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23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完整作品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完整作品

周大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陆令筠陆含宜是古代言情《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周大白”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是她棋子。听着邢代容病了,她还差人给她送去大夫和药品。她不急,秋姨娘却急得要命。主母说近期有福运麟儿降来,这从她肚子里出来跟从邢代容肚子里出来是不一样的。她只是姨娘,还没有主君恩宠,再连个孩子都没有,时间长了根本没法在侯府立足。她天天瞧着摇光阁的动静,恨不得直接过去抢人,可她心知这没用。她又不是邢代容,......

主角:陆令筠陆含宜   更新:2024-06-11 22: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令筠陆含宜的现代都市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完整作品》,由网络作家“周大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令筠陆含宜是古代言情《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周大白”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是她棋子。听着邢代容病了,她还差人给她送去大夫和药品。她不急,秋姨娘却急得要命。主母说近期有福运麟儿降来,这从她肚子里出来跟从邢代容肚子里出来是不一样的。她只是姨娘,还没有主君恩宠,再连个孩子都没有,时间长了根本没法在侯府立足。她天天瞧着摇光阁的动静,恨不得直接过去抢人,可她心知这没用。她又不是邢代容,......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完整作品》精彩片段

《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由周大白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这本书最新章节第81章 陆含宜的落魄,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目前已写166524字,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最后我希望女主独美,不要跟男主搞真爱线,跟男主就平平淡淡,相敬如宾的就好了,可以生几个娃,然后把男主抛到一边[思考][爱心](因为,古代,如果不生的话,可能会被休掉)

后面女主彻底掌权后,也和侯爷和离了,最后和姓柳的探花郎在一起了平淡的过了一生!!穿越女也被侯爷赐死了!后面剧情很悲剧!

抖音看到推荐已经完结了才看的 谁知道居然是还在连载中😭

热门章节

第44章 与柳疏辉交涉

第45章 诉讼解决

第46章 再遇邢代容

第47章 这分明是一堆爆竹

第48章 邢代容被打

作品试读


“什么事呀!”

“邢姑娘她病倒了!”

邢代容发了烧,冷战中的两人立马和好了。

程云朔衣不解带的照顾了她一晚上,第二日还请假了金吾卫的差事,在家全心全意照顾她。

经过上一次大闹,邢代容性子转变了不少。

一改之前的嚣张轻狂,再不跟他肆意发脾气,对着程云朔温柔了许多。

这叫程云朔不禁心疼,想到之前对她做的那些冷待心里就愧疚,更加温柔对她。

可两人中间到底是隔了些什么,大家都不挑明,就当揭过,这般和好下直叫两人感情空前的好了起来,听得摇光阁的人说,程云朔现在把邢代容当手心里的宝疼。

任谁都不能欺负了她。

陆令筠对此倒是无所谓。

孩子是谁生出来的对她都一样,反正孩子都是记在她名下养。

邢代容与别的女子不一样,可她生活的时代和所有人都一样,她改变不了大局。

陆令筠觉得她若是能找得准自己位置,她一点不介意喝她一杯妾室茶,给她一个体面的姨娘待遇。

到底,她和邢代容秋姨娘所争的东西不一样,她要的是整个侯府后宅,她们抢的是男人。

邢代容也好,秋姨娘也好,在她眼里都一样,她们从来不是她敌人,只是她棋子。

听着邢代容病了,她还差人给她送去大夫和药品。

她不急,秋姨娘却急得要命。

主母说近期有福运麟儿降来,这从她肚子里出来跟从邢代容肚子里出来是不一样的。

她只是姨娘,还没有主君恩宠,再连个孩子都没有,时间长了根本没法在侯府立足。

她天天瞧着摇光阁的动静,恨不得直接过去抢人,可她心知这没用。

她又不是邢代容,一个眼神就能把男人勾走。

一晃三天,摇光阁里甜如蜜,秋姨娘心急如焚。

今儿总算是寻到程云朔带着邢代容在院子里溜达,秋姨娘忙露脸的凑上去。

“世子。”

“秋菱姐姐。”程云朔见着她,冲她点点头。

秋菱这段时间一直陪他,两人关系亲近了不少,就算程云朔再没跟她同房,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刻意疏远冷对。

到底都是曾经亲密服侍过自己的人,能一起好好生活,程云朔是觉得再好不过。

程云朔对自己的态度叫秋菱眼前一亮,更叫秋菱意外的是邢代容对程云朔这态度,没像以前一样炸开锅。

邢代容只是微微皱眉,也不跟秋菱争风吃醋。

见此,秋菱大胆的迎上去,“邢妹妹,你身子怎么样了?”

