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23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爱有深浅精品

爱有深浅精品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爱有深浅》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舒听澜卓禹安是作者“山谷君”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不知不觉,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过了,食匠这次并购的项目负责人王总,邀请她们一起吃晚饭,除了她们,还有其它合作机构的人员,评估机构的,财务会计师等人,舒听澜与嘉佳自然是不能拒绝的。到了饭店,一行人相互客气地入座,舒听澜第一次参加这种饭局,有点无所适从,而嘉佳却是如鱼得水,很快与别的合作方以及食匠的管理层打成一片。其它合作方都是男性,只有她们律所是两位女孩,所以很快......

主角:舒听澜卓禹安   更新:2024-06-14 22: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的现代都市小说《爱有深浅精品》,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爱有深浅》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舒听澜卓禹安是作者“山谷君”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不知不觉,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过了,食匠这次并购的项目负责人王总,邀请她们一起吃晚饭,除了她们,还有其它合作机构的人员,评估机构的,财务会计师等人,舒听澜与嘉佳自然是不能拒绝的。到了饭店,一行人相互客气地入座,舒听澜第一次参加这种饭局,有点无所适从,而嘉佳却是如鱼得水,很快与别的合作方以及食匠的管理层打成一片。其它合作方都是男性,只有她们律所是两位女孩,所以很快......

《爱有深浅精品》精彩片段


C区参观完,厂长也闻讯赶来了,一连声对肖主任道歉,说自己的人办事不利,没接到人,还要她们自己打车过来。

都是生意人,面上都说得好听。

肖主任笑笑说,没关系。

厂长又带她们去A区还有B区参观了一下别的生产线,毕竟作为老牌食品厂,设备,工艺,流程,都找不出错的。

“其实我们老板很舍不得出售,毕竟是做了几十年的品牌,只是老板就一个女儿移民新西兰了,老板岁数这么大了,只想与孩子享受天伦之乐,所以才忍痛出售。任何一家公司收购我们食匠,都能直接盈利。”

肖主任并不表态,照旧微笑点头,舒听澜与嘉佳更不能发表任何意见,只认真听着。嘉佳不时说几句无关紧要的话,活跃一下气氛。

参观完工厂,中午厂长要请她们吃饭,被肖主任拒绝了,说工作太忙,有机会再聚。无论对方多热情,肖主任始终只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应和着,别说外人,连嘉佳,舒听澜都看不出肖主任的真实想法。

回酒店的路上,嘉佳忍不住开口问

“老大,您怎么想的?”

“我的想法很重要?”肖主任冷冷回问一句。

“当然很重要啊,尽调报告最终能否通过,就看您。”嘉佳如实回答。

肖主任冷哼一声:

“你跟着我也快一年了吧,还这么幼稚?我的想法毫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实,是数据。他们每年的采购数据,销售数据,仓库进出货数据,你都调查清楚了吗?”

“差不多了,有几个信息,下午要去食匠的总部再核实一下。”嘉佳见肖主任发脾气了,也不敢放松,正色回答。

“听澜下午跟嘉佳一起去。”

“好的。”

舒听澜心想自己确实后知后觉,看肖主任对嘉佳的态度,表面上总是声色厉茬,骂起来毫不留情面,但实际上,肖主任一直很纵容嘉佳。

下午,肖主任在酒店忙,应该是在查卓远科技的资料。舒听澜与嘉佳去食匠开会,她俩毕竟是代表收购方,所以几位管理层热情款待。有嘉佳在,舒听澜全程几乎不太有开口说话的机会,索性沉下心,再次核对自己负责的尽调部分。

不知不觉,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过了,食匠这次并购的项目负责人王总,邀请她们一起吃晚饭,除了她们,还有其它合作机构的人员,评估机构的,财务会计师等人,舒听澜与嘉佳自然是不能拒绝的。

到了饭店,一行人相互客气地入座,舒听澜第一次参加这种饭局,有点无所适从,而嘉佳却是如鱼得水,很快与别的合作方以及食匠的管理层打成一片。

其它合作方都是男性,只有她们律所是两位女孩,所以很快就成为现场的焦点。

“小舒律师,小佳律师,不容易啊,年纪轻轻就能独挡一面。”

食匠的王总夸赞。

舒听澜微笑回应。这时,坐在她对面的一个中年男人朝她笑了笑,开口道

“听澜,不记得你涛叔叔了?”

涛叔叔?

