲的赵秋雁,一阵老脸通红。

小说《重生之官运亨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小瞧了这个马明远了。

但她还是无法接受,她以为,刚才自己是因为怕伤了马明远,保留过多,这才让马明远钻了空子。

“再来!”

一声娇喝,赵秋雁再次出脚。

这一回,她不再保留,只是,她不是朝着下巴那样的危险部位进攻,而是选择了他的胸膛。

男人的胸膛,应该是很结实的部位,就算是踹到了,也不会伤多重。

今天她不过是想给马明远一个教训,让他不要门缝儿里看人就好。

这一脚,似乎更加凌厉,力道大了,速度也更快了不少。

她要把这一脚,狠狠的踹到马明远的身上,让他深度感受一下她赵秋雁的实力。

这一脚,煞是威风,犹如神龙摆尾,直取马明远的胸部。

然而,让她大跌眼镜的是,她这一脚,却是踹了一个寂寞。

那大长腿踹得也确实好看,可马明远的身子却是早就移到了她那长腿的右面,那只脚,连马明远的衣服都没有碰到!

“马明远,不用让我了,你直接出手吧!”

赵秋雁被马明远的这种戏耍彻底激怒了,她立即收回了那只扑空的脚,而不想再被马明远这样羞辱。

“我说过让你三招的,男人说话怎能不算数?”这一回,马明远是真的笑了,因为他看到了这疯丫头那曾经不可一世的自信,明显打了折扣。

接下来,赵秋雁拳脚同时出击,朝着马明远疾风一般的攻去。

马明远果真又让了她一招,只是,第四招的时候,马明远突然欺身而上,竟然直接弓腰贴住了赵秋雁的身体,膀子一颤,赵秋雁的身体,竟然像是一发炮弹,直接飞了出去。

多亏了这间小会议室比较空旷,中间没有什么桌椅之类的,不然,她肯定受伤。

跌出了四五米远之后,赵秋雁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怔怔的看着神情自若站在那里的马明远,难以置信。

“你这家伙,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一回,她不但没恼,反而笑了。

“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没伤着你吧?”

马明远又恢复了先前的温和,他走过去,伸手拉她。

“我又不是泥捏的!”

赵秋雁努着嘴,娇嗔的白了马明远一眼,准备来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起来。

可是,她忽然发现,哪个地方不对,动都不敢动了。

“坏了,我岔气儿了!”

赵秋雁瞬间就蹙紧了眉头,一副极其痛苦的样子。

“真的假的?”马明远猜测,应该是刚才那一膀子速度太快,顶着她哪个部位了。

“你看人家像是装出来的吗?”赵秋雁马上就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了。

“很严重吗?”马明远端详着赵秋雁的神情,猜她是不是装的,想借机偷袭他。因为他知道,这丫头的报复心理极重,从来不吃亏的。

“啊哟,疼死了,人家气儿都不敢喘了——”赵秋雁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真的不敢出声了。

“那怎么办?”马明远也有些不知所措。

他知道,岔气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按着岔气的那地方,不断的揉。

而赵秋雁自己,此时好像胳膊都不敢抬了。

刚才那么大的力道,一屁股坐地上,两手便本能的去支撑,所以也是受了点伤。

“快——给我揉揉——”

声音很轻,可马明远却是听得很清楚。

“哪儿?”

“肋骨!”

赵秋雁身子微微偏了一下,表示是自己的左肋。

马明远心道,还好,不是多么特别的地方。

小说《重生之官运亨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另外,说真的,要不是张爱国张大队,特意在车上给我安排了那根警棍,我还真没有勇气,去跟五个持械歹徒殊死搏斗,从而也就会错失了这次抓获犯罪分子的机会。所以说,功劳,应该记在我们公安战士的头上。我马明远不过是捡了个漏而已,我不赞成对我个人进行过度宣传。”

马明远对于自己的理由,进行了充分的阐述。

其实,这都是马明远昨天夜里就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刚才之所以没有马上拒绝,那是因为,他要一件一件的来处理,而不想搅乱了杨千里的思路。

“你小子,不愧是玩文字的高手啊,说起来还一套一套的,行啊,那这个宣传我市公安形象的文章,就由你来操刀了。”

“不是,杨市,他们公安系统可是有专门的笔杆子啊!”马明远忽然意识到,刚才自己表现得有点过头了。

什么叫言多必失!