“谁是你妹妹。”邢代容睨了她一眼,极为不耐烦道。

不闹腾归不闹腾,决计是不可能跟秋菱好脸色的。

秋菱看到这儿就知道邢代容还是个醋罐子,性子变了里子还没变,她心里已然有了个主意,她上前刺激着,“咱们都是侯府伺候世子爷的,就算妹妹在府里没有名分,也总归是姐妹。”

果不其然,邢代容听到这句就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你有完没完!”邢代容压着怒火。

秋菱顿时两眼委屈,“世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说,还是该给妹妹一个在府里的名分,也好叫我们互相照顾。”

给个名分?!

这不就是往邢代容头上跳吗!

再一再二又再三,加上那茶味十足,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发现你就是一个绿茶婊,人家好好走着你非要舔个脸上来找骂,我都不搭理你了,你还这么贱干什么!非得惹人骂你你才痛快吗!”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但奇怪的是,明明以前邢代容与人对比,程云朔总是觉得她独一无二,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觉得,邢代容也没那么亮眼,逐渐变得俗气。

“程云朔!”邢代容撅着嘴看向他。

康平从侯府账上把钱支走,去了官府,把事儿解决了。

事儿虽解决,可今天聚福自助餐被查封,一群货郎供应商将聚福自助餐告上官府已是人尽皆知。

皆因当初街头巷尾传颂邢代容火热,她如今被告,被拖欠银钱的事儿同样是传得火热。

一天之内,邢代容的口碑急转直下。

从原本心善好施,当世奇女子变成了拖欠无辜货郎货款,拿人家菜食给自己做口碑,最后还逼得侯府出钱给她收拾烂摊子的老赖皮子。

与此同时,不知道是谁传出来邢代容还要开内衣店这种离经叛道的店铺。

当下,更因她之前青楼出身,引得所有人添油加醋的议论纷纷。

什么青楼出身,只会欺压无辜货郎,借人家花献佛,借别人钱给自己博名声的赖子,满脑子污秽点子,只会勾z引男人,试图上位,哄骗侯府世子团团转。

她那些个仙名妙谈一下子没了踪影。

那些谈论程云朔娶了个妙人的朋友们全都口风一转,各个揶揄着他。

连带着程云朔往后一段时间都不敢出去,只待在他的摇光阁。

他份例虽然没了,但是他的伙食还是得供应。

只是吃的都是府上常规供应的餐食,他以前想要随意加的菜肴随着月例停了,而没了。

超过标准的都是要花钱的。

转眼,临近中秋。

秋菱得了一身新衣裳。

侯府家大业大,普通丫鬟小厮一年都有两身新衣,姨娘主子这些一年四季都有新衣指标,姨娘是一季度一身,在逢年过节的时候,还会再多得一套。

秋菱穿着库房刚送来的桂色绣花秋袄新衣服乐滋滋的在院子里闲逛。

大老远,就看到还穿着夏季薄衫的邢代容。

“呦,妹妹还穿夏天衣裳,不冷吗?”

秋菱摇着扇就迎了上去。

风水轮流转,她得势的时候,秋菱躲着,如今邢代容落魄了,她可不得使劲踩踩。

邢代容看了一眼满身新衣服的秋菱,哼了一声,往边上走。

“着急走什么,说会儿话呗。”

“我跟你有什么好说。”

秋菱直接炫耀道,“你看我新做的衣裳好不好看,你的新衣服呢?中秋可都在发衣裳,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还不是姨娘,没有份例~”

邢代容:“......”

她咬着后槽牙看着小人得势的秋菱,她奶奶个腿,这贱人就爱哪壶不开提哪壶!