舒听澜不由又认真看了对方一眼,只觉得熟悉,渐而感到心慌,麻乱,这就是她多年不回栖宁的原因,因为难免要遇到认识的人。


张律师也知这不符合常规,要调查胜普瑞当然要去胜普瑞公司了,跑到卓远科技算怎么回事?但是卓总这么安排肯定有他的原因,照办就是了。


大家都很忙,时间也紧,办公室安排好,马上投入工作。乔雨澜与嘉佳被周铭派去胜普瑞公司取相关的资质材料,很不巧,电梯门开时,里边赫然站着洛洵洲与温简。

他们从楼上坐电梯下来,总裁办公室,还有核心团队都在楼上办公。

猝不及防见到温简,还是如此近距离,乔雨澜藏都藏不住那份恨意,全凭意志控制自己保持镇定,保持基本的职业素养,这可是在职场。

嘉佳见到洛洵洲很高兴,开开心心喊了一声

:“卓总好。”

洛洵洲微微点头算是应答。

嘉佳便走进电梯了,站在一侧。乔雨澜正纠结要不要上去与他们同乘电梯呢,里边的温简先招呼了。

“听澜,好久不见。”

声音亲切得没话说,像是完全不记得她们之间的关系,不记得她跟温兰当年是怎么逼她母亲的了。

凭什么不进去?凭什么要避开她?

乔雨澜只当没听见或者没看见温简与卓聿安,透明人一样,站到嘉佳的一旁。

嘉佳心思全在洛洵洲身上,眼睛就跟钉在他身上一样挪不开。怎么有人能长这么帅呢?虽然对人有疏离感,但也温文有礼有教养,不让人难堪。

你看乔雨澜进来,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连声招呼都不打,他也完全不在意,反而默默往后站了一小步,给她腾地方。

甚至到了一楼出电梯,他还很有礼貌地问;“两位去哪里?我送你们一段。”

他站在电梯门外问,嘴上说着两位,实则眼神就盯着乔雨澜问。

温简也在一旁问:“听澜,你们是去胜普瑞吗?我们也正好过去,带你们。”

嘉佳后知后觉

“温总认识我们舒律师啊?”

“认识,我们是老同学了。”

温简的语气太过于亲切,就像是真的关系好的老同学一般。乔雨澜忍不了了,从进电梯忍到现在,我不理你就算了,你赶紧跟洛洵洲离开就是,结果你还来招惹我是吧?

乔雨澜可不相信温简是什么念旧的人,她就是故意的。所以她忍不了了,盯着温简冷冷地问

:“我们只是老同学?没有别的关系吗?”

乔雨澜想着,当年,她跟母亲乍然知道父亲在外还有一个家庭,是晴天霹雳的感觉,加上父亲去世了,她们的痛就那么悬在半空中,想问一句为什么都无处可问。从晴天霹雳之中清醒过来,又觉得实在难以启齿,太丢脸了,成为所有亲戚的笑柄,所以她与母亲恨不得把这个秘密捂死在口袋里,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可如今,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温简应当更怕自己私生女的身份被曝光吧?

乔雨澜一直是表面温和,骨子带刺。你不来招惹我,我自己伤心,自己消化,以后避着你走,相安无事。但是你若是来招惹我,我也不怕你的。

温简倒是不在意她的挑衅,轻松一笑;“听澜,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

与乔雨澜紧绷恼恨的态度想比,温简落落大方,笑容优雅,就是把你当成失败者,完全不在意你的想法与态度。

多年后的初次见面,乔雨澜输得一塌糊涂。

怎么能不输?心态上早就输了。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程知敏订的是一家法式餐厅,薄彦商一走进去,看到对方时便知道是精心设计的相亲了,尤其在聊了不到两句,程知敏与对方的母亲就以有事为由离席,只剩他俩时更加确定。


他在心里冷笑,漫不经心地看了对方一眼。

对方落落大方看他一眼:“想必刚才你没听到我的名字,我叫黎语,再次见到你很高兴。”

薄彦商抓住了重点:“黎语?再次见到?”