“呵呵,就他们那点墨水,写出来的文章,能有你这样的高度?能有你这么深刻?能抓住张爱国送你警棍这样的细节吗?对了,你不是跟那个张爱国关系还可以吗?提前重点宣传一下他的事迹,这小子连续两次立功,也得照顾一下他的情绪了。”

一连三问,让马明远无言以对。不过,杨千里透露出来的关于张爱国的这个信息,倒是让马明远心里一乐。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杨千里这是要为提拔张爱国进行铺垫了。

而且,还没有形成文件,却提前将消息透露给他马明远,这分明就是故意卖他马明远一个人情。

杨千里这是标准的打一棍子,再给一个甜枣儿,正是领导的驭人之术。

“还有啊,今天这事儿,我对你可是很有意见。”

说着,杨千里仿佛很不高兴的瞪了马明远一眼。

“哪件事啊?”马明远一脸懵逼,小心翼翼的问道。

“昨晚这么大的案子,到了今天早上,你都不跟我汇报一声?”

“那个,我以为,昨天晚上他们早就向您汇报过了。今天早上再跟您说,那岂不是马后炮了?”马明远这是以攻为守。

“那为什么昨天夜里不第一时间给我打个电话?你不是早就有我家的电话号码吗?”

“我……杨市,当时已经很晚了,实在不想打扰您的休息。”马明远表情真诚,不由他不相信。

“那你知不知道,为了破这个案子,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

马明远心说,来了,原来,你这是给我送素材啊?

心里想笑,但嘴上还是老老实实的保证道:“下次一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马明远没有转身就走,而是向杨千里提出了另外一个申请。

“杨市,这段时间,关于蔬菜基地的事情,我还有很多基础的工作要做,您看,能不能,您一边让领导们会上讨论着,我先下去运作运作?”

杨千里心说,你这小东西,就喜欢搞些先斩后奏的动作,不过,这个基地建设的事情,还真得这么办。

“可以啊,那另外一些与此无关的稿子,你就先交给其他人吧,你集中精力,办好这一件大事就成。至于时间,你可以根据情况,自行安排。如果需要什么小额资金的话,也可以直接向财务申请,我会跟他们打招呼的。”

得到这几句批示,马明远已经感受到了杨千里对这件事情的支持态度。

马明远心里清楚,纵然他有“先见之明”,但是,如果没有一个实权派的人物给他做坚强的后盾,一切都是白搭。

小说《重生之官运亨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世的时候,他就已经充分了解了杨千里的能力和人品。

与其说是杨千里选择了马明远,倒不如说是马明远选择了杨千里。

即使杨千里曾经因为那个诈骗案子而遭受牵连,但后来的杨千里,依然凭借了自己的远见卓识和魄力,重新起飞,照样做出了骄人的成绩,最后终成一方大员。

如果这一世,他马明远再助他一臂之力,他还真不知道这个杨千里最后会飞到怎样的高度!

从杨千里的办公室出来,马明远立即就去了财务室报销了那张清单。

八十年代的财务制度,不像现在,就算一张白条,只要有了领导的签字,那也照样可以马上变现。

拿了那几十块钱,马明远可没打算请客喝酒,而是另有用途。

回了办公室,马明远马上就给张爱国打了一个电话。

“不好意思了张大队,那车子,我现在还真不能还了。”

“怎么,撞坏了?没问题啊,我马上派人联络修理厂,一分钱不用你出!”

张爱国说得甚是慷慨豪爽。要知道,马明远把这么大一案子送到了他张爱国的手上,这是多大的情义啊。

虽然说这案子算不上是他张爱国破的,可毕竟是他带人亲赴现场,把人给抓回来的,可以说,在抓捕犯罪嫌犯这一重要关节上,他确实是有功劳的。

而如果没有马明远,他毛都沾不着!

“说什么呢,车子好好的,我就是想再借用一段时间,不知道你们那边,能不能腾得出来?”