自打程云朔份例没了后,她也就没钱花了。

她在侯府没名没份,是没有月钱和份例的。

吃穿全得程云朔掏钱,她从青楼过来,又没有秋衣带来,程云朔现在没钱,她就没能做新衣服。

入了八月中旬,还穿着夏天的薄衫。

一件秋衣都没有。

“你有什么好炫耀的,不就那么一身破衣裳!”

“破衣裳......你有吗?”秋菱摇扇一顿,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秋葵,我们回去!”

邢代容不跟她讲了,如今落魄,不与她争了。

“妹妹你别着急走啊,如果实在没有秋衣穿就跟我说,我屋里还有两身旧的,你拿去穿穿。”秋菱笑着。

“再不行,你给少夫人敬一杯妾室茶,少夫人宽厚,肯定会给你发新衣服的!”

邢代容气得走得更快了。


果不出所料。

邢代容挨了程云朔一巴掌后,地位噌的一下子拔高了。

程云朔天天哄着她,懊悔得不成样子。

邢代容哭过闹过,最后在他各种赌咒发誓下,以后再也不动她一分,更不与陆令筠往来半分,才勉强原谅了他。

两人哄好了之后,又过上一段如胶似漆,甜甜蜜蜜的好日子,看这架势,比以前还要好。

期间,就秦氏差温嬷嬷过来问了陆令筠,程云朔没有半分交代给她。

秦氏这段时间带老侯爷去了郊外庄子静养,不在府里。

陆令筠跟温嬷嬷回了句话带给秦氏。

“世子不喜于我,母亲交托的使命恐难一时完成。”

温嬷嬷很快带来秦氏的回复。

“筠儿勿急,一切以自己为重。”

陆令筠看到这儿,浅浅笑着,顺势提出想要秋菱的卖身契,给世子纳一房妾室。

秋菱是以前程云朔的通房丫头。

大家族里男子未成亲基本没有纳妾的,但是通房丫鬟或多或少都会有。

邢代容没出现之前,她是摇光阁里唯一开了脸的。

邢代容出现之后,程云朔便不再碰她,邢代容进了摇光阁,更是把她打发去了佛堂,伺候那些老姨娘们。

她如今已经把秋菱接了出来,下一步就是把她抬成妾室。

没得错,她就是在收拾邢代容。

邢代容一次一次在她面前跳,再不收拾都不是她了。

总归收拾一个连名份都没有的小妾,也不用太费力,轻轻抬一个妾就看邢代容怎么办。

她可不是什么真菩萨。

陆令筠的消息发出去后没多久,秋菱的卖身契就跟着秦氏一句话一起到了陆令筠这儿。

秦氏叫她一切自己做主即可。

陆令筠在拿到秋菱的卖身契后,淡淡一笑,“世子爷如今在哪儿?”

“今天下午与尚书府两位公子约着去打球,许是傍晚会回来。”

“好。”

傍晚时分,陆令筠在程云朔回摇光阁前找到他。

程云朔一副避嫌模样,尽可能和她拉开点距离。

但到底,陆令筠没做错过任何事,程云朔对她心里是带着愧疚的。

陆令筠也适当保持着距离,站在叫他不为难的地方跟他说起想把秋菱抬为妾室的事儿。

“我最近得知,秋菱以前伺候过世子,如今我已入府,说来该给秋菱一个名分,我想抬秋菱为妾。”

程云朔听到这儿微微皱眉。

抬妾?

本来娶妻就让邢代容不高兴,又抬一房妾的话......

“世子不必多心,我也是想着秋菱如今年纪大了,若是不抬妾,她也没得别的出路,无名无分在府里,更没有世子庇护,日子怎么熬。”

陆令筠抬起帕子,适时表现出一股同情和怜悯。

这一下子就激起了程云朔对秋菱的印象。

秋菱是他以前通房丫头。

邢代容没来之前,她伺候他伺候得是相当用心。

她来了之后,他便再没有碰她,更是为了邢代容,把秋菱打发到别的院里。

程云朔本就不是一个狠辣无情的主儿,对于以前的旧人,如今提起来,他心里也有两分歉疚。

陆令筠这时使出杀手锏,“更何况,我听说邢姑娘思想超前,她从来都不在乎名分身份的,我只是想给秋菱一个名分,叫她日子过得好点,日后还可以同我解解闷,叫我在府里有个说话的人。”