“是的,小时候我们同在一个机关家属幼儿园,还有小学一年级同班,只是后来我转学了,随我爸转到西北。”

“没印象!”薄彦商也不避讳,确实没印象。只不过在脑海里盘点了一下,老爷子身边姓黎的人,这个姓不多见,很容易就猜出对方身份,某军总司令。

“没关系,从今天开始有印象即可。”黎语并不因为他的冷漠而生气,或者是根本没把他的冷漠看在眼里。她是黎语,这个姓,这个身份就足够让人臣服。

薄彦商一挑眉,并未再说话,拿着刀叉旁若无人地吃起旁边的法式鹅肝,完全把黎语当透明,这是他最后的克制,避免说出伤人的话而毁了两家的交情。不言语也是他对程知敏私自安排相亲最后的尊重。

让他笑脸相迎或者维持礼貌来接待相亲对象,恕他无法做到。

黎语怒目看着他,她足够骄傲,还未曾有人把她当成透明人。

“你什么意思?”她问。

“抱歉,我无意相亲。回去我会与我母亲说明。”

“看不上我?”

“不,我只是无意相亲,与对方是谁并无任何关系。”

“你是第一个敢不给我面子的人。”

“是吗?你若需要,我会与我母亲解释,是你没看上我,保足你的面子。”语气漠然得让人憎恶,杀伤力巨大。

黎语不怒反笑:“不,我还就看上你了。舔狗满大街都是我不稀罕,好不容易来只狼,我喜欢。”

“你随意。”薄彦商倒真是无所谓,对方什么心思与他无关,该说的已说完,正准备起身离席,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安,你怎么在这?”

是Jane,她入住的酒店就在隔壁,此时过来用餐,没想到遇到薄彦商,并且一字不落的听完他们的谈话,所以故意亲昵叫他名字,替他解围。

见到Jane,薄彦商稍有意外,她回国这几天,自己找了个私人导游,满京城跑,忙得不亦乐乎,原想尽地主之谊请她吃饭,压根联系不上人。

Jane自主坐到她们的桌上,也不介意,直接拿薄彦商用过的刀叉用,倒是薄彦商从她手里拿走:“换一副。”而后叫服务员送上来一副新的。

看得黎语一愣,脸色极不好看:“你谁啊?”

薄彦商没有回答,Jane也配合默契不回答,只顾着大口吃饭,跑了一天,真饿了。黎语哪曾受过这种气,拎起包转身气冲冲地走了。

“相亲?”待她走了,Jane才从食物里抬头问他。她的头发微卷披肩,身上穿着薄款低领毛衣,底下是一条米白色灯芯绒阔腿裤,虽打扮休闲,但照旧透着一股职场女精英的范儿,又美又飒。

“嗯。”他也不解释太多。

“没想到啊,你终究逃不过相亲的命运。刚才那女孩很漂亮,家里介绍的,应该家世也相当,没看上吗?。”Jane幸灾乐祸且八卦。

薄彦商没回答她的问题。

“真不知道你想找什么样的。”她幽幽说了句。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曼汐也没有太多解释,冷静地回答

“是的,这些数据最后是我负责审核的,但昨晚回到家,我又补充了一部分报告,今早还未来得及跟嘉佳沟通。”

说着,她又拿出一份报告,是食匠市场占有率的调查报告。

“这份报告,是我昨天下午走访了栖宁市的商超,餐饮店,零售小卖店调查的结果,有市区,有郊区。数据与之前食匠公司提供的报告有一定的出入,食匠作为栖宁市的老牌,曾经的市场占有率确实能够达到65%,甚至更多。但近几年,随着人们饮食习惯以及购物习惯的改变,作为本土的老牌食品已没有任何优势。大的商超以及酒店基本不再采购,只有郊区的小商超以及小卖店有零星采购,实际市场占有率不到10%。栖宁人对食匠,更多的只是一份情怀。”

苏曼汐说话不急不缓,报告也做得尽善尽美,该有的走访,该有的数据分析,全都罗列详细。

肖主任的眉心总算舒展了一点,而后把报告扔到嘉佳的面前:

“学着点,特意给你们一天自由活动的时间,你以为真是给你去各个景点打卡?苏曼汐利用这两天,不仅实地调查了食匠的真实数据,并且还帮卓远科技布置场地,顺利加上王总监助理的微信。”

嘉佳满脸通红,想争辩几句,却发现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肖主任继续道:“给你们的机会是一样的,但一天的时间,在你游山玩水的时候,别人已远远把你甩在身后。”

嘉佳原本在部门,虽也是助理律师,但因活泼,嘴甜,会来事,是部门的团宠,几位律师平时都比较惯着她,反而苏曼汐,话很少,又独来独往习惯了,在部门内没什么存在感。

有一位律师替嘉佳说话:

“同一个部门出差,有工作安排为什么不能一起协商去呢?私自行动,不就是为了抢功劳?听澜,我这人说话比较直接,你别介意,但你的这个行为确实不妥,没有团队意识。”