“腾得出来,腾得出来,绝对腾得出来!今后,只要是你马主任——啊不,只要是你马哥用车,我这边一律全力支持。对了,我这就派人过去,给你送点油票。那车子是个油老虎,你可供不起它喝油。”

“这个,不好吧?”马明远不好意思的笑笑道。

其实,马明远心里也在企盼着张爱国能够给他个方便,毕竟,这偏三轮车油耗也不小,还真不是他那点工资能够烧得起的。

“怎么了?我马哥开我们治安大队的车,往小了说,那是在帮我们治安大队搜集线索,往大了说,那也是为人民服务,又不是私用,烧点油怎么了,不应该吗?我看哪个王八羔子敢说什么闲话?”

张爱国从小就在那种优越的环境里长大,说话做事都是相当的豪气。正所谓,肚里有饭,拉屎都粗!

马明远心里暗爽,他就喜欢张爱国这样的脾气,办事那真叫一个痛快,从来就不磨磨唧唧。

“那个,顺便再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马明远故作为难的说道。

“什么情况?”张爱国顿时就紧张起来。

从马明远那里传出来的消息,那一定是上面的有关决定,他哪能淡然处之?

“那个——”马明远欲言又止。

“哥们儿,直接说就是,没什么我张爱国承受不了的!”张爱国一副豁出去的豪气说道。

他还真不喜欢让人拿着刀按在他脖子却迟迟不下手,要杀就来个痛快。

“电话里不方便,一会儿我过去。”

挂了电话,马明远就忍不住偷笑,心说,我让你小子得意,就算是在告诉你好消息之前,我也得先吓你一个半死。

跟秘书科的领导打了个招呼,马明远便骑了那辆偏三轮,直奔治安大队而去。

张爱国自从听到马明远那个“不好的消息”之后,情绪便一落千丈。

如果不是这样,今天马明远过来,他一定会亲自去大门口迎接的。

小说《重生之官运亨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而现在,他却只是无精打采的来到了办公室外面,等着马明远的到来。

马明远骑车刚一进门,就看到了张爱国那张强打精神的脸。

马明远心说,这就对了!

我让你小子整天乐呵呵的!

“别耷拉个驴脸,就跟谁欠了你八百万似的!”

下了车,马明远走到愁眉苦脸的张爱国跟前时,还在他肩膀上安慰似的拍了拍。

张爱国这才将烟头狠狠的扔在了地上,又狠踩一脚,道:“操,能有多大的事!谁在乎似的!”

说着,便跟着马明远进了他的办公室。

马明远坐下,张爱国扔了一根云烟过去。

马明远将烟叼在嘴里,身子带着椅子前后晃动着。

“什么意思啊这是,我就报告个不好的消息,烟也不给点了?”

马明远将一条腿盘起来,压在另一条腿上,只等着张爱国给他点烟。

“行了,到底是什么事儿,就别折磨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急性子。”一边给马明远点着烟,张爱国便有些着急的催促起来。

其实在等待马明远的这十多分钟里,他就一直在琢磨,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怎么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

“上面正准备调查你。”马明远一直都在绷着严肃的表情。

“调查我啥?我有什么可调查的?我又没有贪污受贿,也没有欺男霸女,我不就是偶尔……”张爱国马上辩解起来。

“偶尔什么啊?”此时的马明远,却更像一个审查他的领导。

“偶尔吃点儿喝点什么的,可这又算得了什么啊?更多时候,其实我那也是为了工作不是?你就拿前几天招待上面检查那件事来说,那还不是为了让咱们治安大队能有一个好的评分吗?我那是为我自己吗?酒是喝了不少,可胃溃疡你知道有多么受罪吗?好像谁特么乐意似的!”

辩解着辩解着,张爱国就忍不住抱怨起来。

“看来你还真经不起考验啊,刚说要调查你,马上就发起牢骚来了!调查又不是要处分你,看你吓的那个熊样儿!”马明远终于绷不住了,“行了,吓唬你呢!是好事儿。”

眼见张爱国那么认真了,马明远这才打住,换上一副笑脸。

“真的假的?”张爱国还是不敢相信,因为刚才马明远那神情实在是太像真的了。

“我是来跟你报告好消息的。”马明远马上换了一副终于得逞的笑容。

“你这家伙,胆汁都让你吓出来了!”张爱国倒是不装,使劲咽了咽喉咙里的一口苦水,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微汗,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至于吗?”看着张爱国确实害怕了的样子,马明远忍不住的笑了。

“怎么不至于啊?你老马送了我那么大的人情,我好不容易接住,要是真的被查,那我对得住你这份天大的人情吗?”