她这番话情真意切,又没有为自己求什么,让本就对她和秋菱有几分歉疚的程云朔更是心生亏欠。

“行吧,你自己做主即可。”

他应了下来,说完便大步走向摇光阁。

这一回,他进摇光阁之前,对所有人耳提面命,不许任何人告诉邢代容,他见过陆令筠。

就算统共跟她没说几句话,还是保持着绝对距离,程云朔还是怕邢代容误会。

他那些行为都落在陆令筠和霜红她们眼里。

“少夫人,世子对那位还真是好得过分。”霜红道。

“世子爷确实是个少有深情的男子。”春杏语气里也染上了嫉妒和羡慕。

她们进府有了时日。

日子这一天天慢慢过来,不得不说,从另一个角度下,程云朔确实是个极好的男人。

可惜,不是对她们主儿。

陆令筠眼底都是风轻云淡的洒然,“兰因絮果从头问,花开花落自有时。”

这世间从来相爱容易,相处难。

多少深情会淹没在柴米油盐的琐事里,多少深情会消耗在根本不同的三观里。

爱情爱到最后,就是看人和人的相处。

除却最初华丽的怦然心动,露出两人全部核心后,大多都是一句兰因絮果。

陆令筠且慢慢的看着。

纳妾的事敲定之后,第二日,她便喝了妾室茶。

秋菱万分恭敬的给陆令筠敬茶,看着陆令筠的目光宛若再生父母。

“主母恩情,奴婢永生难忘,奴婢日后一定尽心侍奉主母,为主母做牛做马。”

秋菱激动道。

“日后伺候好世子,早日为世子诞下麟儿便够了。”陆令筠笑着接过她的妾室茶,给霜红一个眼色,叫她递上一个大大的红包。

秋菱欢喜的收下红包,陆令筠非但抬了她做妾,还给她单独开了一个院。

院子离摇光阁很近。

“你身边也没个伺候的人,这样吧,我先叫我院里的春杏跟着你,以后你在府里有看上合适的丫鬟跟我说,我把她安排给你。”

“是,多谢主母。”秋菱激动连连。

今日起,她就是有丫鬟的人了!

再也不是叫人使唤的丫鬟!

春杏和陆令筠交换了一个眼神,半点意见没有,走到秋菱身边。

陆令筠又给她赏了两身衣服,一些首饰,叫她们风风光光从她这儿出去。

她们俩一出陆令筠的院子,春杏就跟秋菱道。

“秋姨娘,你要知道,想在这府上立足,要讨好的不是少夫人,是世子。”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从屋里出来,陆含宜便领着一群人拦在陆令筠面前。

她睨着陆令筠,嘴角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姐姐要嫁进侯府,娘赏了你不少好东西呀。”

“妹妹喜欢?”陆令筠面上不显,巧笑看着她,一副她若是喜欢便送给她的模样。

看她跟往常一样,陆含宜眼底幽深之色更添几分得意。

哼,果然只有她这种天命之人才重生。

这一世,她陆令筠的一切都会是她的!

“不用了,那么点破玩意你自己好好留着吧,以后在侯府吃不上饭还能当点钱花。”

“妹妹何出此言?侯府家大业大,怎会叫我吃不上饭?”陆令筠敛着笑,一脸不解。

见她如此,陆含宜更加得意,她睨着陆令筠,“天机不可泄露,乖乖嫁给程云朔就对了,你也不用多想,因为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你的命。”

说完,陆含宜便带着人走了。

陆令筠:“......”