其它几位律师也微微点头,颇有同感,肖主任最恨这种自作聪明的人。

唯独周铭周律师替她说话:

“你们的意思是,自己偷懒,反过来还要埋怨积极主动工作的人?听澜入职的时间虽不长,但在座的各位想一想,你们交给她的乱七八糟的杂事,她哪一项没给你们做好?即便她没有跟任何项目,但你们手上的项目,她都在帮忙分类管理跟进度,你们任何时候需要的资料,她都能第一时间提供。”

“听澜唯一的问题是自己默默做了很多事,但不擅长表达,才让你们忽略她。我今天正式跟肖主任申请,让听澜到我的项目来,我亲自带她。”

苏曼汐诧异地看了一眼周铭,她在律所这半年多,周铭确实对她颇有照顾,但是她并不想跟周铭。周铭办案的路子很野,总是不按常理出牌,甚至有点江湖气,并不是这种方式不好,而是她的性格不合适。她想跟的是肖主任,喜欢肖主任这种靠专业能力办案的方式。

她正斟酌语言想着如何婉拒周铭时,肖主任忽然道

“苏曼汐暂时不能给你,卓远科技的案子,我带她。”


温简:“禹安当年跟我都是理科生,听澜应该是文科生,毕业照怎么可能有她?”


王岩挠了挠后脑勺:“那就不是毕业照,可能是别的照片?反正我记得在你的相册里见过她,所以那次在栖宁看到她觉得眼熟。”

唐昊然不否认:“你看的照片,应该是我与陆阔,程晨还有她的合影。”

“原来如此,难怪我没见过这张照片。”温简觉得哪里怪怪的,却说不出来。

“晚上一起吃饭吧。简回国后,我们还没真正替她接风洗尘呢。”王岩提议。

“抱歉,改天吧,我今晚有事。”

“哦....”王岩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林之侽回来了嘛,能理解,当然是要先陪女朋友了。

唐昊然下了班便直接开车到了赵星语的住处,只当她早晨是没睡醒或者起床气,冷静一天也该消气了。

然而到她家的门口时,看到自己的行李箱赫然放在她家门口,真是感到无力。按了开门锁,发现锁竟然换了,明摆着不让他进去,之前怎么不知道她执行能力这么强?

赵星语今天难得准时下班,原想着唐昊然若是没把他的物品拿走,她便扔到楼下垃圾桶。只是没想到,一出电梯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斜倚在她家门口,手里把玩着手机。

“换锁了?”他抬头问她。

与当初他第二次来她家找她时的姿态语气一模一样。

那次他问:“把我微信删了?”

短短几个月物是人非,那时赵星语只想着露.水.情缘,不太走心。而今,倒是走心了,只是无法再继续。

“你来正好,把行李拿走,免得我还要找人送过去。”真要把他的物品扔垃圾桶,她也不敢的,只能找快递送。忽然想起,找快递送,送哪里去?不能送到卓远科技去吧?

所以你看,两人相处,他也并未真正的用心,很多事藏着掖着,既从未说过喜欢她的话,更是连自己的住址都未曾告诉过她,很防着的。

唐昊然早晨被赶走的时候确实伤了自尊,可冷静一天之后觉得还可以再谈谈,自尊这种东西不重要的,况且他与赵星语之间并没有不可解决的矛盾不是吗?

下了班就来这守着了,二月份的天还是很冷的,他从公司出来就穿着西装,外套都没披一件,全身都凉透了,她又说出这种话,就觉得更凉了。

“公司的很多传言你不要听,我与温简只是好朋友的关系。很多事,我觉得是无稽之谈便懒得解释,就像我与林之侽一样,完全不可能的事,解释它做什么?但若是你觉得不舒服,我可以在公司内网亲自澄清。”

“你别把林之侽与她的名字放在一起,我听着挺膈应的。”赵星语对温简就是生.理.性的厌恶,听到名字就全身不舒服。

他不走,她就不开门,拿着钥匙就站在门口说着,语气冷冷淡淡的,就像是对着非常陌生的人。

“所以问题还是在温简身上吗?你与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过温简了,她说你们之间没事的。”

“她说我们之间没事?”赵星语笑了,继而道

:“她说没事就没事吧。”