“什么人情不人情的,上面准备提拔你。”

“真的?”张爱国立即凑到了马明远的面前,一脸的期待。

“你一连破获了两起重大案件,这可是实打实的成绩啊,上面可能会调你去刑侦大队。”马明远一副猜测的神情说道。

“去刑侦大队?让我去赵秋雁那个虎娘们儿手底下当差?那我还有活路吗我?不对啊,说是提拔,却让我去给赵秋雁打下手?我那不是降职了吗?不可能的。”

张爱国立即否定了马明远的猜测。

“那要是让你去当大队长呢?虽然是平级调动,但刑侦肯定是更重要啊。”马明远依然一脸笑容,让张爱国看不出来是真是假。

小说《重生之官运亨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那赵秋雁那娘们儿去哪?这次我可是抢了她的风头,她最近这一年都毫无建树,总不能提她去当副支队长吧?就算她老子是政法总把子,也不能这么过分吧?”

“这都是我的猜测。不过,你肯定要升的。”

看着马明远那十分肯定的神情,张爱国立即笑了,并一脸感激的道:“明远,这回可多亏了你了,我猜,为这事,赵秋雁那虎娘们儿,肯定要疯了,你想,让我治安大队,抢了她刑侦大队的风头,她不得气得吐血啊。呵呵,没办法啊,谁让咱兄弟俩交情深呢。嘿嘿,她赵秋雁要是愿意陪你老马睡上一回,那我情愿把这两份功劳都拱手让给她……”

说着,张爱国竟然捂着嘴,一脸奸诈的小声坏笑起来。

马明远心说,赵秋雁她倒是想跟我睡啊,可我敢吗?

一想起早上他跟赵秋雁在小会议室里发生的那段小暧昧,马明远心里便不由的旖旎起来。

他敢肯定,就凭赵秋雁那股子虎劲儿,一般的男人,是绝对近不了她身的。

而今天早上,赵秋雁在他老马面前,那可是相当的乖巧了,她甚至主动扯出衬衫来,让他把手紧贴着她那滑滑的肌肤伸进去……

这事儿要是让刑侦大队那帮牲口们知道了,不气得吐血才怪呢。

市长办公室里,杨千里盯着那个不过千字的草稿,却是心潮澎湃。他根本就无法抑制此时自己内心的激动心情。

杨千里一直都是一个真心为民的好干部,可是,他那些美好的理想和愿望,却每每都被残酷的现实,无情的打破了。

在这个缺油少盐的年代,要想真正干点儿实事,实在是太难了。

所以说,后世那首《愚公移山》的歌词真的是写得太好了:“无路难,开路更难,所以后来人为你感叹!”

杨千里一直都在冥思苦想,却一直找不到一条适合中州致富的道路。

而今天,马明远只是这么轻轻的一点,杨千里的心里,便突然通透,顿时豁然开朗起来!

这便让杨千里不由的对马明远再一次刮目相看。

两个晚上,两起大案连续告破,难道说,这真的像马明远自己说的那样,是他踩上了狗屎运吗?

就说那起诈骗案吧,如果不是马明远眼明心亮判断准确,动作迅速及时,恐怕,他杨千里现在已经卷起铺盖走人了。

再说昨天晚上的这个案子,一个人,一根警棍,却是生生制服了五个持械歹徒!

那可是曾经杀过人的亡命之徒啊!

可他马明远却是毫毛未伤!

从认识马明远到现在,也有两年的时间了,可是杨千里却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他马明远还会什么功夫!

忽然之间,杨千里竟然有了一种看不透马明远的感觉了。

但有一点却是非常肯定的。

那就是,马明远绝非池中之物,将来必有一飞冲天的时候。

而他杨千里,则一定要在他马明远起飞之前,牢牢的把他抓在自己的手里!

他要飞,那也必须是从他杨千里的手里飞出去!

考虑了一会儿,杨千里决定,马明远的职务,必须动一动了。

他想将马明远,从目前的副科虚职,直接擢升为正科实职。

杨千里估计,突然提拔马明远,肯定会有不小的阻力。

毕竟,目前来看,马明远还没有什么令人信服的政绩。

小说《重生之官运亨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