看着她趾高气扬走的背影,陆令筠无语一笑。

她这个头脑简单的妹妹,真是重来一次也没半点长进。

这都是命,好,她更等着看陆含宜的命怎么样了。

就看她这么知天机能不能先过李府那一关。

陆令筠回了自己小院。

这几日,她小院子忙了起来。

教习嬷嬷,喜娘绣娘们进进出出,教她规矩,给她量体裁衣,为大婚做着准备。

因着这一世嫁的的是侯府,所有规制都比上一世高上一层。

陆令筠上一世可是被封了诰命,进宫请过安,礼仪仪态早早学过,教习嬷嬷只指点一次,便连连点头,心里满意得不得了。

陆令筠会来事,只夸嬷嬷教得好,命人封了大红包给她。

那教习嬷嬷是侯府派来的人,这红包收了,回头便跟侯府夫人回禀,陆令筠天资聪颖,一举一动大家风范,天生主母之资。

还没过门,夫人就对陆令筠好感多上三分。

前世,陆含宜可没抓过这最初的好感,凭的全是程夫人对媳妇的亏欠。

陆令筠的教习很快结束,她早早得了几天清闲,在屋里盘着嫁妆外,自己手上地契人契铺子贴身钱时,有人找了上来。

“大小姐,将军府小姐来见你。”

提笔记着的陆令筠听到这儿,笔尖猛然一顿,抬起头来,“快请!”

不肖时,一个穿着黄衫长裙的年轻女子便被领了进来。

“令筠!是不是你妹妹又欺负你了!怎么叫你嫁程云朔那纨绔子!”脆亮的声音响起。

来人正是王绮罗。

王绮罗是陆令筠的手帕交,王绮罗的母亲和她母亲亦是手帕交,陆令筠母亲过世后,有一段时间直接被接到王家住,王绮罗母亲拿她当半个女儿看。

可惜后面继母过门,王绮罗母亲不便多来往,只叫王绮罗多多来陆家看她,帮衬些陆令筠在陆家的日子。

而上一世,陆令筠嫁入李家一年后,王绮罗也嫁人了,她嫁的是大理寺少卿之子,嫁了后才听闻那少卿之子不是人,日日夜夜打王绮罗,王将军那时蒙冤,官场遇到大事,根本无暇顾及女儿,不消半年,王绮罗便被打死了。

那时陆令筠在江南,什么都做不了,待得她回京,有了实力护着点人,王家早已落败,王夫人几年前也逝了。

这事儿是陆令筠一辈子的遗憾。

陆令筠见到她,顿时眼前一湿,恍若经年的抱住她,“绮罗?”

“你别哭啊!你只管跟我说,我爹娘听说你要嫁程云朔那纨绔子,气得不得了,她同我说,你若是有半点不情愿,我们将军府出面替你拒了这门亲!”

陆令筠听着王绮罗的话,破涕为笑,她搂紧王绮罗不语,湿漉漉的眼睛只看着她。

王绮罗被她瞧得心里更紧,“你别看我了,你倒是说句话,是不是你那恶毒后娘和你妹妹干的!我记得明明是李家瞧上的你,我娘还说李家是门好亲事!”

“你再不说,我现在直接去!真当你没人撑腰了!”

陆令筠松开王绮罗,拉住她,终于开口,“是我愿意的。”

“令筠,你从小就是软脾气。”王绮罗一脸不信。

“真的。”陆令筠笑得更加开心。

有人站自己这边,这种感觉真的暖。

她拉紧王绮罗的手,带她坐下,“侯府高门大户,夫人侯爷皆是宽厚之人,定然对媳妇慈爱,这怎么不是好亲事。”

“程云朔那家伙可是个纨绔子!他娇养青楼女那事儿可是传得满京城沸沸扬扬,我爹都说他女色昏头,无药可救。”

“这世道男子有多少不是三妻四妾,就连你爹,和婶娘琴瑟和弦,后宅也有两房姨娘。”

王绮罗一时哑然。

诚然,就连她爹都有两个小妾。

她娘只生了她一个女儿便伤了身子再生不了,防着绝嗣,她婆婆强逼着纳了两房小妾开枝散叶。

“可是......我记着当时你明明是被李家瞧上,这换了人,铁定是被你妹妹抢了。”

“李家哪里比得上侯府,”陆令筠笑着,“李闻洵家中行二,上面有能干的哥哥,娶的是尚书次女,进府就执掌中馈,而陆云朔是家中独子,我进门后只我一个儿媳,李家如何比得侯府?”

王绮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似乎,很有道理。

没想到陆令筠已经看到了这个层面,只论家世,李家真的是一百个比不上侯府。

但......

“你当真不介意程云朔已经有了小妾?”