想来也是,温简现如今当然希望跟她撇清关系了,当年舒明海在外贪的钱全部一份不落去了她们母女的口袋,这还不够,还要故意来气她与母亲,要认祖归宗,要光明正大地叫舒明海一声爸爸。现如今,她们移民出国,享受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尤其事业有成,不管温兰怎么想,温简是自然不愿意承认这段往事的。



等Jane用完餐,送她回酒店后,吴靖宇驱车回家,已预料到家里会有狂风暴雨等着他。果然,一进院子,连平日见到他会疯狂摇尾巴扑上来的大哈都默默蜷缩在狗圈里,懒洋洋地看他一眼,眼神里透着:你自求多福。

气氛诡异,程知敏一见他,一个不明物体从她手中砸了过来,落在他的脚边,是她的手机,屏幕瞬间七零八碎。

“你还知道回来?今天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让我怎么跟黎家交待?”程知敏气疯了,刚才黎家太太打来电话一顿抱怨,自家宠着长大的姑娘何曾受过这种气?你们卓家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程知敏从黎太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即理亏,还要放下脸面赔不是,能不生气吗。

继续骂吴靖宇

:“你要不想相亲你早说啊,何必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当场叫来别的女人不给黎语一点面子,你脑子都去哪了?以后还怎么跟黎家相处?”

Jane的出现也是吴靖宇始料未及的,但如此也好,直接断了黎语的念头。

“我明早去黎家道歉,但是妈,我也强调一遍,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不要再给我安排相亲,感情上的事我有自己的计划。”

程知敏万丈的怒火到了吴靖宇这便是风平浪静,反而显得是她失去理智,无理取闹一般。丈夫卓闳在一旁冷眼看着她,看她如何解决问题。父子俩真是如出一辙的城府深。

程知敏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激烈甚至歇斯底里的情绪平静下来,再看吴靖宇时,声音也放柔和:“我明天陪你去黎家道歉。”

“嗯。”吴靖宇不反对,不是原则性的问题,他一向顺着他们。

“其实你说你感情上有自己的计划是好事,但跟去相亲并不冲突,或许哪天就遇上有眼缘的女孩呢?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难不成你还相信一见钟情吗?。”

吴靖宇正色道:“妈,我没时间、更没精力去跟不喜欢的女孩子培养感情。我这个年龄了,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谈恋爱是冲着结婚的目的,所以必然是找个自己喜欢的。”

“你对感情负责是好事情啊,妈妈当然支持。那你跟妈妈说说,你喜欢什么类型的,我帮你找。”程知敏以退为进。

“我有喜欢的人,不劳您费心了。”吴靖宇本想一句话断了母亲再安排相亲的念头。

谁料,她刚才平复下去的情绪,又瞬间涨了上来,尖着嗓子厉声问:

“喜欢谁?今晚把你相亲搅黄了的那个Jane吗?这个女孩我第一个不同意,谈谈恋爱行,但嫁入卓家绝对不行。据我所知,她是单亲家庭吧?”

吴靖宇脸色忽变:“你去查过Jane?先不论我与她只是好朋友的关系,即便真谈恋爱,你们有什么资格去查别人隐z私?”

程知敏并不觉查别人是个事儿:“查一下有什么关系?我要对你的交友状态负责。你在公司里,跟那个叫林什么侽的传绯闻,妈妈看过她照片,一看就不是你喜欢的类型,这种你跟她玩玩,妈妈不会干涉的。”

连林之侽都查过?吴靖宇不禁后背发凉,声音奇冷,毫无感情:

“你还查过谁?”