她爹有妾那也是因为子嗣,长辈之命实在违不过,可正常人家的男子哪有在婚前就纳妾的。

还闹得这般沸沸扬扬,不是羞辱新妇吗!

陆令筠举着茶盏,“这世上的夫妻能做到相敬如宾便是极佳的福气,我也只求与他相敬如宾。”

王绮罗听此,再没了意见,她瞧着风轻云淡,从容不迫的陆令筠,转念道。

“我可跟你讲,他那小妾不是一般人,我弟弟同我说,他听过她在青楼的卖唱,曲调全都新颖无比,行径更是大胆张扬,在青楼里就道什么男女平等,人生而自由,见过她的男人全都说她是奇女。”

小说《夫君独宠爱妾?我攻略婆婆来撑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还有人工钱,十个人修一个月三十两,一个院子都能修起来,你就给我修了个十几丈的矮墙!”

“打灰拌料钱你更是敢夸口,三十两的人工钱你给出去,哪家工头还找你要打灰拌料钱!”

“一百两银子你就给我修这么个烂墙,崔大,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没在里面贪墨九十两也得有八十两!”

他哪里知道,陆令筠不光是知道这些基础东西的价格,更是有着相当丰富的生活经验。

上辈子她跟着李二治理四方,要一路高升,所见所历皆是要亲自经手,贴近民生,她不光知道砖价,人工价,各个作物价格都得熟烂于心,一些行业的流程也得心中有数。

这种小东西想诓她,简直是可笑。

崔大听到陆令筠一桩桩一件件把他修墙里的猫腻都挑出来,更是精准的算出他到底贪了多少钱,崔大当即冷汗淋漓,“少夫人,奴才,奴才真的没有?”

“没有?”陆令筠冷笑一声,“你是想告诉我,你没有贪墨,还是遭了人骗?”

“我遭了人骗!那些人诓我!我们家世世代代在府里做事,我哪里敢诓骗主家啊!一定是他们在里面捞了好处!”崔大哭得涕泗横流,情真意切。

陆令筠岂是那么好骗的,她看着崔大,“好,你去把当初修墙采买砖头的店家,做活儿的每一个工人都给我叫来!我给你机会当场对峙,若是有半点出入,就别怪我不客气!”

既然是要他死,那就叫他死得明明白白!

崔大听到这儿,再也演不下去了,他跪在地上认错,“少夫人,是崔大错了,崔大再也不敢了!你念在我们全家都尽心尽力的服侍侯府的份上,就饶了我这次吧!我一定把钱还回来!”

陆令筠冷然的看着崔大,“还回来?哪止!来人啊,把崔大拖出去,重打二十大板,罢免一切事物,限你三日内,把这些年贪墨的所有赃款都给我吐出来,少了一文钱,你就给我等着!”

她话音落下,崔大呼天喊地叫得凄惨,院里的家丁立马上前把人叉走。

陆令筠雷厉风行的处置了崔大,直接震慑了满院子其他人。

她之前一直都是温温柔柔,与人无争,这一番做完,其他人全都知道了他们家新主母一点都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小姐,想糊弄她,门都没有!

当下其他人对着陆令筠的态度都恭敬了许多。

陆令筠处理完崔大的事,当下恩威并施的看着其他人,“大家要以崔大为戒,不过你们放心,只要做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必然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是,少夫人!”

众位大小管家道。

陆令筠重新坐回位置,她面前就剩最后一个账本了。

陆令筠翻了两页就皱起眉来,这次都不消她问,负责这个账本的管事就站出来小心道,“少夫人,这是我们东街酒楼的营收册子。”

“怎么这个月亏损这么多?”

“世子要我们重新装修酒楼。”管事看着陆令筠的脸色,“他要把酒楼改成什么,自助餐。”

“自助餐?”

全程在一旁听着的秋姨娘这时道,“主母,我知道!”

“那小狐狸精进府那天,她就缠着世子叫她给她开个自助餐,还说什么肯定会挣钱!就是她折腾出来的!”

“何为自助餐?”

“大概意思就是酒楼里所有吃食都是随便吃,只要买个进门价格,肉呀菜呀都不分。”秋菱说着撇着嘴,“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还肉菜不分,那大家不都只吃肉,这不得赔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