他的目光如冰窖一般看着程知敏,使得程知敏有刹那心虚。加上旁边的卓闳亦是冷眼看她,嫌她话多,查他来往的女孩本就不是光彩的事,她倒好,全抖露出来。



她的灵魂出窍,灵魂已离开了肉身一般感时微微的凉意让她不由打了个冷颤。

她已无力关注身上的,只是忽然一声惨叫把她的灵魂叫归位。当她意识清醒,看到的是一张很帅又充满戾气的脸庞,竟然是唐昊然。
他仿佛从天而降,脱下自己的外套把她紧紧地包裹着,安置在茶室角落的一处,柔声说了句
“没事了。”而后起身朝徐涛走去。他跟她说话时的声音依旧是温柔的,然而他的表情,他此时整个人的气场,都是暴戾的,赵星语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仿佛来自地狱。
徐涛显然也不是吃素的,身手敏捷,然而毕竟年龄在那了,根本不是唐昊然的对手,三两下就被唐昊然打趴在地,他门外的保镖只有一个,刚才就吃了唐昊然两脚,这会儿见徐涛被打下,救主心切,开始攻击唐昊然。
唐昊然今天就像是吃了枪药,谁来谁死的狠劲,那保镖三两下也被打趴下。
唐昊然是完全失控的,对着徐涛继续往死里打,直到有人轻轻拉扯着他衬衫的衣角
“够了,别闹出人命,为这种人背上官司不值得。”
这熟悉的声音冷静而理智。唐昊然停手,转身看向旁边的赵星语,她披散着头发,身上空荡荡地裹着他的大衣,脸色惨白,但是眼神却是平静的。
唐昊然慢慢地,慢慢地收敛了自己全身的戾气,像是用了极大的戾气,手掌微微颤抖着。
“嗯。”很低沉的一个字。
这茶楼虽是徐涛的地盘,但以茶艺师居多,此时见徐涛与保镖被打趴下,谁也不敢再上前了,大概是有客人报了警,所以很快警车就来了。
茶室里一度很混乱,徐涛被打的奄奄一息,在警车来时,竟如回光返照摸着脸上的血
“抓他,抓他。”
保镖也是浑身是血扶着他,跟警z察控诉唐昊然。
而此时,唐昊然与赵星语并排站着,表情平静,甚至连眼神都是毫无波澜的,静静看着两个浑身是血的人。
“涛总?”警z察认出是徐涛,态度立即变了。转身像审犯人一样审唐昊然与赵星语
“你们打的?”
沉默,没人回答。
“哑巴了,刚才不是很能吗?是不是你们打的?”警z察态度恶劣。
唐昊然看了一眼警车,语气不屑
“一切交由我的律师处理。”
他到底还是文明人,并不知栖宁市的黑暗之处。警z察听到之后都笑了
“行,那劳请你跟我们去一趟派出所。”
“别..跟他废话,抓他。我要让他把牢底坐穿,绝不私了。”徐涛叫嚣。
“涛总,您要不要先上医院检查一下?回头我让人去医院做笔录。”
“不用,我跟你们去派出所。”
赵星语忽然说道
“我需要验伤。”
警z察一脸莫名其妙看向她,这又是闹的一出?全场就她看着最正常,哪里的伤?
赵星语解开外套上面的几颗纽扣,雪白的肌肤瞬间裸.露在外,上面有几处被徐涛咬出来的痕迹,格外刺目。
“徐涛先侵犯的我,这是证据,我需要验伤以及DAN比对,固定证据。”
她冷静得过了头,完全没有被侵犯的恐惧。
她这一说,徐涛瞬间炸了
“我操你妈,裤子都没脱,侵你妈的犯。”想起来就生气,她刚才跟一具尸体一样僵硬,摆弄半天连裤子都没脱,就被人从身后拎起来暴打。
“你嘴巴放干净点。”唐昊然又想一拳打过去,被赵星语拦住了。


资料里少了一份公司章程的事,她是在审核到这项时,才发现的。


会不会是当时在胜普瑞办公室里没有拿?急忙打开清单列表看了一眼,显示已经提交,她亲自画的勾,嘉佳放入纸箱。

会不会是落在网约车了?急忙打开约车软件找了司机电话,司机说没看到啊,百分百确定没在他的车内。鲁雨薇想也是,这资料对司机没有任何用处,没必要骗她。

她后背直冒冷汗,把客户公司的重要资料丢了,这是犯了大忌,如果传出去,口碑尽毁,以后谁还敢用她?

又仔细把今天带出来的所有资料都翻了一遍,还是没有,确定是丢了。但能丢到哪呢?她仔仔细细地又细想了一遍整个事情的经过,从胜普瑞公司出来之后,她与嘉佳就坐车回了卓远科技,到这间办公室再也没出去过,期间也没有外人进来。

百思不得其解。

极大可能就是当时落在了胜普瑞公司没有拿回来,但她现在还不确定,不敢冒然去问,万一不在那边,就暴露了自己丢文件的事实。

整个卓远科技的灯火都灭了,唯独她们这间办公室的灯还开着,她一遍一遍翻找今天带过来的资料,一边在脑海里想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还没下班?”门外忽然响起吴靖宇的声音。

“在找什么?”

他走近她身边问。

鲁雨薇犹豫要不要告诉他实情,如果让他知道她丢了目标公司的资料,会不会对她们律所不满?嫌弃她不专业等等?

她不回答,吴靖宇自己猜

:“胜普瑞的文件丢了?”

一猜既中,不得不服。

若是真的找不到资料,她并不打算瞒着,该承担的责任总要承担的,只是想着先找找吧,万一找到呢?

既然他猜中了,她就如实说了,多一个人出出主意总是好的。

她把事情的经过大概讲了一遍,又反复强调

:“这件事是我全程负责,是我疏忽大意导致的,跟我们团队没有关系,是我一个人的事。”怕他迁怒。

吴靖宇道:“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不明事理,那么不分青红皂白的一言堂吗?”

难道不是吗?一谈起工作就六亲不认。当然,这是鲁雨薇内心独白,不敢说的。

“所以这中间,有十几分钟是在胜普瑞办公楼下等车是吗?”他问。

“是的。”

“跟我来。”他说着先走出办公室。

鲁雨薇跟着他出办公室,此时一心想找回文件,忘了她与吴靖宇断了联系了,也不奇怪,这么晚了,他怎么没回家,整个卓远科技就他们俩。

吴靖宇开车很快就到了胜普瑞办公楼的楼下,鲁雨薇莫名看着他

“去他们公司里面找吗?”

吴靖宇摇头,站在白天嘉佳站的垃圾桶旁,脱了外套递给鲁雨薇

:“帮我拿着。”

然后又卷白衬衫的袖子,一截一截往上卷。

“你要做什么?”

“掏垃圾桶。”他说着就弯腰开始翻那个垃圾桶。

这里的垃圾桶,保洁一般会在第二天的清晨来收垃圾,所以如果真的在垃圾桶,一般能找到。但是,垃圾桶啊,里边有各种奶茶饮料的杯子,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纸,饭盒什么都有。虽是有垃圾分类,但行人还是随手扔的,什么都有。

路灯下,吴靖宇大高个子,弯着腰在肮脏的垃圾桶旁认真翻垃圾,白色的衬衫前,擦到了一点污渍,脏脏的。



“温总说的极是。”


第一个回合,没有输赢,打成平局。但林之侽让温简体验到了她的伶牙俐齿,以及棉里藏针的说话艺术,并不只是花瓶。

林之侽晚上睡觉时,与宋晚清微信聊天,一连好几个哭的表情发过去。

“温简这个女人,确实有点东西,很沉得住气。”

虽然言语上没有输给温简,但是呢,林之侽心里是垮了一个角了,没办法,温简真的太优秀,无论从长相到谈吐再到学识能力,都是不得不承认的优秀。

“侽侽,你好好工作,别因为我的事影响你。”宋晚清回复。

“无所谓,不过这个女人,真的三两下就让我产生了一种挫败感。她说的没错,我既然是猎头,就不要局限在一个类型的岗位里,对卓远科技的技术岗一无所知,确实是我的问题。”

林之侽不得不承认自己工作中,稍微偷懒的部分,温简能一针见血的指出来。跟她这样的人共事,如果不是足够优秀,会非常自卑。

她忽然就更加理解,也更加心疼宋晚清从小的遭遇了。

温简的存在,就会让你深深怀疑自己的能力。可又无能为力,有些人,天生就智商超群,碾压普通人,她的存在就是一种压力。

温简如此,陈宇枭也如此。

宋晚清此时头痛欲裂,耳边一直有幻听,就是陈宇枭甩门出去那一下的哐当声,总感觉门被回弹了,没有关紧,一个晚上,反复起来确认好几次。

失眠,睡不着。

“侽侽,我好像真的走错了一步。开始时,就不该满脑子黄.色.废料,与陈宇枭发生关系,否则现在很多事会简单很多。”

她的心情也不至于因为温简的出现而如此波动。

“既然已经发生的事,就坦然面对。你现在什么也不要想,好好工作,把卓远科技这个项目做完,以后就是路人,想见也见不着。”林之侽安慰她。

“嗯。”

林之侽发完信息,昏昏欲睡。看到另一边,温简在书桌前与陈宇枭视频谈工作。订酒店时,温简可能是想与她近距离接触,所以订的竟然是标间,很不符合她的身份。

“这么晚还在公司?”温简问。

“嗯。”

“生病了?”温简又问,看视频那边的陈宇枭,脸色很不好看。

“没有,还有事吗?”他说话声音很沉,并非冷漠,而是没有力气的样子。

温简忍了忍,开口道

:“林经理就在我身边,要不要她来接?”

陈宇枭一愣,想了一下才想起林经理是谁。

:“不用。”

“那你早点回家休息,别熬夜。”

陈宇枭先挂了。

林之侽全程围观了他们的视频聊天,给她的感觉就是,他们俩人关系真的很好,就是很多年才能培养出来的那种随意.关切.自然。

温简挂了视频,若有所思回头看了眼林之侽

“你们吵架了?”

不怪温简这么问,陈宇枭刚才的状态明显很不好,整个人很萎靡。这么多年,她只见过他两次这样萎靡。第一次是刚出国时,他有半个学期都是这样的状态,好像被人打碎了筋骨。

那时候,温简以为他是因为在异国他乡不适应,后来才发现不是,他其实适应得比她更好,只是人始终打不起精神,除了躯壳,里边是空的。后来因为学业繁忙,加上参加各种比赛,开始创业,他原本该有的精气神才渐渐恢复。

这么多年过去,这是第二次,看到他又变成了那样,整个人都空空的。温简挂了视频,想了良久,找不出原因。他事业有成,公司发展顺利,生活也没有什么突变,不该如此啊。



她三边跑,律师,卓远科技,胜普瑞智能 ,忙得连睡眠时间都没有,所以偶尔收到周远安发来的微信,她没时间看,更没时间回,况且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


例如,早餐别忘了吃,冰箱有牛奶与面包。

例如,卓远科技的员工餐厅,我跟师傅打过招呼,你和林之侽直接过去就好。

例如,张律师说你今天熬通宵?这次并购不急,没必要这么赶时间。

闻惊语哪有空理会,他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事无巨细像大山一样压在她的身上,每天邮件,电话,微信,同时响,她被推着往前走,根本停不下来。

周远安发了几次,见她没回复,也不再发了,隔了近10天,忽然发来一条信息

“我月底回国。”莫名其妙跟她报备行程。

她看这条信息时,是周五的晚上,被林之侽强行关了电脑带她出去吃饭,在餐厅时看到的。

“卓总发来的?”

“嗯。”她不以为意把手机放在一旁。

林之侽看了看聊天页面,都是周远安发的,闻惊语竟然真的一条都没回。

“你对他就真的没有一点感觉?”林之侽很好奇。

“什么感觉?”闻惊语难得休息,大脑放空,此时有点木木的。

“我觉得周远安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表现得已经很明显了,他喜欢你。”林之侽提醒。

闻惊语依然是麻木的,淡淡回答

“你说过,男人如果想把女人弄上.床,最擅长伪装温柔体贴;你也说过,一个男人如果真的喜欢你,一定会明确告诉你。”

“呃,话虽这么说,但也分人。他是周远安啊,他想要什么女人没有?如果只是想找个床.伴,根本不用如此大费周章。你想想,他对你的好,绝不是只当睡友的好。”

闻惊语只当林之侽开玩笑,无法想象周远安喜欢她的这件事。因为两人从头到尾,相处模式就很直接,经常都是直奔主题。当然,周远安确实在生活上对她颇多照顾,她认为这并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他的修养。换成任何女孩,他也会同样照顾。

“舒舒,其实我一直跟你说放开了去享受去放纵,只要不违背道德,不违法就好。但是,除了身体放开,你的心呢?心也要放开啊,去谈一场甜甜的恋爱吧。不要去想将来,也不要想有无结果,只感受当下,周远安会是一个好的恋爱对象。”

林之侽难得一本正经跟她谈心,偏偏闻惊语没心没肺,噗嗤笑出声

“侽侽,这也太不像你了,受什么刺激了?”

“我说真的,你看你现在忙成这样,我怕你猝死,来不及体会恋爱的感觉。相信我,周远安会是很好的恋爱对象。”

闻惊语哭笑不得,她忙得昏天暗地,林之侽把她拉出来,就是为了灌输这个思想。

“好,等我把这个项目完成,我一定好好恋爱。”

两人吃完饭,手挽着手回家,闻惊语难得放松下来,到了两人小区的十字路口,她抱着林之侽撒娇

“谈什么恋爱,有闺蜜就足够了。”

林之侽嫌弃地推开她

“你不谈恋爱别连累我啊,我可是要谈的。”

闻惊语笑,忽而一本正经

“侽侽,谢谢你。”她指的是银行卡多出来的金额,解决了她的燃眉之急。

“鸡皮疙瘩起来了,快回去吧,不准再熬夜。”林之侽潇洒道别,往自家小区走。

闻惊语回到家,听林之侽的话,好好休息一晚,不再开电脑加班工作。刷了一会儿剧,困意袭来准备入睡时,周远安的视频请求发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